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让沈白轩后仰着挺着前胸往他嘴里送。

    【……呜……哈……不……哈……不要再磨了……子宫要被磨烂了……】

    沈白轩挺着前胸靠在床头,屁股坐在儿子的胯下,被儿子按的一丝也无法脱离,儿子含着他的一颗大奶头,狠狠地吮吸着、啃咬着,像是要吸出奶水似得用力吸咬着。

    同时胯下的怒挺狠插在他的子宫里,插到了不能更深的地方,狠狠地研磨着,硬挺火热的大龟头撑开了他的嫩子宫,摩擦着子宫里的每一寸嫩肉。被子宫口箍着龟头沟缝的大龟头,插在子宫里肆意的左右上下,变换着角度的冲顶、研磨着。子宫都被他顶的移了位,像一只弹性十足的嫩肉球似得,被儿子干的凸出一块又很快复原,接着又被向另外一个方向顶出淫靡的圆头凸起。

    这个体位,儿子坚实的腹肌还带动上面粗硬的阴毛摩擦着他敏感的阴蒂花唇,那里也是敏感的一磨就出水,被儿子磨得战栗着连续高潮,可是被绑住的肉棒却无法发泄。呤口处溢出的淫水擦到了儿子的腹肌上,肿胀的肉棒被儿子硬实的腹肌磨着,沈白轩快要疯掉了。

    沈白轩抱着儿子吸着他大奶的头,被儿子磨到了一遍又一遍的高潮,潮喷的嫩穴滑腻的淫水顺着屁股缝流满了屁股,儿子的大手,儿子的胯下,儿子结实鼓胀着肌肉的大腿上,连儿子的腹肌上都沾满了自己肉棒上溢出的腺体液。

    被自己亲生的儿子干到这番淫乱的模样,禁忌的背德感,现在是儿子正插在自己的淫穴里,儿子正吸着自己的大奶……

    暧昧昏暗的卧室内,沈白轩仰躺在软软的大床上,两个人的体重使大床凹陷进去了一大块。随着儿子在他身上的耸动,床铺一下一下的浮沉着,像是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随着欲望沉浮。

    沈白轩搂着儿子吃着他大奶子的头,失神涣散的眼眸望向充满暧昧情色的天花板。

    大张的双腿圈着儿子的熊腰,迎合着儿子对他的占有。

    儿子已经干了他两个小时,他已经被干到潮喷了数次,也许是青出于蓝,儿子胯下的巨物比秦雄的还要大上一圈。

    【爸爸……要到了……要射了……儿子的浓精都射给爸爸……射满爸爸的子宫……让爸爸怀上我的孩子……哦……哈……爸爸……】

    【嗯哈……啊……不……不能……秦野……秦……啊、啊啊啊!!!…………】

    来不及的瞬间,儿子插在他子宫里的大肉棒,陡然增大,接着瞬间滚烫的浓精,喷涌而出!一泄如注!

    被亲生儿子射进子宫了——

    睡袍都被汗水浸湿的沈白轩被儿子滚烫的浓精射进了被干到烂熟的子宫,沈白轩震惊的大张着双眸,身子仰起……

    儿子的浓精还在激烈的喷射着,像是高压水枪般的射上了敏感充血的子宫壁,子宫很快就被儿子的精液灌满了。被儿子的大龟头堵着的子宫胀到了极限,里面像个水球似得晃动着。

    胀的酸痛的沈白轩眼角滚落泪珠,抱着儿子吃着他大奶子的头,无力的求饶:【儿子……抽出来……爸爸的子宫要被你的精液撑破了……里面好酸……好胀……肚子要被撑破了……哈……秦野……】

    耳边爸爸带着哭腔的求饶声,刺激的秦野咬着牙又往里深入了一寸,敏感到了极限的沈白轩尖叫着,在儿子的胯下战栗着。

    秦野亲吻着沈白轩眼角溢出的泪水,嘶吼着插在亲生父亲的子宫里尽情的喷射着,享受着绝顶高潮中的嫩穴对自己胯下雄物的侍奉,那绝顶的舒爽感,刺激的秦野想要把爸爸干死在床上。

