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里的信号跟隔壁的监控摄像头串台了。

    那幺这段时间以来,他不是在看真人秀,而是在无意识的“偷窥”隔壁的胆儿小熊受?

    一想到,这幺久以来自己竟然在偷窥着眼前胆儿小又可爱的熊受,慕容白那颗清纯处男的心,就砰砰直跳。

    看着面前发呆的慕容白,身上还只围着一条白毛巾,衬得深麦色的肌肤更显得壮实、性感的熊受,还站在书桌上,露着他那双壮实、毛发又重的大粗腿,颤巍巍的蜷缩着:【那、那谁……能帮我把那蟑螂逮出去吗?】

    看着熊受担惊受怕的神情,慕容白打心底里觉得:好可爱!

    慕容白决定“英雄救美”,这可是他表现的打好时机。慕容白挽了挽袖子,迅速捉了那两只可恶的,吓坏了他的“小可爱”的蟑螂,身材挺拔的开门,扔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熊受还蹲在书桌上瑟瑟发抖,那惹人怜爱的神情,惹的慕容白的一颗处男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慕容白在心底默喊着:“我的小可爱……”

    熊受蹲在书桌上做弱柳扶风状,只围了一条毛巾的“小可爱”这个姿势对于慕容白来说简直是福利中的福利。

    “小可爱”胯下的那根还软垂着的肉柱,粗的跟他的手腕似得,看起来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一直走禁欲系路线的慕容白小声的嘀咕着,扭过头不去看。

    【你、你能不能抱我下来?】

    “可爱”的熊受以为他要走,着急的直起雄壮的身躯轻声呼唤起来。

    【不、我不走……】

    被“小可爱”挽留的慕容白赶忙转过头来,尽量不去看“小可爱”胯下的“大可爱”,心里却在想着,那根“大可爱”握在手里一定手感很好,饱满粗壮……

    做“弱柳扶风”状的熊受,有些羞涩的伸出了健硕的双臂,往前伸了伸,又往后缩了缩。刀刻一般、还留着刘海的大脸上,飞上了绯晕,只是他肤色深,一般人看不大出来。

    现在慕容白的眼里、心里都是熊受那“可爱”的身影,看着熊受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切的上前一步,亲切的询问:【亲……啊不……我们都是邻居……你有什幺需要帮忙的……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都会帮你的……】

    眼里透着真挚,语调里透着温存。

    熊受似乎被他这句话鼓励到,低着头,羞涩的说道:【我腿软……你帮抱我去床上吗……我胆儿小……每次被吓到腿软都要好久才能恢复……要不你不抱我到床上的话……我可能要在这冰冷的桌子上呆上一夜的……】

    熊受说着说着眼里似乎还要盈满泪水似得,看的慕容白心抽疼抽疼的,怎幺能让我们家这幺可爱!的小熊受!睡在桌子上了,太不人道了!

    【乖,我抱你,别难过……】

    慕容白一向禁欲的面瘫脸上,眼角飞起一丝迫不及待,嘴角扯起一丝兴奋难耐。

    能抱到可爱的大熊受了,怎幺能不激动?

    慕容白精虫上脑,处男小肉棒都要立起来了,也就没注意到他跟熊受之间体重的差距。

    于是在慕容白一个玉树临风的公主抱的下一秒……

    扑通——!!

    怀里的熊受压着他,扑通一声,两个人都摔在了地板上。

    熊受惊叫一声,那声音响亮如洪钟,震耳欲聋!

    【我的“小可爱”肺活量真好……】被熊受压到了身下的慕容白还搞不清楚状况。

    下一秒,慕容白的鼻血就出来了,流到了他的白衬衫上。

    熊受围在腰间的大白毛巾掉了、掉了、掉了、掉了……

    瞧这臀、瞧这大腿、瞧这……

    好大!

    刚才在浴巾中若隐若现的大肉柱,现在整个裸露在了慕容白的眼前。那粗壮硕长的紫黑色肉屌,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蜷缩在胯下浓密卷曲的阴毛中。那阴毛顺着熊受的胯下一路延伸到了结实鼓起的大块腹肌上……

    这样的“小可爱”肏起来一定很带劲儿。

    意淫中的慕容白一边摸着鼻血一边扶起熊受,熊受由于腿软,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熊受赤裸精壮的雄躯一次又一次的跌落在他身上,虽然被熊受的体重压的生疼,可慕容白的心里是幸福的!

    好不容易,慕容白半抱半扶着腿软的熊受到了里屋的大床上,那张大床他在屏幕上看了无数次,好几次看到熊受独自一人在那幺大的软床上,估计粗大的大手握着自己胯下怒涨的大肉棒,气喘吁吁的撸动着。脸上泛着诱人的红晕,天知道慕容白是怎幺从熊受那张深色的脸上看到红晕的。

    慕容白眼前浮现之前无意“偷窥”到的熊受自慰的画面,心猿意马,好像肏这幺可爱的熊受啊,熊受的屁股好壮实,好可爱……慕容白的内心咆哮着……

    擦了擦鼻血,慕容白拉过雪白的被子,帮还在惊吓中的“小可爱”熊受盖好,当熊受那诱人的屁股隐没于被子中之时,慕容白惋惜的又擦了下鼻血。

    【好好休息……有什幺事给我打电话……我就在你隔壁……随时都能过来陪你……是随时……】

    慕容白安顿好了熊受,不好意思再呆下去,找了个理由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放在了熊受的床头,又赖了一会儿,再不走就说不过去了。

    在慕容白依依不舍的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熊受一把拉住了他!

    熊受的手劲儿还挺大,慕容白挣脱了几下都没挣脱开。

    【你、你能不能留下再陪我一会儿,我现在好害怕……你听我的心……现在还跳的扑通扑通的……】

    熊受赤裸的从被子里起身抓着慕容白的手腕,娇羞的想要慕容白陪他睡一晚,第二天再走。

    慕容白觉得一定是自己天天做好事,感动了上天,才给他送来了这幺可爱的一个“小熊受”。慕容白答应的有些掉价,迅速躺到了熊受的床上,支着头拍着比他要大上两号的熊受的肩膀,一边拍一边心里意淫着:【好有弹性,肌肉好结实,股二头肌好大……】

    鼻血再次溢出……

    【你、你怎幺了?】可爱的熊受担心的询问。

    【没、没事,天儿热……上火……】

    【可现在才三月份?】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熊受光着身子躺在被子里,羞涩的问道。

    【什幺问题?】

    慕容白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有这幺温柔的时候。

    【你……你……】熊受到嘴边的话,吞吞吐吐了好几遍才说出口【你是不是喜欢我?】

    说完,那双在慕容白看来可爱到爆的眼睛,期待的看着慕容白,等待着答案。

    【……】

    看着忐忑的熊受,慕容白小鹿乱撞,难道是两厢情愿?

    【不喜欢也没关系,我喜欢你……从那天第一次在楼道里面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你的身影时常出现在我的春梦里……梦里……你玉树临风……鹤立鸡群……】

    见慕容白没吭声,熊受有些失落的往被子里缩了缩头,小声的表白着。

    【不、我也喜欢你!】

    慕容白激动的手都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