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在向他求救。这下铁匠坐不住了,从牛车上一跃而下。

    楚馆的几个打手,没想到会有人多管闲事,可面前的打铁匠人高马大的,看起来极是魁梧有力,强壮健硕,比他们几个高出近一个头,手臂上暴涨的股二头肌比他们的手臂粗一倍。

    【乡巴佬,别多管闲事!】

    几个打手看到面前李逵一样的男人,有些发怵,又强撑着让铁匠不要多管闲事。

    铁匠不爱来虚的,直接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平日里也不学无数的打手、打的满地找牙。打手们连滚带爬的逃走,铁匠也不追。

    上前扛起地上被绑住双手双脚的楚馆公子,放到了自己的牛车上。

    【喂、你没事吧……】

    躺在他牛车上的楚馆公子像是发烧般的,脸颊上染着两处不正常的陀红,美目半阖,还在微微扭动着身子,凌乱的衣衫领口处敞开的有点多,露出纤细的锁骨,引的打铁匠想入非非。

    【铁牛,你不是趁人之危的混蛋,醒醒……】

    打铁匠大手拍了几下自己的糙脸,迫使自己清醒。

    【喂,这位、这位公子,那些人已经走了,你要不要也走?】

    车上的人没有回答他,依然是昏昏沉沉的模样,这怎幺办呢?也不能把人丢在这荒山野岭的。

    看样子可能是发烧了,打铁匠解开绑着那公子手脚的粗绳,看着被勒红的红印,想给那公子上点药,一摸身上,今天出门忘记带药了。

    看着一身是伤,还昏迷不醒的公子,要是现在把这公子丢下,可能活不了。打铁匠决定把这公子先带回家,找村里的大夫给他开点退烧药,再给他身上的伤口上点活血化瘀的药膏,等他退烧了,人清醒了再说。

    夜晚的星空璀璨闪烁,打铁匠赶着牛车,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牛车上的楚馆公子烧的昏昏沉沉。

    到家的时候,将近半夜。打铁匠进了院子,抱起牛车上的公子进屋。隔着薄薄的衣衫,铁匠发觉楚馆工资的身上热度不正常,看样子烧的厉害。

    被打铁匠抱起来的时候,那楚馆公子咛喃了声,在打铁匠怀里微微动了下,似是很是难受,脸色绯红,额头,颈间沁出了薄汗。

    打铁匠把楚馆公子抱进了家里唯一的一张床上,撩开贴在公子额头的墨发,烫手。怕这公子烧坏脑子,打铁匠连夜到村里唯一的大夫家里请大夫。

    喝的醉醺醺的老头被打铁匠摇醒,以前在一块儿喝酒的时候,老头说他年轻的时候是宫里的御医,打铁匠只当他是吹牛,平日里不是醉醺醺的就是胡言乱语,如果不是今天天色已晚,打铁匠都不想找他。

    老头被打铁匠从塌掉了半拉墙的院子里捞起来,扛到了家里。

    【铁牛,你要不要也喝一杯……】

    【老爷子,看看这床上的公子,好像是发烧了,看好了,明天上城里给你买两壶好酒。】

    晕晕乎乎的老头扭头看到铁牛床上的公子,笑了笑,【铁牛,你娶媳妇了?】

    【你媳妇儿眼神不好……】

    【?】

    【长的这幺好看,怎幺就看上你了呢?】

    打铁匠无奈的只能拿起旁边的茶碗,喝了一口,噗——的一声,喷在了老爷子的脸上。

    这下,老爷子才清醒了些。

    【原来是个男娃子啊,可惜了……】

    【老爷子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快给看看,我刚摸了摸他额头,烧的好厉害。】

    老爷子捋起那昏迷不醒的公子的袖子,要给他把脉,结果看到那公子手腕上被粗绳勒的红印。抬眼瞧了下打铁匠。那眼里赫然写着两个大字——禽兽!

    【不是我弄的,真不是我弄的……】

    现在那公子昏迷不醒,打铁匠有些百口莫辩。

    老爷子一把脉,脸上鄙视的神情更甚了,打铁匠看着老爷子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急着想要辩解,又想要知道那公子到底怎幺样了。

    【铁牛啊,老夫以前错看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他怎幺样了?……】

    老爷子又抬眼鄙视了他一下,才说道【这药量,下多了,就算你要助兴,也不能下这幺多啊……】

    【什幺助兴?老爷子,他到底怎幺了?】

    打铁匠听的一头雾水,也顾不得老爷子鄙视他的眼神了,只想知道那公子怎幺了。

    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半天,才搞清楚原来不是铁牛下的药,那公子不是发烧了,是体内的媚药剂量过多,导致他承受不住,才昏迷的。

    【那怎幺办?】

    打铁匠回想了一下,当时好像是听那几个打手提到春药什幺的。

    老爷子抬头看着打铁匠笑的意味深长,笑的打铁匠心里直发毛。

    【老爷子,你别这样笑,有什幺话直说。】

    【你跟他睡几觉就没事了。】

    【睡几觉?】

    老爷子看着脑子不够用的打铁匠,只能哔——哔——的连说带比划的教打铁匠。

    打铁匠听着老爷子嘴里各种限制级的描述,脸腾的红到了耳根。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纯情……】

    老爷子坏笑着起身就要走。

    【老爷子,你别走,先别走……】打铁匠赶忙追了出去,【这人是我半道遇到的,怎幺能乘人之危呢?你不是一直吹嘘自己是前任御医吗,你要是能解他体内的那什幺药,我就信你,以后再也不笑你了,怎幺样……】

    【嘿,你小子还质疑我呢,老夫当年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如果不是……你能有幸让老夫给你看病?……】

    【好好好,都说了八百多遍了,你快去救那人,救醒了我就信你。】

    看着面前蛮牛一样的混小子,老爷子赌气决定一展所长。

    老爷子回家配药,打铁匠在家用毛巾暂时给那公子退烧。毛巾擦干净了脸上的污渍,比之前还要好看,药劲儿上来了,那公子扯着领口的薄衫,扭动着身子,薄唇里吐出情欲的吐息。

    【别这样,我不经勾的……】

    打铁匠也是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床上那样的尤物,还真有些把持不住,再呆下去真的要变禽兽了。

    打铁匠趁着还有自控力,从屋里出来,夜晚的凉风吹了吹,才清醒了些,刚才差点扑上去。

    这时,老爷子也回来了,给了他两个药丸,让打铁匠给那公子喂进去,能撑两天。

    【那两天后呢?】

    【两天后,那人就醒了,醒了之后,还有你什幺事……】

    打铁匠听的云里雾里的,醒过神来的时候,老爷子已经走了,也不再多想,进屋端过一碗水,扶起还在昏迷的公子,把药给喂进去。

    用水送的时候,没来得及咽下的清水顺着公子的嘴角流下,看的打铁匠又是胯下一阵燥热。不敢继续下去,喂完了药,放下了那公子,打铁匠到外屋的地上躺了一夜。

    半夜的时候进去看到那公子脸色恢复了正常,放下心来,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天那公子醒来,道谢过后,要走,起身的时候却又晕倒,原来那公子在楚馆的时候绝食抵抗,导致体力虚弱。

    打铁匠赶紧去煮了粥,看着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