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人胯下怒涨着的分量十足的大屌,砰、砰、砰!的狠命深捣着儿子的小嫩穴。

    儿子的小嫩穴里发出咕叽、咕叽的黏腻淫液声,和大肉柱狠捣肥厚嫩肉的闷响声。

    被干坏的小嫩穴里滑腻浓稠的蜜汁被男人胯下的雄物插的挤了出来。

    男人越干越快,似乎想要泵出儿子嫩穴里所有的蜜汁。

    【哈……啊、啊啊!!……嗯哈……爸……要坏了……要坏掉了……】

    儿子被男人干的射了出来之后,男人依然在儿子的股间蜜穴里奋力的抽插着,因为高潮中蜜穴的绞紧收缩,男人低声嘶吼着,又加了几分力道,胯下狠心的从绞紧的蜜穴内抽出一截,接着在儿子仰着头无声呐喊的时候,又迅猛凶狠的强势狂插捣入!

    儿子被男人插的在躺椅上,上下起伏着,大张着小嘴,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

    爸爸再次在他子宫里嘶吼着射出滚烫的阳精的时候,儿子的头已经被爸爸干的悬在了椅子外面,儿子双手抵着爸爸的肩膀,头部后仰在躺椅边缘,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对还挂着爸爸精液的大奶子随着儿子剧烈的喘息,而荡出了阵阵乳波。

    爸爸抱着他光滑的脊背,大肉棒插在他已经被干到充血到极限的嫩子宫里,低吼着狂射着,像是泄闸的洪水,滚烫的浓精,像是高压水枪似得喷涌而出,冲击着他敏感的子宫内壁上的嫩肉。

    要被爸爸的浓精射死了……

    儿子失神涣散的双眸望着倒立的别墅群,爸爸胯下的大肉棒还插在他的小嫩穴里,撑的好满,里面好酸、好胀。

    儿子能感受到爸爸的大龟头是怎幺在他的子宫里研磨的,一边内射着他,还一边研磨着他。

    爸爸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在抽动着,硕大的囊袋里面,蓄满的浓稠阳精,正在通过爸爸大肉棒中间的输精管涌出,酸胀的马眼被滚烫的浓精冲刷而过,痒痒的,酸酸的,精液瞬间冲出的感觉好爽,男人舒服的享受着射精的快感,同时享受着儿子小嫩穴侍候。

    那饱含温暖滑腻蜜汁的小嫩穴,现在把他的整根大肉棒都吞了进去,被自己内射到在云端下不来的骚儿子,小嫩穴绞的死紧,层层的肥厚嫩肉蠕动着,似乎想要把他囊袋里的最后一滴阳精也撸出来。

    儿子的小蜜穴包裹着快要爆裂的大肉棒,柔嫩的撸动着,最里面的嫩子宫还用紧窒的小嘴嘬吸着他的大龟头,紧箍着龟头下面的沟壑,把他的大龟头整个吸进了子宫里,用里面弹性十足的嫩肉饱含着温暖滑腻的蜜汁,紧紧的贴着着他的大龟头,不同频率的嘬吸着,无论自己像什幺方向狠干,儿子的嫩子宫都不吐出自己的大龟头……

    傍晚,被干到一身精液,两个小穴都红肿不堪的儿子,瘫软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剧烈的喘息着。在儿子的嫩穴里发泄了一天的秦昊天从儿子身上起来,又俯身到儿子失神的小脸前:【骚儿子,再穿成这样,爸爸会忍不住干死你的……】

    瘫软在地毯上的儿子,身上的衣服虽然被男人撕扯的烂掉了,还依稀能辨认出模样。

    儿子穿着“y”字型的情趣小内裤,前面是带花边的肉棒套套,被爸爸吃的奶头红肿,还挂着爸爸浓精的大奶子上,一侧挂着一簇一簇毛茸茸的蕾丝毛绒胸罩。而不远处,扔着一个带肛塞的毛茸茸的猫尾巴,再远处的阳台躺椅旁边,一个猫耳朵的头箍跌落在椅子头侧,而角落里,一个镂空的口球带着两根被撕扯到变形的同款蕾丝毛绒带子,隐匿在黑暗中。

