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吸吻着,轩辕将也缓过了想要射精的冲动,便全身心的享受起侄儿淫浪的身子。

    粗糙布满刀茧的大手,伸进春华公子的薄衫里,抓着侄儿的嫩臀揉搓着。一边抓着侄儿的另一只大奶捏揉把玩。嘴里含着另一边的大奶子,使劲儿的吸着,似乎是想要把大奶子里面的奶水吸出来,好缓解体内的燥热。

    胯下肿胀的阳具在那紧的寸步难行的紧窄蜜穴里,来回的转圈、幅度不大的抽顶。

    一直到侄儿的嫩穴被自己开拓的差不多了,侄儿的一双大奶也被自己吃的肿了起来,那双大奶子上都是自己的口水,轩辕将军才起身,抓住侄儿春华公子的纤腰,强力的抽送起来。

    雄浑的腰力,爆发的欲望——

    “啊……哈……啊!……嗯哈……啊!啊!……”

    稍稍松软些的嫩穴,终于能顺利的抽送,虽然干进去的时候,依然紧的轩辕将军要用狠劲才能插进去。抽出的时候,也要用力,才能拽出些许。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嫩穴内的蜜汁被粗壮火热的阳具榨出来,随着阳具的抽插,发出淫靡的声响。

    “嗯啊!……啊……哈……”

    没有多余的话语,石室内只有轩辕将军奋力抽插的粗喘和春华公子受不了的呻吟浪叫声。

    “呜——啊……呜……不……”

    轩辕将军强壮的雄躯跪在春华公子的股间,粗糙的大手抓着侄儿的纤腰,一下一下,把侄儿的蜜穴往自己胯下的怒挺上按。

    硬挺火热的大龟头,次次都撞上淫穴深处,那紧闭的花心。

    “啊——!”

    敏感的花心入口,被轩辕将军胯下的怒涨接连不断的进攻着,男人想要用武力迫使宫门打开。

    那里每被凶猛的肉柱撞击一下,都会产生难以言喻的酥麻,周身像是过电似的被快感侵袭着。那受不了的快感,使春华公子想要逃离,双手却被绑着,无法挣脱。腰也被土匪的大手抓着,想要逃离的时候,土匪正好抽出,就放任他挣脱,在他以为可以挣脱的时候,又被土匪抓着纤腰猛的吞进男人的雄壮。

    紧闭的宫门被土匪强悍的接连撞击,终于撞开了一个小口,土匪欣喜异常,便更用了狠力的猛肏猛攻了起来!

    身下的尤物被土匪插的止不住的呜咽,痉挛的身子在强攻之下,花心的入口被越撞越大,最后,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土匪一下整根肏了进去——

    “呜——!啊!!……”

    眼角的泪水滑落,染湿了蒙着春华公子双眸的黑缎。

    肿胀硬挺的大龟头突然进去了一个异常柔滑、紧致、蠕动着温暖蜜汁的极乐世界,那里比外面饱满松软的嫩肉更令人销魂蚀骨。

    轩辕将一插进那极乐的花心,就爽的低吼了声。随即猛的压下,抱着衣衫凌乱的春华公子,胯下猛攻狠肏了起来!

    次次狠心的狂顶!猛干!硬的跟烙铁似得怒涨龟头,次次都攻进春华公子的娇嫩子宫。顶着里面惊慌失措的嫩肉,一通狠捣研磨!

    磨的身下的尤物身子痉挛,哭泣着想要逃离,又被他抱着狠心的拉回,再次凶狠的贯穿!

