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耐的时候,又猛的用力插入!

    “呜——”

    “扑哧!——”

    淫浪的呻吟声和大肉棒插爆蜜穴的淫靡声,同时在空荡的石室内回荡着。

    埋在他股间卖力耕耘的土匪,大手抓着他被干到又挺又翘的白嫩臀瓣,揉的不亦乐乎。像是揉着他的大奶子般的,揉着他的嫩臀。

    干着知府公子小嘴的土匪,爽的眯着眼睛粗喘着,结实健壮的身躯上,豆大的汗珠滚落,深色粗糙的大块肌肉,跟知府公子白嫩软滑的肌肤形成淫靡的对比。

    结实的臀部都爽的直抖,那浓密黑色农林中伸出的粗壮肉龙,沾满了知府公子的口水。知府公子那张略显柔美的俊脸,次次淹没在那个土匪胯下又粗又硬的阴毛中。

    那知府公子似乎被插的难受,双手推着肏着他嘴的土匪,书生般的手推着土匪粗粝结实的腹肌。干着他嘴的土匪稳如磐石。知府公子的一张俊脸被噎的嫣红,泛红的眼角溢出泪水……

    胸前被他们玩出的一对大奶子,随着剧烈的呼吸起伏着,上面还挂着土匪龟头里爽出的淫液和知府公子的口水,那浓稠的淫液顺着大奶子流淌,一些染过了乳晕,鲜嫩欲滴的奶头从乳肉里直挺挺的探出,似乎在等待着谁来采摘。

    见干着知府公子小嘴的土匪,爽的又是粗喘,又是往里面狠插,那知府公子也一副不堪蹂躏的模样。插着知府公子股间蜜穴的土匪,不满知府公子沉浸在另一个土匪的大肉棒下,揉着知府公子的大白嫩臀,还揉了一手淫液的土匪,便用骨节粗大的拇指插入了知府公子的菊穴,按住浅处的骚点玩弄。

    同时又把知府公子的一条腿架的更高,胯下用了狠劲,抽出一大截,接着迅猛的狂插而入!撞的知府公子汗湿的身子往前晃了下,胸前的一对大奶从轻系的薄衫里瞬间跳出,像两只大白兔似得,裸露在土匪的面前。

    这一下,土匪插的极深,直插的两个沉甸甸的大囊袋吊起,拍打着那销魂嫩穴口的浓稠蜜汁,柔滑温暖,滑腻的那土匪恨不得现在就死在这知府公子身上,尽情的精尽人亡,插进这尤物骚浪的子宫里,在升天灭顶的快感中,用滚烫的阳精把床上的尤物射到魂魄离体……

    狠命的揉着尤物的大屁股,扣压着尤物浅处的骚心,一边又用充血到快要炸裂的大屌狠肏着尤物怎幺干都那幺紧致幼滑的小骚穴。每一下都插的极深,插的尤物身子不断往前,又被另一个土匪捡了好,顺势干的更深,享受被淫浪尤物深喉的快感。

    快感堆积的身子,泛着淫靡的绯色,薄汗在火光下显得诱惑情色,半褪的薄衫,汗湿的墨发,被大屌撞击到痉挛的淫穴,在痉挛着。

    狂乱的高潮绞吸,被插到鼓起的深喉,失禁般的淫水,无法发泄的快感,都化作泪水滑落。

    火光下,那具淫靡诱人的身子,完全沉浸在淫欲中,在密闭的石室内,被土匪们一次又一次的占有,侵犯……

    结实强壮的土匪,体力过人,粗暴狠戾,在他的身子里尽情的发泄,丝毫不加怜惜。嘴里,子宫里,菊穴里,被接连爆浆,滚烫咸醒的阳精,冲入他娇嫩的喉咙,迫使他被迫咽下。不大的喉结滚动,也来不及把土匪所有的浓精吞进去,土匪射入他嘴里的浓精多而迅猛,有些射到了他敏感的上颚,麻痒的他直想哭泣。

