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到了他的脑海,让他知道正在占有着他的男人有多强悍,持久……

    饱含着蜜汁的嫩穴,敏感的放大着被摩擦的快感,所有的感知都化为灰烬,只有身子被男人禁锢着侵犯,肉穴里被大肉棒摩擦到酸痒胀痛的快感。

    嫩穴被插到快要烂掉了,眼角淌下泪水,身前那无法发泄的玉茎,快感也累积到了淫穴里。这幅身子,如此的淫荡……可又让他如此的快乐……

    “哈……给我……射进来……”

    上一个男人的精液已经在交合中,被插的流了出来,现在饥渴的子宫又想要大量滚烫浓精的射入,来缓解他的那股淫痒。

    土匪头子也被他似乎一直都在高潮的嫩汁肉穴侍候的到了极限。抱着他的纤腰,压着他的大奶子,胯下开始了迅猛而密集的抽插!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哈啊!……嗯……啊啊啊!哈啊……”

    饱满的嫩汁肉穴被大肉棒狂野的挤进冲顶,要把他活活干死的力度,春华公子被土匪肏的魂魄都没了,流着津液的薄唇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流着泪水的失神双眸没有意识的望着火光中黑暗的洞顶,连迎合的力气也没有,刚挺起就被土匪头子强硬的插回,几下之后,便被插的酸软到瘫软在了床上。最后只能大张着双腿供土匪头子奸淫。

    “啊啊啊啊!!!!————”

    快要把子宫捣烂的巨物在体内陡然增大,土匪头子大手抓着他的两瓣嫩臀,抓的十根手印都浮现了出来。土匪头子嘶吼着插进他娇嫩的子宫里,喷出炙热的浓浆!

    “哈——啊啊啊!!!……——”

    力道刚猛、强劲,那股要把他射穿的力量,刺激的他瞳孔放大,身子剧烈的战栗——

    淫穴里一股更为浓稠的蜜汁涌出,浇在了男人大张的酸胀马眼上,男人爽的又是低吼了一声,抓着他的腰臀,狠劲的往自己胯下按。

    “……”

    到最后,那淫浪的尤物被射的连浪叫声也发不出来,只有战栗的身子和不断绞吸痉挛的嫩穴,诉说着那尤物还在灭顶的高潮中。

    “哦……好爽……知府家的公子……可比青楼里的小馆好肏多了……”

    土匪头子巨大的身躯压在春华公子的身上,在里面享受完那极致的舒爽,抽出的时候,被插到真空的肉穴,用了好大劲儿才抽出来。抽出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随即春华公子那被干的一塌糊涂的股间蜜穴缓缓淌出一股浓白的浆液……

    火热的阳精流淌过敏感嫩穴的触感,刺激的被干的没有一丝力气的春华公子本能的颤抖着身子,眼角还有泪水滑过。

    汗津津的绯色身子,被土匪吃到红肿不堪的大奶,汗湿的墨发垂在颈间,被撕破的湿漉漉的薄衫、半盖着还被禁锢着的玉茎,合不拢的股间,那被插至通红的嫩汁肉穴,可怜的开阖着,一股乳白色的浓精从里面潺潺流出,在臀下汇集成一滩淫靡的污渍……

    暴雨中洞穴激情(叔父篇完)

    那日,春华公子被蒙着眼睛,两个奶头,阴蒂,嫩汁蜜穴里被涂上大量的秘制淫药,神志不清的被叔父的大肉棒插至欲海深底,在掀天的欲浪中剧烈起伏。

    一对还在长大的酥乳被叔父吃的又大了一圈,玉茎下那个隐秘的嫩汁肉穴被叔父的大屌插的红肿不堪。

    叔父胯下肿大暴涨的阳具在他的嫩穴内不知疲惫的打着桩。

    火光下,他被叔父占有了一次又一次,娇小的嫩穴被男人野蛮的占有,插的嫩肉肥美的淌着淫汁。

    湿漉漉的身子被绑着,身子里难言的酸痒只能靠男人的大肉棒缓解,挺着胯的厮磨,深吞、猛顶……

    男人像是在战场上冲锋似得,在他的嫩穴里猛烈的撞击着,用肿硬的大屌把他征服,干的他连呻吟声也支离破碎,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张着薄唇大口大口的喘息。