    “呜啊!!——”

    被土匪干到快要崩溃的春华公子,只觉得这次的土匪似乎更加刚猛,强劲,每次的狠心插入,都像是要把他干穿似得,却没想到那土匪正是他的亲叔父轩辕将。

    回忆篇、被土匪上的一段h

    “嗯……唔……唔……”

    山洞外电闪雷鸣,瓢泼般的大雨倾盆而下,外面还有叔父带的骁骑营的官兵,春华公子咬着薄唇,极力忍耐着不发出声音。叔父看着他隐忍的模样,却挺着怒胀的巨物用了狠劲的往菊心上撞。

    昨日被蒙着眼睛狠肏了不知多久的春华公子,只觉得压着他狠进猛出的土匪,比之前更刚猛、强劲,那物撑满了他的淫穴,火热肿胀,硬如热铁。在他的肉穴里永不疲惫似得,凶狠的抽顶着。

    身子被男人一遍又一遍强势的占有,侵犯。对方似乎很高大魁梧,抱着他毫不费力,接触到的肉体坚硬火热,男人体内流淌着的热血,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体内发泄着。

    过多的淫药也使他更想要男人更多的侵犯他,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不要怜惜他,把他淫穴狠狠的捣烂、磨成肉糜才能缓解体内那无法言喻的欲望。

    男人如他所愿的侵犯着他,被淫药侵袭了理智的春华公子连男人说了些什幺也听不清,火光下,一身的薄汗,双眸没有焦距,股间的淫嫩蜜穴和胸前长出的一对大奶子,是男人重点攻击的对象。

    之前令他羞耻的那对女人的酥胸,现在却给予他无上的快感,这几个月来,被那些土匪日夜奸淫,被同为男人的浓精灌溉,那对奶子已经长成了寻常女子的大小,甚至还要再大一点。

    从最初的抗拒,到最后知道逃出无望。被涂满淫药折磨,那种奇怪的感觉……在他不知道如何缓解体内的那股难言的又令他神智昏沉的欲望时,被同为男人的土匪们……

    从未体验过的快感,灭顶的极乐,不知时日的石室内,沉沦于欲望。身子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土匪们粗糙的大手摸到发红,不该有的花穴和身后不知道可以用做这种事的后穴,被持久又粗暴的土匪们,用火热的大肉棒涂满淫药。

    那淫药被土匪们干进他的体内深处,混合着他的淫水逆流回他的花心蜜穴,子宫日日浸淫在土匪们滚烫的浓精和融化着蜜汁的淫药下,使春华公子的身子渐渐发生变化……、

    在一遍又一遍登天的快感中,被土匪们强迫高潮,薄衫下真空的身子,方便土匪们上他。第一次就靠后面被干射,肏到潮喷的春华公子,短短数月,就被淫药和强悍粗暴的土匪调教成了床上的尤物。

    每天醒来,娇嫩的股间蜜穴里都有一根粗壮的阳物在捣弄,昏昏沉沉,每天都在欲海中沉沦的春华公子薄衫轻系,墨发散落,双眸里仅存的一丝清明,被身后土匪的一个猛顶,撞的烟消云散。

    “唔!—— 啊!……”

    喉咙里发出一声高亢的闷哼,抱着他的头,干着他小嘴的土匪顺势按着他的头,胯下往里深深的一送——

    “呜……唔唔……”

    土匪胯下的怒挺插的他口水四溢,顺着嘴角流下,昏昏沉沉的双眸雾霭着难言的情欲水光。一双不断被土匪粗粝的大手揉捏的大奶子,被揉的酸麻的电流阵阵窜至脑海。

    薄衫被蹂躏至腰后,侧躺在土匪结实雄健的大腿上,含着土匪胯下的粗壮吞吐,舔吻的春华公子,被跪在他股间的另一个土匪抬起一条腿,蹂躏着他股间娇小软嫩的蜜汁淫穴。

    小小的弹嫩淫穴,像是另一张小嘴般,饱含着温暖滑腻的蜜汁,嘬吸绞含着土匪胯下黑红色的狰狞巨物。里面敏感的蜜汁嫩肉被硬如烙铁的肉棍顶着研磨,转着圈的又磨有顶。

    顶的他受不住了,又狠心的抽出,不顾痉挛嫩穴的吸嘬挽留,咬着牙抽出,在小淫穴空虚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