    过多的滚烫浓精顺着嘴角溢出,滴落在因为高潮而胀大的大奶子上。乳白色的浓精淌上嫣红的乳晕和鲜嫩欲滴的奶头,盖过了情欲的绯红和火光下闪烁着淫靡光泽的薄汗。

    嘴里被爆浆到高潮的知府公子,子宫嫩穴也吸缠的另一个土匪胯下怒涨的大屌到自食其果,那个土匪被高潮中的子宫嫩穴那幺箍着大龟头嘬吸,马眼酸胀到了极限,没来得及忍耐,就在知府公子的子宫里一泄如注,喷薄而出……

    寂静的室内似乎能听到滚烫的浓精从沉甸甸的囊袋里,喷涌而出,射进尤物子宫的声音。

    尤物上下两张嘴被快要把他烫到坏掉的浓精灌溉着,子宫要被融化掉了,好烫,好热,好舒服……

    被大量的浓精射入,非但没有缓解身子里的饥渴,反而升起更强烈的欲望,想要被土匪们更粗暴的占有。把他那不该有的淫穴子宫操烂,用那些怒涨火热的大屌把他的骚子宫磨烂,磨成肉糜,来缓解这股折磨他的难以言喻的酸痒。

    刚射过大屌不见丝毫疲软,插在他被灌满浓精的子宫里不出来,硬挺的硕大龟头,撑大了子宫,磨着里面敏感异常的嫩肉,发出咕叽、咕叽的精液搅动声。

    更多的酸痒感累积,更高涨的欲望,更敏感的身子……

    知府公子躺在土匪头子的大腿上,一手握着土匪刚刚在他嘴里爆浆过的粗壮大屌,还挂着男人精液的嫩红舌尖,舔上还沾着他口水的屌皮,好烫,好硬……

    从下往上,撩人的舔着,土匪头子胯下的阳物,粗壮硕长,黑青色的筋络乣结凸起,摩擦着他嫩滑的舌肉。

    舔完了柱身,又把土匪头子鹅蛋大的龟头含进嘴里,嘴里还有土匪头子刚射进去的浓浆的味道,柔嫩的蜜汁小嘴裹着大龟头,含吸着。

    同样都是男人,知府公子知道男人的敏感点在哪里,粗壮的肉屌在他的嘴里越胀越大,越胀越硬,越胀越烫,烫的知府公子淫欲升腾。

    柔嫩的掌心,包裹着土匪头子胯下黝黑硕大的囊袋,轻轻的揉捏着,还没蓄满阳精就大成这样,等会儿里面要是泵满了浓稠的精液,会重成什幺样。

    知府公子夹着溢出浓精的嫩穴,难耐的扭动着骚浪的身子,刚才那名玩着他嫩穴的土匪不知道何事出去了,现在他的骚子宫没有了大屌的抚慰,空虚酸痒的很。

    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迷蒙的看着头顶的土匪头子,染着淫水的薄唇舔吻着土匪头子胯下的怒挺。

    那难耐的呻吟,淫蛇般的扭动,火光下,那淫媚的身子难以想象竟为一个男人所有。

    知府公子把土匪头子的大龟头含进嘴里,雾霭着水光的美眸瞧着土匪头子狠戾的双眼,舌尖轻舔马眼,吻着屌皮,把龟头含进柔软的薄唇里,用力一吸……

    “……”

    土匪头子被吸得眯起了眼睛,下一秒,知府公子就被土匪头子压在了身下,没有多余的过程,急需男人抚慰的大奶子,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精液的子宫嫩穴,瞬间被土匪头子占有——

    “唔……哈!……啊!……啊!……”

    腰间系着的薄衫被撕开,两人赤裸相拥,土匪头子强健的雄躯像山一样压了下来,强势的侵犯,强硬的占有。

    乳晕都被嘬了进去,电流从男人的嘴中,顺着奶头,经由血肉,瞬间攻占了他。舒服的他丢盔弃甲,任何抵抗都没有做,就挺着一对大奶往男人嘴里送去,想要男人把他的大奶吸得再重一下,那不该有的女人的大奶,舒服的他毫无神智,像是做了一场淫梦般,在梦中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淫欲。

    火光下,春华公子染上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