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干了进去!

    里面饱含的蜜汁被男人插得一下爆了出来!

    【啊——!】

    【哦……好紧……里面好嫩……里面的蜜汁要滑……】

    两个人都发出满足的呻吟声,随即没有多余言语的狂插猛干起来。

    春华公子搂着男人的脖子,眼眸失焦的被男人狠干着。男人插在他的嫩穴里大开大合,丝毫不见怜惜的猛攻、强占!

    烛光燃尽,黑暗中,春华公子被男人干的大奶乱颤,男人在他的胸前狂亲着,【骚侄子……你要吸干叔叔了……】

    【叔叔……再用力……里面……干到更深的地方……啊、啊啊!!……干进子宫了……叔叔……射进来……把你的精液都射进侄子的子宫里……哈……啊……好酸……好痒……嗯哈……】

    【骚侄子……怎幺肏都这幺紧……里面的水多的怎幺都干不完……】

    【哈、啊——好深……】

    侄子在自己胯下热情的迎合着,滑腻柔嫩的身子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似得,轩辕将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在侄子的小嫩穴里插入、插入、再插入!插进侄子的嫩子宫里不出来。

    男人把他的双腿压至头顶,把他紧紧压在身下,发狠的狠插着,次次都是整根没入。如果不是那两颗大囊袋实在挤不进来,连囊袋男人也想干进来。

    身子像是被男人贯穿了般,内脏都要被顶出来了,体内的饥渴酸痒换成了鸡汁酸胀的快感。

    黑暗中,春华公子被男人干的,大张着薄唇,嘴角溢出透明的津液。男人在他蜜穴里发狠的密集进攻的时候,他连连续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而男人进攻的没那幺密集,却又重又狠的时候,春华公子也无法吐出什幺有意义的话语。男人肏的狠了,他只能挺着大奶往男人嘴里送,仰着脖子无助的喘息,下身再承受不住也无法逃离。这次男人把他压在身下,一丝一毫都难以动弹,只能被动的被男人干。

    被干到射,干到潮喷,干到战栗,干到大脑里一片黑暗,干到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得,还要痉挛着嫩穴被男人干到烂熟,仰着脖子发出无声的呐喊,失焦的眼眸最后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

    石室春情(一)

    半年前,知府的公子,路过城隍庙的时候,被家丁撺掇着进去上香。近来有许多烦心事的知府公子鬼使神差的进了庙。

    谁都不知道知府公子原来是个阴阳人,除了他父亲轩辕殇和叔叔轩辕将之外,外人只以为轩辕家的春华公子长得好看阴柔些罢了。

    直到前几个月,知府公子平坦的胸前开始鼓起女人白嫩的乳肉,春华公子知道自己的阴阳人的身子,自是与他人不同的。

    以往穿着衣服,没人看的出来,可现在……

    束着胸,穿着一袭华衣的春华公子进了城隍庙,朝城隍上香,心里默念着,不要再长大了……

    旁边一直敲着木鱼的主持【这位公子……可是有什幺烦心事……不如随贫僧到厢房里解惑……】

    【……】

    心烦意乱的春华公子被旁边的主持邀请到寺庙后院的厢房里,吃斋菜、卜卦、解惑。

    【主持是新来的吗……】

    春华公子看着对面坐着的住持,长得倒像是武馆走镖的教头,一身的戾气,可又一想人不可貌相。

    【哦……原来的精元住持云游去了……寺里由我代为住持……贫僧修为甚浅……还望施主……】

    那住持回了几句,便借故出去了,留下春华公子独自在厢房里吃斋菜。想到自己日益鼓起的前胸,春华公子也无心吃斋菜,吃了几口,便放下了,之后昏昏欲睡,在厢房里稍作休息。

    没想到那一睡……

    刚到匪寇巢穴的那几日,知府公子四肢被绑在石床上,全身抹上秘制的淫药油,菊穴和花穴里插入同样浸满淫药的指头粗的药玉。为了防止他咬舌自尽,嘴里给塞上做工精巧的镂空鎏金球,蒙着他的眼睛,日夜用秘制的淫药油涂满他的身子,之后再在他的全身抚摸,把他按到全身发热,让药油渗入。

    一直到七日后,本就是阴阳人的知府公子的大奶明显增大,饱满的弹性十足,两个小嫩穴里蜜汁涌出,几乎全天都在不住的收缩,蠕动,白嫩的身子上布满情欲的绯晕,才松开他。

    先是蒙着知府公子的眼睛轮奸了知府公子一天一夜,突破了知府公子的心理防线之后,在他正高潮的时候,拿下蒙着他眼睛的锦缎。还差一点就高潮的知府公子,自然之后任他们为所欲为。

    水雾缭绕的洞中温泉里,一袭湿透薄衫的春华公子正被一众身强体壮的匪寇干到一遍又一遍的高潮,在不断升天的绝顶快感中欲仙欲死。

    【嗯……哈……嗯!啊……哈……不要……】

    春华公子无力的双臂抱正在狠干着他的匪寇的脖子,泛着绯晕,沁出薄汗的身子,被匪寇干出无法言喻的敏感。

    湿透的软透薄衫些许垂贴在丰润饱满的大奶上、盈盈一握的纤腰后面挺翘着柔白的嫩臀。泛着绯晕的嫩臀被匪寇粗糙的大手捏出深红色的指印。

    正抱着他狠干着的匪寇正是那日寺里的“住持”,脱去袈裟的“住持”化身官府正在通缉的匪寇头目。强壮高伟、面目狰狞的匪寇头目抱着他毫不费力,充满爆发力的大块鼓起的粗壮肌肉,挥洒着充满雄性荷尔蒙的热汗。

    【啊!……不要……呜……】

    匪寇头目胯下粗壮的阳根雄物正暴涨怒挺着,一下一下猛烈插干着春华公子白嫩股间的蜜汁嫩穴,那充满雄壮力量的撞击、蜜穴被插到崩溃的震颤、痉挛……

    娇嫩的蜜穴被干出大量黏腻浓稠的蜜汁,裹缠着被匪寇胯下的怒涨,不受控制的用滑腻肥美的嫩肉收缩、绞吸着那火热粗硬的跟烙铁棍似的肉屌。

    匪寇头目挺着胯下的火热肉柱,发狠的在春华公子的体内撞击着,春华公子被干的不知时辰流逝,脑海里什幺多余的想法都没有。匪寇抓着他的两瓣嫩臀,插得他蜜穴里的大量蜜汁,顺着匪寇胯下吊着的两颗沉甸甸的黝黑囊袋滴落。落进白雾下面的温泉池水中。

    被干到神思昏沉的春华公子,身子上分不清是水还是汗,全身都湿透了。

    湿透的薄衫凌乱的贴在凹凸有致的身子上,隐约透出里面让男人血脉迸张的丰乳翘臀。

    墨发滴着水粘在脸侧的春华公子,失身的眼眸看向洞顶的石壁,被白色的水雾淡淡遮着的周遭什幺都看不真切。像是在梦里般,如梦似幻。

    梦里寺庙里新来的住持变成了官府通缉的匪寇头目,赤裸精壮的上身,布满骇人的伤疤。头顶长出黑色发根的匪寇头目,一身充满爆发力的强壮肌肉,充满压迫感的再次压下……

    那壮硕肌肉里蕴藏着的爆发力,似乎都干进了他的肉穴中,匪寇胯下那根粗壮火热的肉柱撞击的他内脏都要出来了,还在往更深的地方冲击着。

    神志不清的春华公子

    ,看不真切的眼前,匪寇滚落着汗珠的强壮上身压下的时候,体内便会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