    父子年下(一)双性、大奶(昨天打成年上了,厨子最近热迷糊了)

    h市、市中心的一栋公寓内,一名双性的美貌男子正趴在男人的胯下,葱白的手指握着男人胯下肿胀粗壮的肉茎,从下往上,娇嫩的舌尖覆上粗嶙的肉茎,像舔冰淇淋似得舔着。

    嫩红的舌尖抚慰着男人胯下火热的硬挺,深红色的粗壮肉柱被双性的美貌男子舔的湿漉漉的,闪烁着淫靡的光泽。

    那硕大的肉柱在美貌男子的嘴里像是无上的美味似得,被吃的咕叽、咕叽作响。

    眼角、眉梢隐含着媚色的美貌男子,手心握着男人胯下分量十足的柱身,来来回回,色情的舔吸了好几遍,又把肉柱下面吊着的沉甸甸的大囊袋含了进去半颗,用巧劲儿嘬吸着……

    【骚货……技术这幺好……之前你是不是也是这幺吃我父亲的大屌的……】

    镜头往上,床上穿着浴袍,拿着杂志在翻看的男人,声音还略显稚嫩。看那183的深麦色的健康阳光的躯体,还以为是一名20多岁的青年男人,可仔细看男人的脸,和那还略显稚嫩的声音,虽然男人的脸已经依稀呈现出了坚毅阳刚的轮廓,可实际上还只是一名17岁的高中生。

    床上正被美貌男子口交着的高中生叫秦野,父亲刚刚过世不久,正在吃着他大肉棒的美貌男子是他父亲最近才交往的情人,在父亲葬礼后的第二天,找上门来要照顾秦野。

    【骚货……吞的再深一些……我要干你的喉咙……】

    美貌男子趴在他的胯下,手里握着他继承了父亲秦雄的基因,才17岁就已经长得甚为可观的19cm长的粗壮阳具,吃的口水顺着秦野胯下的阴茎流到了秦野浓密粗硬的阴毛上。

    秦野面无表情的翻看着杂志,晨勃的阴茎现在正一柱擎天的翘立着,美貌男子听话的把秦野肿胀的大龟头含了进去,松开喉咙,尽力让秦野插进去。

    插进喉咙的肉柱实在太大,噎得美貌男子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

    也许是插进紧窄嫩喉的感觉太爽,秦野仍开了杂志,按着父亲情人的头,胯下开始抽动。

    在父亲情人的嘴里由慢到快,快速的抽送起来……

    美貌男子被他插得想要干呕,可是头被男人死死的按在男人的胯下。美貌男子挣扎着快要窒息,想要脱离情人儿子的掌控。

    情人的儿子边死死的按着他的头,在他的嘴里肆意的抽插着,无视他的挣扎,一边嘲讽道:【连这点苦都受不了……还说要照顾我……】

    听到秦野嘲讽的话,美貌男子挣扎的小了些,透明的津液被秦野插得顺着白插红的薄唇淌下,滴到了胸前那对饱满丰盈的大奶子上,色情的流进了乳沟。

    毕竟是高中生,经验不多,虽然力气多,可架不住升天的快感,才干了美貌男子的小嘴十几分钟,就喘息着,再一次狠狠地连根没入之后,死死的把美貌男子的头按在自己胯下,战栗着大龟头插在娇嫩的喉道里,仰着脖子,眯着眼睛,在里面爆了浆!

    秦野滚烫的阳精直接射入了他的喉道,喉结滚动,直接吞咽。

    秦野在他嘴里射完了之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神态,起身进了浴室,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冲洗声,深灰色的大床上,美貌男子身子瘫软在床上,嘴角还挂着秦野刚刚射进去的白浊,一对颤巍巍大奶子上,自己的口水和秦野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淫靡的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