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的狠狠往上肏了下——

    【啊——】

    沈白轩被儿子顶的蓦的脖颈后仰了下,同时本能的前胸往前。

    送到嘴边的大奶头哪有不吃的道理,秦野张口把爸爸的大奶头含了进去,用力嘬吸了起来。沈白轩呻吟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儿子的嘴巴就像是高压电流似得,穿透了自己,直击心脏!

    【秦野……哈……不要咬的那幺用力……哈、啊……嗯!啊——】

    沈白轩被儿子吸着大奶、咬的身子乱动,【嗯……不要……好酥……再咬下去……爸爸会受不了的……】

    【那爸爸被我干的舒服吗?】

    秦野咬着沈白轩肉肉的嫣红大奶头,抬眸望着沈白轩等待着回答。

    【舒服……爸爸被秦野干的好舒服……啊!……秦野……爸爸还要……插的再深一些……插到爸爸的子宫里……把爸爸的子宫干到只认得秦野的大肉棒……哈、啊……进来……秦野……干进爸爸的子宫……把秦野的东西都射进爸爸的子宫里……爸爸想要怀上秦野的孩子……】

    【爸爸……】

    【啊哈啊、啊!……秦……秦野……好舒服……爸爸被秦野干的好舒服……肉穴要被插爆了……秦野的肉棒好大、好烫……】

    【爸爸的肉穴吸的儿子好爽……里面好多嫩肉……怎幺都捣不完……爸爸……哦……爸爸……儿子想要插在爸爸的嫩穴里面……一辈子都不出来……就这样永远干着爸爸……插进爸爸的子宫里……在那个曾经孕育了我的地方醉生梦死……哦……爸爸的子宫在吸着儿子的大龟头……好爽……哦……里面的嫩肉好紧……被干出的淫水好滑……爸爸……不要吸的那幺大力……儿子会想要射进去的……】

    【哈……啊……啊啊!!……射进来……都射给爸爸……秦野……爸爸的子宫想要秦野的精液……】

    沈白轩碰着儿子秦野那张坚毅的脸庞,今天的秦野像是又回到了几年前。

    被儿子像是人肉打桩机般狠肏着的沈白轩,用尽了最后一丝清醒的神志,勉强吐出了那句话【射进来……射满爸爸的子宫……爸爸要怀上秦野的孩子……秦野还没吃过爸爸的奶水……等爸爸怀上了……就可以给秦野喂奶水了……】

    不知道是被沈白轩说要怀上他的孩子给刺激到,还是被沈白轩说要怀着他的孩子,被他干到高潮喷乳,让他一边狠肏着自己的嫩穴,一边挺着溢满奶水的大奶子给他喂乳汁的淫靡场景刺激到。

    才干了沈白轩一个多小时的秦野,喘着粗气、像是电动人肉打桩机般的把沈白轩压在沙发上,嘶吼着又狠命的狂插猛干了百十来下,把沈白轩干的身子在沙发上快速的起伏着,嘴巴里再也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话语。

    激情的淫欲爆棚,强壮的猛男压着丰乳纤腰翘臀的双性美男,激烈的抽插着,美男被干的什幺也无法思考,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声,身子狂乱的在沙发上起伏着,诱人的薄唇大张。

    最后,甚至被猛男干出了口水,眼眸微微泛白,美男恍惚间有自己要被活活干死的错觉。身上正干着他的男人刚猛异常,谁也不知道那个把他干到神志不清的男人是他的亲生儿子,那份乱伦的禁忌感,也刺激的两个人肉欲到了巅峰。

    受不了的美男被儿子干到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在极端的快感中快要晕过去的那一刻,儿子滚烫的浓精射进了他快要被插烂的子宫。

    美男尖叫着,身子重重的跌回沙发,眼角溢出泪水。儿子的大屌插在他的子宫里,强劲的喷射着,像是高压水枪,要把他射穿了似得。

    儿子与他十指交叉,压在头侧,胯下的怒挺插的要多深有多深,吊起的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里面,精液沸腾着,跃跃欲试……

    这是个心机屌的故事,可有意思啦

    h市里着名的豪宅公寓楚公馆内,任职设计公司的新锐设计师慕容白结束了三天的加班,刚进了电梯门,楚公馆的电梯都被比其他地方的要大,约是其他地方两倍大的电梯合上了门,缓缓上升,朝慕容白住的26楼出发。

    这栋位于h市中心的高级单身公寓大厦,是h市的大家族霍家与楚风集团合力开发的,产权归霍家所有。

    深灰色的木纹地板,铁灰色的木纹墙壁,驼色的地毯,屋子里没几件家具,典型的男士公寓的装修风格。

    慕容白身杆挺拔的进了房门,换鞋,脱下西装外套,进浴室冲洗。十多分钟过后,穿着浴袍,用大毛巾擦着湿漉漉头发的慕容白坐到了沙发上,倒了杯水,打开了电视。

    一边喝水,一边看电视里的节目。

    拿着遥控器调着台的慕容白,调到了一档真人秀节目。

    节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肌肉猛男的日常生活,节目尺度之大,前所未有。住进来之前就听说这所公寓里有深夜定制节目,节目内容很是开放,没想到开放成这样。

    屏幕上的真人秀男表演欲还挺重,经常在镜头前故意展示身材。

    沐浴后腰间只围着一条毛巾的在屋内走动,水珠顺着肌肉线条滑落,粗壮的胳膊,要两只手才能围的过来。

    有时候男演员直接只围着一条毛巾就躺在沙发上翻阅杂志,大曲起的大腿,撑开了毛巾,真空的!慕容白看着男演员胯下还未勃起的巨物,对着屏幕流了好几次鼻血。

    各种大尺度的福利让慕容白怀疑,广电也不管吗?世风时下啊。慕容白一边用飞机杯套弄着自己的小棒棒,一边对着屏幕上的肌肉猛男流口水。

    慕容白是个励志做天下第一攻,攻尽世间所有可爱的熊受的有志男子。之所以选择建筑专业,也是因为建筑专业像极了他梦想中的可爱的熊受……

    一连两个月,深夜的大尺度真人秀节目都是慕容白的最爱,有时候还会梦到那猛男受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叫的他血脉迸张的,早上起来的时候裤子湿了一片,那幺大的人了,还做春梦遗精。

    一直到某一天,出门的慕容白跟隔壁同时打开了门,转头的时候,慕容白那张在外面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绽放出了阳光。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真人秀男演员,也就是他每天晚上做春梦的对象。

    竟然就住在他的隔壁!

    怪不得那房间的格局那幺熟悉,原来隔壁就是拍摄场地。慕容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绅士的点头示意,接着强行要求自己离开,不要吓到“小可爱”,以后有的是时间。

    那天,慕容白又在对着屏幕上正在播出的真人秀男演员撸管的时候,片场突然出了乱子,不知道什幺东西闯了进去,刚沐浴玩,即将给观众展现福利的“小可爱”被吓的窜到了书桌上,在书桌上害怕的冲着镜头大喊着:谁来救救我?

    不及细想的慕容白,拉上裤子拉链,就冲到了隔壁。

    【摄制组呢?现在的真人秀节目怎幺搞的,怎幺能这幺虐待演员?】

    【真人秀?】

    看着心仪的熊受一头雾水的模样,慕容白事后才知道原来是他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