    父子年下(完)双性、大奶

    在那个当初孕育了自己的嫩子宫里射入自己火热的阳精,眼瞧着亲生父亲被自己射到痉挛、哭泣……

    那个他魂牵梦绕了数年的人,终于在他胯下婉转承欢,呻吟连连。

    一想到现在正在他胯下承欢的男人是他的亲生父亲,那种禁忌的快感,就刺激的秦野兽欲高涨。

    射完精也丝毫不见疲软的大屌插在沈白轩被干熟的淫穴里,秦野紧紧的抱着眼角还在流着来泪水的沈白轩,像是下一刻沈白轩会消失似得。

    结实强健的深麦色胸膛紧紧压着柔软饱满的白嫩大奶,沈白轩那对大奶被儿子压成了扁圆形。

    父子俩身上流淌着的汗水,似乎加强了父子俩的共振,耳边两个人的心跳声振聋发聩。

    【爸爸……爸爸……】

    秦野紧紧的抱着被他干到失神哭泣的沈白轩,在沈白轩耳边低声的呢喃着。

    儿子的浓精在自己的子宫里流淌着,那份禁忌的罪恶,使沈白轩无法思考。

    在他子宫里射完精的儿子还堵着他的子宫口,似乎是要增加他受孕的几率,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被亲生儿子干到怀上的。

    一想到要怀上亲生儿子的孩子,沈白轩眼角的泪水瞬间涌出的更多,乱伦罪恶感使沈白轩倍感压力,如果再怀上亲生儿子的孩子,沈白轩不知道要怎幺办。

    感受到父亲眼角滴落到自己肩头的泪珠,秦野眸色变得更加幽暗,【爸爸不想怀上我的孩子吗……】

    【……可我们这是在乱伦……】

    被儿子抱的紧到快要窒息的沈白轩无助的回应着秦野,儿子插在他肉穴里的欲望还在抽动着。这次似乎是想要他感受的更为真切,儿子的欲望在他的肉穴里抽动的极慢,一点一点的摩擦过他被干到数次高潮的敏感淫穴。

    儿子的欲望抽出一些,子宫里被儿子内射的浓精就朝外淌出一些,体内液体流动的感觉,分外明显。

    没有等流出去,又被儿子插了回去。

    抽出一些,流到子宫外的嫩肉壁上一些,又被无情的堵回去。

    这种儿子的浓精在自己肉穴内流动的感觉,被儿子胯下的欲望干进嫩穴摩擦的感觉,被儿子掌控着的感觉,都在一一消耗着沈白轩的意志。

    被亲生儿子干到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充了血,那里的每一根神经都被儿子尽情的摩擦到的嫩肉穴里,很快便全部充满了儿子的浓精。

    儿子插在自己饱含着他的精液的淫穴里,用硕大肿胀的龟头抽动着,耳边响起的咕叽咕叽的粘稠淫液的声响,提醒着沈白轩,他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内射了。

    【……那我就把你囚禁起来……一直干到你怀上……生下来为止……】

    感受到儿子疯狂的想法,沈白轩开始激烈挣扎起来,想要用力推开紧紧抱着自己的秦野。可秦野抱着他的双臂像是铁箍似得,沈白轩用尽了力气也没能如愿。

    【出去……抽出去……不要再进来了……】

    沈白轩乱踢着双腿,可现在儿子胯下的巨物还差在自己的肉穴里,这样的努力挣扎,只能使秦野更舒服。

    秦野跪在床上,面对面的抱着沈白轩,沈白轩曲起的双腿被迫分开,架在儿子的强壮的上身两侧。

    秦野紧紧抱着沈白轩的脊背,使两人贴的没有一丝缝隙,像是要融为一体似得。

    沈白轩溢出浓精的淫穴吞吐着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