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往更深的地方肏入。

    男人被这个欲拒还迎的肥美小嫩穴引诱的兽性大发,下面享受着春华公子淫器般嫩穴的服侍,上面含着春华公子的两颗大奶子吃的不亦乐乎,口水流满了大奶,吃完这个吃那个,又揉又吃,含进嘴里吸咬拉扯。

    一会儿又伸进侄子后面的薄衫里,揉搓春华公子那两瓣柔软挺翘的嫩臀,那两瓣嫩臀也弹性十足。

    骚侄子被自己干出的淫水顺着股缝流到了后面,男人粗糙的大手沾着侄子被自己干出的淫水,色情的抚摸着侄子的两瓣高翘的嫩臀,摸得滑溜溜的到处都是淫水。

    汗湿的薄衫贴在臂弯,里面真空赤裸的身子,汗水和绯晕在烛光下像是蒙上了一层柔焦,曲起大张的双腿架在男人壮硕的身侧,被男人深插的晃动着,脚趾本能的绷紧。

    眉头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服的紧蹙着,松开,又蹙起……

    汗湿的墨发粘在脸侧,身子都湿透了,粗喘着的男人豆大的汗珠还在滚落……

    锦帐随着两人的动作晃动着,春华公子双臂无力的搭在男人厚实强壮的肩膀上,两人的身上都湿透了,男人浓密的阴毛,从胯下一路延伸至小腹上端,似乎在彰显着男人旺盛的性欲。而男人充满爆发力的山一样强健壮硕的雄躯,似乎又预示着男人强悍如鬼煞般的性能力。

    深夜的知府公子——慕容春华的房间里,浓重的麝香气味萦绕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那气味熏的春华公子头脑发胀,体内似乎有什幺在叫嚣着,还不够,还要更多,再干的深一些……

    【叔叔……用力……啊……哈……啊!……还要……】

    男人似乎到了极限,突然抱着他,就着插入的姿势把他从床头拉了下去,双腿被压至头顶,高的臀瓣都离开了锦榻。

    烛光下,湿漉漉还往外淌着淫水的股间,那个被撑开吞进男人胯下粗壮的小肉穴里,嫣红色沾着蜜汁的穴口嫩肉蠕动着,与插在里面的黝黑粗壮的大屌形成鲜明的对比。

    嫣红色蠕动着的蜜汁嫩穴口,外面是肥美的花唇,男人胯下浓密粗硬的阴毛摩擦着同样沾满蜜汁的肥美花唇。

    在上面的胀成深红色的玉茎,被一根锦带绑了几道,春华公子高潮了几次都没射出来,呤口溢出的淫液流满了柱身,在烛光下闪烁着淫靡的光泽。

    男人抽出深插在春华公子子宫里的粗壮,那里吸得好紧,抽出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

    春华公子扭动着身子,似乎在抗议大肉棒的抽出。【哈……不要……】

    男人握着自己粗的跟婴儿手臂似得大屌,用沾满春华公子肉穴淫水的大龟头,开始磨春花公子肥美的阴蒂,花唇。

    【呜……哈……啊……不要磨那里……】

    深红色闪烁着淫靡光泽的嫩阴蒂里,那颗凸起的淫核珍珠,男人用酸胀的马眼抵住那颗硬肉粒研磨,磨得春华公子受不住,又用大龟头磨里面的沟缝。花唇里的阴蒂,娇嫩敏感,沟缝里更是敏感到不能触碰。

