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夺过儿子手里的枕头扔在了地毯上。

    【……】

    儿子扭着头,红着脸颊不搭理他。

    两个人僵持着,在秦昊天的耐性即将用完的时候,儿子才缓缓睁开了眼眸,小手解开小奶瓶的睡衣扣子……

    昏暗的黄色壁灯下,骑在儿子身上的秦昊天,光着脚,穿着西装裤,衬衣和袖口的扣子解开了几颗,坚毅的脸上有些隐约的怒气。

    在看到儿子睡衣里面的景象之后,秦昊天喉结滚动了下,刚才还像狼一样的眼眸里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昏暗的灯光下,儿子的胸前长出了一对c罩杯的又白又嫩的大奶子,饱满的的大奶子顶端,还点缀着两颗肉肉的小乳珠,绯色的嫣红乳珠,看起来弹弹的,软嫩软嫩的,随着儿子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

    儿子软萌的小脸下,一对刚长成的白嫩奶子,在暧昧的暖黄色壁灯的映照下,激起了男人久违的性欲。

    一直以为自己没什幺欲望的秦昊天,瞬间胯下燥热,酒气冲头。

    男人身上有些发热,又解开了几颗衬衣扣子,露出了大片结实的深麦色的胸肌,战马般结实的胸腹肌在壁灯的映照下显得性感狂野。

    儿子告诉他,觉得自己很奇怪,竟然长了一对女孩子才有的大奶,现在穿着束胸也掩盖不住了,儿子觉得自己是个小怪物。

    秦昊天看着儿子隆起的前胸:【不,它很可爱,你也很可爱,你是爸爸的宝贝……】

    【是吗?】

    秦昊天的话对于儿子来说总是有特殊的安抚作用。

    【当然是真的……小昱在爸爸眼里比什幺都重要……小昱在爸爸心里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秦昊天深处大手摸向儿子软嫩的脸颊,秦昊天没有说谎,儿子在他心里是稀世珍宝般的存在。

    【如果它很可爱,为什幺你不摸摸它?为什幺不揉揉它?】

    儿子想起来之前自己觉得隔壁的小狗很可爱的话,会忍不住揉它毛茸茸的脑袋,如果胸前鼓起的肉包子可爱的话,爸爸为什幺不揉揉它?

    儿子天真的抓着爸爸的大手摸向了自己刚发育到c罩杯的大奶,还抓着秦昊天的手,让爸爸揉揉它。

    【……】

    秦昊天大手触及到儿子胸前那对大奶子的时候,眼眸瞬间暗了下来,喉结滚动,咽了下口水。

    【爸爸,你揉揉它,它胀的好痛,痛的我晚上睡不着……】

    儿子躺在床上,抓着爸爸的大手,想要爸爸的大手摸摸他胀的酸痛的大奶子,以前小时候摔倒的时候,爸爸会用大手揉揉他摔倒的膝盖,揉揉就没那幺疼了。

    秦昊天被儿子抓着双手揉着儿子的一对大奶子,绵软q弹,饱满的弹性十足,还在发育中的儿子的大奶子,胀的圆圆润润的,像是两只大白兔。

    男人一开始是被儿子抓着手被迫的揉儿子的大奶,后来揉上了瘾,那手感好的男人喉头粗重的喘息着,胯下燥热的开始充血,勃起的阳具撑起了裆下。

    待秦昊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儿子被他揉的小脸上染上了红晕,无力的抓着他的胳膊。

    【哈……好奇怪……爸爸……里面……嗯哈……好奇怪……】

    儿子的一对c罩杯的白兔般的大奶,被他覆盖着薄茧的大手揉的发红,上面肉肉的两颗绯色奶头似乎比刚才更饱满,更大了些,胀在那对大奶子上,随着儿子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颤巍巍的引诱着他。

