紧窄的喉咙里。

    男人胯下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拍打着他的下巴,力道十足,把他的下巴都拍红了。男人每次肏起他来都气势十足,粗壮结实的大腿绷紧,雄腰用力摆动,带动胯下分量十足的骇人阳物,一下、一下,插进那个让他爽上天的销魂小嘴里。

    高大魁梧的铁匠看着跪在地上,被他插的眼泪直流的骚浪尤物,小骚货看起来楚楚可怜,更是激起了男人的兽欲,想要更用力的肏他,用自己的精液把他灌满他的肚子,射满他的脸,最好全身都是他的精液。

    男人不受控制的大手插在小骚货柔软的墨发里,胯下用力的猛插着小骚货的小嘴,【小骚货……刚起来就发骚……】

    一下一下,男人肏的孔武有力,小骚货被肏的眼泪都出来了。

    火光彤彤的打铁房里,烟雾弥漫,这种状况下的小骚货显得愈加勾人,男人抱着他的头,狠命的干着,小骚货被他干的楚楚可怜,可越是那样,男人越想狠肏他。

    胯下小骚货的柔软的薄唇里,含着自己粗黑的硬挺,上面都是小骚货的口水,小骚货流着眼泪似乎是祈求自己。

    小骚货雾霭着水光的美目半阖着,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可越是这样,男人肏的更快更狠了,看着自己的阳具在小骚货的嘴里进进出出,被小骚货的小嘴含着吮吸,男人体内的兽欲就翻腾不止。

    也许是要赶着交货,男人这次没有多久就猛地把小骚货的头按到了自己胯下,任凭他怎幺挣扎都不松手,大肉棒插进小骚货的喉咙,把滚烫的精液尽数射入。

    男人眯着眼睛,擒着小骚货的头,插在小骚货的嘴里,享受着射精的快感。都射完之后,才抽了出来,抽出的时候,还带出了几根淫靡的丝线。小骚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角还挂着来不及吞咽的阳精,随后还又把男人射过精的肉棒含了进去,像是吃着什幺美味般的吮吸,舔吻。

    【太骚了……】

    男人看着趴在他的胯下,服侍他的肉棒的小骚货,衣衫半露,滑到了小骚货的后辈,挂着他精液的小脸抬起,还含着他黝黑的大肉棒,那双勾人的美目更是毫不掩饰的显露着情欲。

    【干我……】

    小骚货用嘴清洗完男人的硕大,感受到男人在他的服侍下又快速的充血硬起,便吐了出来,起身搂住了男人的脖子,趴在男人耳边,轻声吐出诱惑的话语。

    那声音酥媚入骨,露着大半胸膛,紧贴上他布满汗水的赤裸胸膛,还一手抓起男人的粗糙的大手,放在了他挺翘软嫩的屁股上,让男人伸进去摸他股间流出淫水的小骚穴。

    【你看……都湿了……这里好痒……】

    小骚货靠在他怀里,发骚的呢喃着,男人的手指刚触及他的小骚穴,就被吸了进去,小骚货的股间湿滑的不像话。

    见男人没有抱起他回房,小骚货竟然后移两步,半躺在了旁边的稻草堆上。

    小骚货半躺在稻草堆上,香肩半露,一侧的粉嫩乳头若隐若现。小骚货咬着薄唇,撩起身上唯一的薄衫,让那双修长白嫩的大腿露了出来,他里面什幺也没穿,在这里,他想打铁匠随时随地都能干他!

    小骚货发骚的躺在他面前,一手摸着自己的乳头,一条腿抬起,脚按上了他胯下充血的硬挺,一轻一重的按压。那条抬起的腿撩开了衣衫,使小骚货大腿间的风光若隐若现。打铁匠能看到小骚货大腿根部的水光。

    小骚货迷醉的摸着自己的乳头,脚按着男人胯下的粗壮,抬起腿让男人看他泛滥成灾的小肉穴,和那弹性十足的白嫩臀部……

    血气方刚的打铁匠果然如他所料般的扑了过来。

    【小骚货……这可是你自找的……】

    送到嘴边的诱人大奶头,鲜嫩欲滴,肉感十足,吃起来一定又有弹性又好咬。男人迫不及待的含住了小骚货的大奶头,吃进嘴里又啃又咬。

    小骚货被他吃的蹙眉,又疼又痒,小骚货的乳头这半年来每天晚上都被打铁匠又吸又咬,变得又大又敏感。打铁匠每天都像要吸出乳汁来似得,狠命的吸他的奶头。有时候单吸他的奶头都能把他吸到高潮。

    半年前

    边陲某地的一处偏僻的郊外。

    边疆近年连年开战,打铁匠的生意比往年好了不少,赶着牛车送完了一趟兵器,现在在往回赶的路上,翻过这座山就到了他所在的村庄。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个清俊阴柔的公子向他跑来,那公子穿着楚馆里小倌的衣衫,薄衫飞舞,在日暮西山的时间里,美得不可方物。

    【不会是碰到山里的妖精了吧……】铁匠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鬼怪故事,山里会有些狐狸精、兔子精什幺的幻化成人形,夜里出来勾引年轻力壮的男人,吸壮男的精气。

    眼前愈来愈近的美人像是从天边飘荡下来似得,衣衫飞舞,墨发飞扬在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容颜边上。

    打铁匠赶着牛车,胡思乱想也是瞬间的事,紧接着面前发生的事告诉他,他想多了。那好看的像是妖精似得公子后面追来了三四个男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隐约听到那被追赶的公子是楚馆里出逃的小倌,后面追来的那几个男人是要抓他回去的。

    【怪不得那幺好看。】

    打铁匠虽然人穷,可也听说过哪些楚馆里的男子多数比女人长的还要漂亮,不然好好的男人,放着那些身娇体软的女人不抱,干嘛去抱那些楚馆里的公子呢。

    之前打铁匠不明白,那些喜欢逛楚馆的男人是怎幺想的,他偶尔会去逛几次窑子,还是里面的女人抱起来舒服。直到今天头一次见到楚馆里公子的身姿容貌,是打铁匠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人,要是面前的这个惹人怜爱的公子的话,打铁匠很有抱他的冲动。

    人对于长的好看的人,总是有些心软的,更何况打铁匠本身就是个仗义豪爽的人,平日里因为打抱不平没少吃亏。

    现在时局动荡,闲事能不管就不要管,可面前的公子实在楚楚可怜,打铁匠怎幺也不能坐视不管,打铁匠心里给自己找着各种理由……

    那从楚馆里面出逃的公子应景的在他面前跌倒,后面追着他的男人,狞笑着围了上来。

    听围上来的那几个男人的对话,这公子是刚被卖进楚馆的,家里是江南的富商,因为得罪了当地的知府老爷,被安了个罪名,抄了家。家人被发配边疆,他在半道,被官吏暗地里卖到了楚馆。

    到了楚馆,那公子自是抵死不从的,耗了几天后,楚馆不养闲人,负责调教的人给他灌了特制的春药,一连灌了几天,今天是他接客的日子,那公子找了个空档逃了出来,只是才离开没多久,就被发现。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刚才被打铁匠误认为是山里妖精的楚馆公子,跌倒在他面前,似乎跑了许久,有些脱力,被追上来的几个男人拿粗绳绑了双手,双脚,也无力反抗。

    那楚馆的公子张了张薄唇,吐出微不可闻的字语。铁匠看口型,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