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的呻吟声,嘶吼声,床铺的咯吱声过后,儿子的小嫩穴里随着他继续的缓缓抽动,

    溢出了粘稠的乳白色阳精……

    秦昊天如愿以偿的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儿子的子宫里面,儿子被他射的差点昏厥。秦昊天亲吻着被他狠干到哭泣的儿子的小脸,胯下插在儿子的小嫩穴里摩擦着儿子被自己干到充血的嫩穴淫肉,高潮余韵中的儿子经不起一点的刺激,自己缓缓的一个浅浅抽动,都能刺激的儿子眼角又溢出泪水。

    黏腻浓稠的阳精从儿子灌满了儿子第一次被爸爸干的小子宫,小子宫被灌满到溢出,又被爸爸的大肉棒插着,无法顺利的流出来。

    肚子里面好胀,好烫,酸酸的,舒服的感觉过后,又是蚀骨的酸痒。儿子抱着爸爸的脖子,余韵过后,又挺着小屁股往秦昊天的胯下送,闭着眼眸呻吟着,想要爸爸再干他的嫩子宫一次。食髓知味的嫩子宫吸吮着爸爸的大龟头,热情的嘬吸着,秦昊天抱着怀里的小淫娃,吸咬着儿子的大奶,想要只射一次的克制力轰然瓦解。

    ……

    笼罩着昏暗黄色暖光的小房间里,男人一遍一遍的在自己亲生儿子的小嫩穴里发泄着自己的兽欲,而儿子则抓着床单,张着小嘴,失神的眼眸望着墙边爸爸巨大的黑影,小嘴里被爸爸干出了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枕头上。

    秦昊天抖动的大屌,一遍又一遍的侵犯着儿子的股间蜜穴,儿子的小嫩子宫从被他第一次狠心的撞击开,到现在已经被干到了烂熟,里面被他滚烫的肉茎摩擦到了所有神经都充上了满满的血液,一点点的快感都被无限的方法。肉欲侵占了父子俩的神智,父子俩沉浸在黑夜的肉欲中……

    大汗淋漓的父子俩,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里面似乎被自己抽插的没有了空气,近乎真空状的嫩肉蜜汁小穴里,吸的他的大肉棒生疼,用了好大的劲儿才抽出来抽出来的时候,充血红黑的屌皮上还低着儿子子宫嫩穴里的蜜汁,而自己的小嫩穴被自己插的开了一个小圆孔。

    儿子躺在床上,被自己干成了一具被蹂躏的性爱娃娃,缓缓闭合的小肉穴里,缓缓淌出了爸爸刚刚内射到他小子宫里面的浓精。

    乳白色的浓精缓缓的从被摩擦干到嫣红的穴口流出,顺着会阴流到了屁股下面的床单上,渐渐汇集成了一个小水洼。

    秦昊天看着在汗水与精液中的儿子,身上布满了自己的吻痕,深深浅浅,刚才用的力气大了,把儿子大一对大奶都给揉红了,现在上面还有几道手指印,那乳头似乎被自己吃的破了皮。小肉棒上还挂着尿液,儿子现在还不会射精,被干到高潮了,小肉穴抽搐着潮喷,最后小肉棒竟然尿了出来。

    被自己干到失禁的儿子抱着自己的脖子哭泣着,说自己尿床了,秦昊天抱着儿子,亲吻着儿子溢出水珠的眼角,安慰着儿子,小昱是太舒服了,不是尿床,小昱刚才被爸爸插的舒服吗。

    【舒服……】

    儿子抱着秦昊天的脖子,止住了哭泣,爸爸的大鸡鸡好大,把的小蜜穴撑的好满,大鸡鸡在里面动起来的时候,里面好舒服。儿子还想要秦昊天把他的大鸡鸡插进去摩擦,秦昊天看着才开苞就这幺直接坦诚的儿子,怕干坏了初次承欢的儿子,只能安慰道明天晚上才能继续。

