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胯下怒涨充血的欲望,被儿子那样压着,吞的极深。

    【爸爸……怀上我的孩子吧……】

    秦野禁锢着沈白轩,两个人的胯下几乎平行的紧紧贴合着,粗壮的大屌插在父亲的肉穴内,堵着自己射进去的浓精。秦野本没有插在里面动,但是沈白轩挣扎着的身子,乱动着,就像是秦野插在里面无规律的抽顶似得。

    沈白轩被自己磨得身子上又沁出诱人的薄汗,眼眸里带着泪光的情欲,在暧昧的夜晚分外能激起男人的兽欲。

    秦野摸着两个人结合部位溢出的白浊,手指勾起一点涂抹到了沈白轩柔软的嫩唇上。

    【好可惜……都流出来了……】

    【哈……秦野……】

    沈白轩含着泪水的眼眸恳求着秦野,【爸爸可以给你干……啊……不能怀上你的孩子……我们这样已经是不对的了……】

    【闭嘴……】

    没等沈白轩说完,发怒的秦野就压着他,狠狠地往前深顶了一下!

    【呜——】

    儿子猛然进攻的大屌,爆开了子宫里刚才被儿子内射的精液,沈白轩似乎能听到里面大量精液被撞击到掀起欲水浪潮的声响。

    被儿子插的失声大叫的沈白轩没有办法再继续思考什幺。

    骤然加速的深插猛干!比刚才更为刚猛、强劲!

    【啊哈……啊!!……啊——……秦……哈!!!……秦野……不……不要……太激烈了……爸爸受不了……嗯哈、啊啊啊啊………………不……】

    沈白轩被儿子拉到了床边,儿子架起他的双腿,这个高度,自己被架起的股间淫穴,正好在儿子胯下一柱擎天的大屌下。

    儿子强壮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那种压迫力,压的沈白轩喘不过气来。

    【啊、啊!啊!啊……不要……秦野……不要……啊啊啊啊!!!!……好深……】

    这个体位似乎更有利于儿子对他用力,没想到儿子有这幺强劲的爆发力!

    儿子在床边屹立着,架着他的双腿,身子前倾,大腿和腹肌绷紧到了极限。比刚才更为刚猛强劲的力道,骤然加速的深插猛干!次次直捣淫穴最深处的淫浪子宫!

    沈白轩被儿子干的眼眸失神的睁大,嘴角溢出透明的津液,生平第一次被如此强猛的肏干,还是被自己的儿子,沈白轩要被干疯了。

    已经不是哭泣的声音,而是出气比吸气多的无意识的大张着柔嫩的薄唇,股间的蜜穴被儿子爆出了股股欲液。

    浓稠滑腻的欲液被儿子胯下的硬挺抽了出来,顺着沈白轩的嫩臀流淌着。咕叽、咕叽、噗嗤、噗嗤的欲液顺着屁股滴到了床边的地板上。

    被干到神志不清,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得的沈白轩,在一次绝顶的高潮中,被情趣内裤绑着的肉棒冲破了束缚,尖叫着射了出来。在极端的快感中看到儿子强壮的身躯在眼眸前放大到了极限,接着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第二天下午才醒来的沈白轩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儿子那张已经长成成年男人的脸,刚毅俊朗。

    沈白轩用手指描绘着几年没见的儿子的脸庞,温暖的阳光在拉着的厚重窗帘下留下了一道盈亮的光线。

    被沈白轩触碰到脸颊的秦野醒来,抱着沈白轩在沈白轩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沈白轩柔白的脸颊上飞起了绯晕,避开秦野炙热的目光。

    【对不起……爸爸……昨天我又说了过分的话……总觉得要爸爸怀上我的孩子……才不会离开我……总觉得爸爸有一天会离开我……越是不安越是想要用什幺把爸爸绑在身边……一刻也不想要爸爸离开我……】

    秦野又把怀里的沈白轩搂的更紧了些,耳鬓厮磨着诉说着,秦野长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又固执。

    【秦野……】

    沈白轩伸出手,犹豫着圈住了儿子的背,宽阔的、厚实的后背。儿子长大了,大到像是一堵为了他挡去了所有风雨的城墙。【爸爸不会离开秦野的……爸爸会永远跟秦野在一起……】

    将近三年的时间没见,这次回来,秦野成熟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每一天,都像是在认识一个全新的秦野。

    秦野在准备着前往瑞典的各项事宜,晚上在床上,秦野把沈白轩剥得精光,寒冬的屋内,即使开着暖气,也还是有些寒冷。

    秦野火热的胸膛贴着沈白轩光滑赤裸的脊背,在沈白轩耳际细细密密的吻着,大手揉着沈白轩对饱满的大奶,胯下粗壮的肉茎贴着沈白轩挺翘白嫩的股缝。

    秦野问沈白轩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到瑞典重新开始新生活,习惯性犹豫的沈白轩被儿子从背后插了进去,接着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的欲浪中,用身体答应了秦野。

    欣喜万分的秦野那个晚上抱着沈白轩从床上做到浴室,又从浴室做到床上。

    沈白轩被他干的似乎除了呻吟声,娇喘声什幺也发不出来。

    强烈的占有欲,促使着秦野用之前见到过的秦雄跟沈白轩做爱的体位干着沈白轩,还在做爱的途中逼问沈白轩,秦雄还用什幺体位干过他。秦野要用秦雄对沈白轩做过的所有体位都对沈白轩做一遍,要沈白轩记住自己给予他的快感,用自己给予沈白轩的快感取代秦雄之前留给沈白轩的记忆。

    在准备前往瑞典的一个月里,秦野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磨灭掉所有秦雄之前留给沈白轩的快感的记忆。要在前往瑞典之前,让沈白轩的身体彻底忘记秦雄给他带去的快感,都换成自己的。

    在接近高潮巅峰的时候,儿子突然问了句,是秦雄干他的自己舒服,还是他干的自己舒服。沈白轩没有想到儿子会问那种问题,一时愣了下。

    结果被儿子误认为是秦雄干的自己更舒服,于是接下来的大半夜,沈白轩见识到了儿子的刚猛强劲,比秦雄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那个时候已经被儿子干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脑海里只有情欲的狂潮汹涌的淹没着他,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只有自己被儿子干的好舒服,舒服到快要升天了。

    一直到他被儿子干到连儿子的腰也没力气圈住,双腿酸软的从儿子的背上滑落,染着情欲的双眸涣散失神,被干出的泪水还挂在眼角,一双饱满嫩挺的大奶被儿子揉的泛红,奶头都被儿子咬破了。

    看到再做下去,沈白轩很可能会再次被自己干昏过去,秦野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了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沈白轩,抱起沈白轩进了浴室。

    卧室到浴室的路不过几步路,却像走了一个世纪那幺长。

    路上,一丝不挂的沈白轩被儿子抱着。神志昏沉,身子酸软无力的沈白轩,软软的勾着儿子的脖颈,回应着儿子的吻。

    刚才被儿子内射的浓精顺着沈白轩的大腿流了下来,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蜿蜿蜒蜒的欲滴痕迹。

    浴室里,秦野把沈白轩放进了盛满温水的透明浴缸。

    秦野抱着沈白轩压在带有软靠的浴缸边沿上,一只手摸向沈白轩的股间蜜穴,一手从后面扶着沈白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