    脑海里只有男人贯穿他嫩滑子宫的猛烈程度和强悍的肏穴力度,要被活活干死了……

    情事过后,春华公子一身狼藉,男人强悍的持久力干的他两个嫩穴和小嘴都肿了起来,破烂的薄衫,衣不蔽体,深深浅浅的淫靡痕迹昭示着刚才那场交合的激烈程度。

    被男人从背后干到玉茎冲破束缚,浪叫着射出白浊时,蒙着眼睛的锦带滑落……

    山一样强壮的雄躯,威猛魁梧,野兽一样的侵犯,深古铜色的大块肌肉,赤裸精壮。火光下,充满雄壮力量的野兽,压着他干的大汗淋漓,粗喘低吼。紧紧的抱着他,往自己胯下肿大到快要炸开的粗屌上送着,似乎想要把他的嫩汁肉穴干烂插坏似得力度和狠劲。

    “叔……叔父……啊!……”

    像是在做梦般,奸淫着他的土匪变成了自己的叔父轩辕,比那些土匪还要刚猛、强劲的攻城略地,野蛮侵犯。

    沉浸在亲侄儿销魂肉穴里的轩辕将正爽的不知所以,侄儿的小肉穴实在太好肏了,比他干过的所有嫩穴都要销魂。看着自己的亲侄儿跪趴在下面,被自己一个深插,插的浪叫着晃动一对大奶,还有那根跟侄儿一样秀气的玉茎,随着自己在侄儿体内冲撞的力度而乱甩着,上面还挂着侄儿被自己干射出来的几丝白浊,在玉茎上欲断不断的粘连着……

    侄儿被自己干到了连跪也跪不住,轩辕将便压着侄儿春华公子光滑的后背,大屌一挺,又深深的插进侄儿的小菊穴。

    菊穴跟花穴一样敏感,侄儿被自己插的身子在自己身子战栗着呻吟浪叫,“好舒服……要被插死了……啊!又干到骚心了……不要……好酸……要痒死了……”

    抬起侄儿的一条腿,从后面猛肏,瞧着被蒙着眼睛的侄儿怎幺被自己干的受不住想要逃离,又想要更多的欢愉。

    吸着侄儿的大奶,在侄儿的嫩汁肉穴里狠插着,耳边侄儿哭泣的求饶声,夹杂着还要,再深一点,再粗暴一点的浪叫声。

    没想到自己侄儿被土匪开发成了极品的浪货尤物,那小嫩穴插了这幺久,竟然越插越嫩,似乎是用蜜汁做成的似得,里面淫液泛滥,被数不清的嫩肉包裹着服侍他的大肉棒,要死在侄儿的嫩淫穴里了。

    正爽的不知所以,只知道用尽所有力气往侄儿嫩穴里狠插,享受那极致快感的轩辕将,没发觉蒙着侄儿眼睛的缎带被两人激烈的交合晃掉了。

    现在还含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小高潮中痉挛的侄儿,失神的眼眸看着自己,叫了自己叔父……

    被侄儿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轩辕将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圈着侄儿的两条腿,怒涨的大阳具又发狠的往里撞了撞,撞的里面大量的蜜汁溢出,痉挛的嫩肉绞吸着他的大龟头爽的他直喘粗气。

    近亲相奸的禁忌,在无人的火光密室里,使轩辕将的兽欲更加升腾暴涨,肉棒抽出,又狠心的猛的肏入!肿胀火热的大龟头直插侄儿那快要被他捣烂的嫩子宫,扑哧——!!

    “啊啊!!——”

    “叔父……啊啊啊!!!——”

    大脑反应不过来,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