    第二天醒来,昨晚在儿子的嫩穴里内射了多次的秦昊天,搓着儿子柔软的短发。医生已经确诊,儿子的智商会逐渐缓退,可能长到二十七八岁,才会有十三四岁的智力。

    既然这样,儿子交给谁,他都不放心,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的存在。

    秦昊天出神的想着,没注意到怀里儿子的醒来。

    儿子埋在他的胸前,低声的说:【爸爸、好舒服,这里也不疼了……】

    昨天晚上,被失去理智的自己干到浑身汗水精液的儿子,事后被自己抱进浴室清洗完之后,现在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的怀里,身上只盖着薄薄的蚕丝被子。

    儿子光滑细嫩的肌肤摩擦着自己结实火热的身躯,不知什幺时候,儿子的小手伸进了自己的浴袍,握住了自己胯下还未勃起的粗壮雄物。

    【爸爸的大鸡鸡是不是也不难受了……】

    儿子摸完了自己胯下的阳物,又整个身子钻进了自己的浴袍里,四肢又像八爪鱼似得缠到了自己身上。现在的儿子不但用胸前的一对大奶摩擦着自己健壮的胸膛,缠着自己腰股间正好让自己的阴茎插在他的两个小嫩穴中间。

    吃过儿子小嫩穴滋味的秦昊天,肉棒磨着儿子娇嫩的屁股缝。一大早的,胯下又开始燥热起来,血气汇集。

    为了避免干坏儿子,秦昊天起床,给儿子重新盖好,下楼亲手给儿子准备早餐,儿子昨天半夜被自己那幺干了半夜,现在需要休息。

    这几个月,秦昊天打发走了佣人,只留下了一个医生,两个护士住在别馆,以备不时之需。

    那天被爸爸做了舒服的事情之后,儿子每晚都要被秦昊天揉奶,吸奶,用爸爸的大鸡鸡插他的小肉穴,舒服过后才会睡觉,秦昊天本来怕自己的持久力和爆发力会干坏儿子,一直忍耐着,每天晚上只揉揉儿子的大奶,最多吃一会儿。

    可儿子自从被他那天狠插了一晚上小嫩穴之后,似乎开启了什幺机关,每天不被他的大肉棒插到小肉棒“尿出来”,就睡不着。

    秦昊天控制着干了几晚之后,发现儿子那幺耐操,每天被他干射之后,小嫩穴还绞吸着他的大肉棒,不让他抽出去。儿子原来那幺淫荡敏感的身子很合秦昊天的胃口,两个人从晚上交合,到白天也控制不住的在别墅里,随时随地的抱着狠肏。

    【爸爸……哈……啊……啊、啊!……】

    秦昊天在别墅的天台上,压着自己的骚儿子,胯下充血肿胀到极限的大肉棒,噗嗤——!一声又凶狠的连根捣入!

    【啊!……哈啊啊!!……】

    爸爸的大肉棒插进了儿子的嫩子宫,那硕大坚挺的大龟头狠磨着嫩子宫里面饱满的嫩肉,子宫被爸爸的大鸡鸡干的酸麻胀痛,蚀骨的快感传来,淹没了儿子的脑海。

    【骚儿子……你的小嫩穴吸的爸爸的大肉棒爽死了……越干越紧……哦……里面的小子宫又在嘬吸着爸爸的大龟头……骚儿子……是不是想要爸爸再射满你的骚子宫……】

    【呜……嗯——哈……啊……子宫……爸爸的大鸡鸡插的小昱的子宫好舒服……哈啊……啊!啊啊!!……要尿尿了……小鸡鸡要尿尿了……】

    浓稠的蜜汁被爸爸的大肉棒干了出来,爸爸越捣越快,那凶猛的力度,似乎要把儿子的小嫩穴捣烂了似得。

    在露天的别墅大阳台上,男人抱着自己的儿子,压在太阳躺椅上,椅子都被男人凶悍的肏干,干的移了位。儿子大张着双腿,瘫软在躺椅上,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压着深插猛干着。

    男人似乎用了狠力,结实强健的腰臀,像是打桩机似得,干的狂野而沉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