    春华公子被他用大龟头磨阴蒂磨得双手抓着床单,仰着脖子呻吟、喘息,一双饱满诱人的大奶激凸着。

    男人似乎觉得用大龟头玩弄他的阴蒂还不够,分开他的大腿根部,把他的整个花唇含了进去,把他敏感的淫核珍珠含进嘴里碾咬,吸阴蒂,舔阴蒂更敏感的沟缝处的嫩肉。

    春华公子被男人吸含的快要疯掉了,蜜穴里不断溢出蜜汁,都被男人吸了进去。男人一直攻击他的淫核珍珠和含着蜜汁的阴蒂,现在花唇里都是男人的口水。

    春华公子按着男人吸着他阴蒂的头,往男人嘴里送着,似乎还想要更多。嘴上却说着【叔叔……不要再吸了……受不了了……】

    浑身湿透的春华公子,薄衫贴在身后,一双饱满诱人的大奶子上,颤巍巍的大奶头被男人吃的红肿的又大了一圈。男人还在吃着他蜜穴里溢出的蜜汁,在吸咬着他阴蒂里的淫核珍珠。

    男人的房中术精湛娴熟,玩的春华公子颤抖着汗湿的身子喘息哭泣。

    一直到春华公子潮喷到快要脱水,男人才从他股间的蜜穴起身。

    看着在锦帐里瘫软着身子,剧烈喘息,染着绯晕的身子上都是汗水的侄子,轩辕将军直起身,充满爆发力的强壮身躯上豆大的汗珠滚落,胯下一柱擎天的粗壮大屌上,马眼里已经溢出了腺体液,布满凸起青筋的柱身像是有生命似得脉动着……

    男人一步一步逼近,无法反抗的春华公子喘息着薄唇里,被塞进了一根咸腥的大屌。

    男人绷紧大腿,一下一下肏着侄子的小嘴,看着侄子那双柔嫩的薄唇包裹住自己胯下肿胀的巨大,看着自己的粗壮在侄子的小嘴里吞吐,看着侄子被自己干的双眸迷离失焦……

    侄子柔嫩的舌头舔着自己敏感的大龟头,还把马眼含进去嘬吸,爽的轩辕将军头皮发麻,直想整根干进去。

    【哦……好爽……】

    轩辕将军让侄子春华公子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侧着头给自己舔阳具。

    侄子握着自己胯下的粗壮,伸出嫩红的舌尖,从下往上舔着柱身,还把那两颗胀到极限的黝黑大囊袋含进去一些吸吻。

    口水顺着肉柱淌下,侄子色情的舔吻着自己胯下的大肉棒。

    坚持了许久的轩辕将军肉棒也是敏感到了极限,现在被自己的侄子这幺服侍,爽的受不了,开始扶着侄子的头,插起了侄子的小嘴,这次深插进了侄子的喉咙,享受被自己狭窄喉头嫩肉吸绞的深喉快感。

    侄子被他插得干呕,想要推开他山一下结实强壮的身躯,无奈怎幺也推不开,只能尽力松开喉咙任由他深喉。

    深喉了几十下之后,男人就受不了的插在春华公子的喉咙里,一泄如注。

    躺在男人的大腿上,侧着头被男人深喉的春华公子,被男人激射而出的浓精噎的脸色通红,大量来不及吞咽的浓精从嘴里溢了出来,流到了纤细的锁骨上,又有一些流到了被男人揉的饱满了一圈的大奶子上。

    男人深插进春华公子娇嫩的喉咙里,尽情的喷射着,低吼着享受着。

    看到春华公子吃不下自己过多的阳,男人从春华公子的嘴里抽出来,接着射在了春华公子布满汗水红晕的俊脸上。

    可以呼吸了的春华公子剧烈的喘息着,无力反抗的被男人颜射着,温热的浓精射到了脸上,又从脸上淌下,流到了饱满高耸的大奶子上……

    男人在春华公子的嘴里,身子上,射满了浓精。被蹂躏了一晚上的春华公子,酸痒的嫩穴里却还空虚着往外溢出着蜜汁。

    脸颊上淌着精液,身子瘫软在锦榻上喘息着的春华公子,难耐的夹紧了大腿根部,又舔干净了男人胯下的巨大后,双手揉搓着自己沾满男人浓精的大奶子,脚从男人结实的腹肌滑到男人胯下射精后也依然不见疲软的粗壮上,喘息着,引诱男人再来干他。

    男人如愿以偿的扑了过来,这次没有多余的过程,直接把他的双腿压到了头顶,挺着胯下的巨屌,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