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父的大肉棒又干进了自己的子宫,男人越来越狂野的撞击,被肏到后仰的身子,晃动的大奶,挂着白浊又被干到立起来的玉茎。

    春华公子被男人干的后仰起身子,失神的看着后面岩石上的火把,强壮的跟野兽似得男人,刚猛强劲,冲劲十足的侵犯,自己的叔父,在干着自己,被亲叔父的大肉棒插进了子宫,还被内射了……

    双手无力的抓着叔父健壮的手臂,叔父的大手抓着自己的嫩臀,直往他的大屌上按,好粗,好烫,要被叔父的大屌干穿了……

    “骚侄儿……叔父可比那些土匪干的你舒爽?……哦……亲侄儿……你这嫩淫穴可是人间极品……吸得叔父要在你的嫩穴里精尽人亡了……”

    轩辕将眼看自己的侄儿春华公子要被自己干到掉下去了,连忙伸手抱起了侄儿的身子,带着胡渣的大嘴亲了上去。撬开春华公子柔嫩的薄唇,大舌头伸进去吮吸侄儿从嘴角流出的津液。

    神色复杂的春华公子被自己的叔父擒住深吻,大奶也被叔父抓在粗糙的大手里狠命的揉捏,更要命的是肉穴里那根把他干至数次高潮的巨物还硬如烙铁,不断的往他敏感娇嫩的子宫里深钻着……

    被叔父深吻到不能呼吸,大脑渐渐不能思考,本能的绞紧侵犯着他的大肉棒。双臂楼上叔父健硕的肩膀,叔父结实壮硕的腹肌压着自己肿硬的玉茎摩擦着,呤口出溢出的淫液涂抹着叔父带着伤疤的腹肌。叔父腹部粗硬的黑色阴毛,时不时的刺进娇嫩到极限的呤口嫩肉。

    带着肉穴大力的含着叔父的肉屌绞吸,好舒服,叔父的大屌干的我好舒服……

    “哈……好深……”

    抱着叔父吃着自己大奶的头,双腿大张着被叔父深凿着,被叔父占有了。

    “嗯啊!……要……要到了……叔父……侄儿的……啊、啊啊!!!……叔父……要肏烂侄儿的花心了……”

    “骚侄儿……叔父也要到了……骚侄儿的子宫可真会吸……”

    “呜啊、啊啊……哈……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射进来……叔父……侄儿要叔父滚烫的阳精……侄儿的骚穴好痒……要叔父的阳精射进去好好烫一烫……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登天的快感袭来,累积的快感瞬间爆炸,淹没了情欲中的两人,玉茎射出稀薄的白浊,打上了叔父健壮带着伤疤的大块腹肌。绝顶高潮中的嫩汁子宫须臾间便绞吸着叔父鹅蛋大的硬屌龟头,妖精淫穴似得嘬吸着男人最敏感的马眼。

    叔父低吼着把滚烫的浓精射进他饥渴骚浪的子宫,他用嫩肉含着温暖滑腻的蜜汁包裹住男人胯下的粗挺,痉挛的嘬吸,服侍。

    从来没有过的力度,也许是被亲叔父奸淫的禁忌感,使他敏感的身子更加敏感,一大波一大波力道十足的滚烫浓精射进他快要被肏烂的子宫嫩肉。

    瞬间被射到了极乐的云端,玉茎颤抖着射了几股便软了下去,而叔父的大屌还插在他的子宫里深深的顶着,,磨着,射着……

    耳边叔父的低吼,粗重的喘息,叔父山一样强壮的雄躯压着他,硕大的囊袋沉甸甸的,抵住他肿起来的穴口,撑的连蜜汁也流不出来,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内射到哭泣着,身子痉挛着,战栗着……

    “哈……啊啊!!……好强……要死了……要被叔父的阳精射死了……”

    “骚侄儿……你的骚子宫吸得这幺饥渴……可不像不行的样子……被内射的很爽吧……”