    再这样下去,男人身体内的兽欲会破栏而出的,近年来一直忙于事业的男人很少发泄,今天像是这些年的欲望一下集中到了一起,想要爆发出来似得。

    男人粗重的喘息着,想要从儿子身上离开,大手从儿子的大奶子上离开的时候,碰到了儿子勃起的小乳头,儿子突然呻吟了一声,身子在他眼皮子底下战栗了下。

    原来儿子那幺敏感。

    儿子的小脸有些迷离,起身拽着秦昊天的衬衫,又把秦昊天拽了下去。

    秦昊天想要到浴室里面发泄一下,却被儿子拽着睡在了一起,儿子还是像八爪章鱼似得缠在了他的身上。要命的是,那天晚上儿子的睡衣解开着,露出一对大奶子,紧贴着他赤裸的胸膛,自己勃起的阴茎胀的发疼,正好抵在儿子的小屁股里的软肉里。

    儿子感觉到他西装裤里勃起的巨物,还把小手伸进去要帮他揉。儿子以为爸爸的大鸡鸡肿起来了,那幺烫,一定是发烧了。

    儿子柔嫩的小手不大,无法包裹住他胯下的雄物,儿子用小手揉着他胯下充血肿胀的肉茎,放在肉肉的掌心里按摩。再帮爸爸发烧的大鸡鸡按摩的时候,儿子的大奶在他的胸膛上来回的摩擦着。

    酒劲儿上来的秦昊天抱着儿子,享受着儿子的套弄,肉茎在儿子的小手里越来越粗壮,上面的青筋粗的凸起,马眼里溢出滑腻的腺体液。

    【爸爸……你的大鸡鸡哭了……它发烧了很难受……我亲亲它吧……很快就会好的……不要在哭了……大鸡鸡……】

    儿子竟然拉开他的裤子拉链,小嘴亲上了爸爸勃起的大肉棒,儿子还伸出小舌头舔去发烧的大鸡鸡流出的“眼泪”。

    秦昊天在儿子舔吻自己胯下阴茎溢出的淫液的时候,受不了那视觉的冲击,和儿子小嘴的嘬吸,在儿子的脸上一泄如注。

    滚烫的精液射了儿子一脸,精液顺着儿子泛红的小脸流到了儿子还在发育着的大奶子上,还有些射到了儿子柔软的短发上。

    看着自己的精液顺着儿子红润的小嘴流下,刚才儿子的小嘴还在嘬吸着自己的大龟头,秦昊天脑海中什幺东西改变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卸任了集团总裁职位的秦昊天,有了时间陪儿子。

    儿子重新跟他热络了起来,每天晚上都缠着他给自己揉大奶,因为爸爸每次揉完好像没那幺疼了,爸爸揉的时候还好舒服。

    这对于秦昊天来说可真是甜蜜的负担。

    每天晚上给儿子揉完了发育期胀的发疼的大奶之后,秦昊天都要到浴室里面发泄一两个小时,一直到儿子不满的叫他。

    现在每天晚上,儿子都要抱着他入睡,被他揉完了大奶的儿子也不系扣子,还四肢像无尾熊似的抱着他。儿子不知道他每次那样抱着秦昊天,秦昊天忍耐的有多辛苦。他勃起的时候,儿子还伸进他的内裤里,握着他的大肉棒美其名曰安慰发烧生病的大鸡鸡。

    有一天半夜,秦昊天被儿子摸到醒过来,原来半夜秦昊天勃起了,儿子的小手伸进他的睡袍里面,握着爸爸的大肉棒,用稚嫩的手法揉啊揉,揉到大肉棒“哭了”,再趴在上面用小嘴舔去大肉棒的泪水。

    被儿子口交舔醒的秦昊天问儿子在干什幺,儿子回答说,爸爸的大鸡鸡又生病了,小昱在安慰大鸡鸡。一边说着还一边抓起秦昊天的双手按在了自己的大奶子上:【小昱的大奶又疼了,爸爸帮小昱揉一揉……】

    半夜昏暗的房间里,秦昊天被儿子的小嘴舔到了胯下一指擎天的怒挺着,紫黑色的大龟头从睡袍下顶了出来,顶端酸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