    “啊!……哈……叔父……”

    眼角流着泪水的春华公子看着身上强壮威猛的叔父,叔父壮硕的臂膀是他的两倍粗,干着他子宫的大屌也粗壮的骇人。那火热的混度,要被烫坏了。

    插在子宫里的火热大屌还在强有力的勃起喷射着,一波又一波更加火热滚烫的浓精,喷到他被摩擦撞击到充血的子宫嫩肉上。

    小腹已经微微隆起,里面酸胀的难受,好烫,好舒服……

    被内射的极致快感,春华公子抱着一边内射着他的骚子宫,一边嘬吸啃咬着他的大奶子的叔父哭泣着……

    “要被叔父干死了……叔父太强了……”

    “骚侄儿……跟叔父回军营……叔父天天这幺疼爱你好不好……”

    “……”

    射的差不多的大屌插在侄儿销魂的子宫嫩肉里,绞着自己射进去的浓精,研磨着侄儿被浓精烫的敏感异常的子宫嫩肉,瞧着身下的侄儿被自己磨的受不住的想要逃离,便更加发狠的撞击、研磨……

    连番的高潮已经用尽了春华公子的力气,叔父还在要着他。

    没有力气的春华公子最后只能无力的抱着叔父硬硕的后背,任凭叔父奸淫自己的身子。还能感受到快感,在快感中沉沦,昏厥……

    轩辕将带着骁骑营剿灭了一众匪寇,只可惜那土匪头子不在,只能事后悬赏通缉。

    外面大雨倾盆,电闪雷鸣,剿灭了匪寇的轩辕将带着一队人,在半山腰上避雨。群山绵延的地方,到处都是山洞,大山洞套着小山洞。

    骁骑营的将士们在山洞里生了篝火取暖避雨,等雨停了再翻过这座山。外面轰隆隆的打雷声,掩盖了些小山洞里面传来的阵阵压抑的呻吟声,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呜——哈啊!……哈、哈……”

    山洞外面是轩辕将带的官兵,里面春华公子被叔父轩辕将干的欲仙欲死。

    肉穴含着叔父怒涨的大肉棒,里面的嫩肉被磨得快要烂掉,被男人狠肏的股间蜜穴、湿的不成样子,玉茎上还挂着溢出的白浊。

    “叔父……呜……哈……用力……侄儿的穴要被叔父肏烂了……”

    正值壮年的威猛男人,压着自己还不及弱冠的侄儿,大屌插在侄儿的嫩穴里,划着圈的磨穴。

    磨的那嫩汁淫穴受不住的痉挛,嘬着他的大龟头吮吸渴求的时候,又狠心的抽出,接着在侄儿空虚的时候,又刚猛、强劲的插入!

    “呜……叔父……好强……侄儿不行了……”

    叔父轩辕将军的房中术、玩的春华公子高潮连连,欲罢不能。在小高潮中被玩到升天,又在升天中被干到绝顶高潮,以为已经到了极限,叔父又让他知道什幺是极乐的欲海,一次次突破高潮的极限,受不住春华公子连番求饶,又欲罢不能,叔父干的他好舒服,他还想要更多。

    黑暗的洞穴中,只有入口处能隐约看到外面骁骑营点燃的篝火。洞穴外轰隆隆的电闪雷鸣声,夹杂着瓢泼的大雨声,掩盖了洞穴内禁忌的情事。

    黑暗中,似乎也化解了春华公子被自己亲叔父奸淫的羞耻。他靠在微凉的岩石壁上,身子被跪在他面前的叔父抓过去,强硬的分开他的双腿,吞进那难言的巨大。

    春华公子受不了的靠着石壁,推着面前男人结实的臂膀,男人不为所动的按着他的臀腰、猛烈的往上顶着!

    “哈……啊!……好硬……”

    身子被山一样强壮的叔父抓着猛肏,上身被顶的弹起,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