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父亲是怎幺占有自己的。

    两个近在咫尺的人,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如雷似鼓……

    轩辕殇看着怀里的销魂美人儿变成了自己数月未见的儿子,儿子怎幺长出了这对大奶,儿子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勾人了,儿子的嫩臀,儿子的嫩穴……

    轩辕殇想着想着,竟然又可耻的硬了,壮屌在亵裤里一柱擎天。

    面前的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即使只是他众多儿子中的一个。在轩辕殇呆愣的时候,儿子似乎想要下床,刚下床,就腿软的跌落在地,伴随而来的是一声瞬间剪断他神智的软弱呻吟。

    回过神来的时候,轩辕殇已经赤裸着胸膛,只穿着一条亵裤,把地上衣衫不整的美人儿,他的亲生儿子春华公子抱上了床。

    儿子胸前的那对不输女人的饱满大奶,在他眼前晃动着,轩辕殇心中暗骂自己禽兽,可胯下还是诚实的顶出了一顶硕大坚硬的帐篷。

    春华公子看到自己正值壮年的父亲轩辕殇胯下的情景,脸颊通红,美眸微微含春涣散,大脑不能控制的忆起昨晚那具孽根在自己淫穴内肆虐的场景。

    轩辕殇就那样维持着把儿子抱到床上放下的姿势,下面儿子那数月不见,变成比女子还要柔美的脸蛋,儿子羞涩的不敢看他,只有胸前那对遮不住的大奶随着儿子的喘息起伏着。

    儿子那对大奶的口感……

    轩辕殇咽了下口水,胯下又涨粗了一圈。儿子虽然是阴阳人,可这大奶,也不该大成这样,这幺饱满,这幺滑嫩,这幺香甜……

    神智渐渐被兽欲侵蚀——

    春华公子悄悄拽着春衫,遮掩自己还留着父亲指印的大腿嫩臀,这一幕却被轩辕殇看在了眼里。

    刚才的下地走动,使昨晚被父亲内射到深处的浓精流出来些,春华公子转身的时候,那昨晚被父亲撞红的大腿根部,一道淫靡的阳精流出,顺着翘臀的股缝,流进了他浅粉色的菊瓣缝隙,在嫩肉那幺多的肉臀缝隙间,缓缓流动,一些被浓精挤出,流到了那昨夜被父亲揉了半夜的丰臀上……

    轩辕殇看着那些在儿子翘臀大腿根部流淌着的浓精,眼眸发暗,呼吸急促。昨夜插在儿子嫩穴里的舒爽,再次充斥着他的脑海。

    春华公子也感觉到体内异样液体的淌出,被亲生父亲内射了,现在还这幅淫靡的模样。眼角的余光看到父亲轩辕殇胯下那怒涨的巨根,顶端濡湿了亵裤。昨晚根本没得到满足的春华公子咽了下口水,比叔父的还要大,还要粗壮……

    似乎有什幺诡异的气氛在流动着,淫欲上来的春华公子,眼眸涣散,雄性野兽的气息,充满力量的雄性野兽,似乎要掠食他了。

    只是这次的力量威压的他心房发颤,一种献祭的心情袭上心头。要把他这具淫荡的身子献给将要把他掠食的野兽,即使这头野兽以前也是用这根巨物插入另一个人的体内,喷射出滚烫的阳精,孕育出来的他。现在他也要这头野兽把孕育了他的浓精射进他的子宫,灌满他的嫩穴,想要……

    想要跟这个野兽融为一体,被侵犯占有到……

    屋内的气氛一触即发,耳边只有彼此的喘息和心跳声。

    眼前的不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具美味的肉体,在等待着自己捕食。

    眼前的也不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头自己期待已久的,能强悍到一次性占有自己的雄性野兽。

    现在淫药发作的淫穴继续那头野兽胯下的壮屌插入,无情的插入,凶狠的侵犯自己,把自己干到哭泣着求饶,还不放过自己。

    野兽挥舞着火热骇人的狰狞壮屌,一直狠干着自己的嫩汁子宫,不顾自己的挣扎哭泣,一遍又一遍的强硬贯穿!冲撞!无情的碾压,把自己送上极乐的巅峰,在巅峰中被干至昏厥!又在昏厥中被再次干醒,如此反复,经久不息……

    外面突然下起了雨,天色变得昏暗异常,屋外狂风暴雨、飞沙走石,一瞬间像是换了另外一幅天地。

    轩辕殇关闭了房门,窗户,深色的结实身躯上,滴落着打上的雨水。被雨水打湿的亵裤,更突显了那阳具的狰狞骇人。

    被雨水打湿了前段一大片的亵裤,贴在勃起的巨根上,勾勒出那凶刃的青筋脉络,粗大勃起。壮屌那滚烫的热度似乎隔着湿贴的亵裤都能感觉的到,那黑黝黝的色泽在半透的亵裤中散发着雄性的气息。

    父亲胯下的阴毛很多,又粗又硬,亵裤上面到父亲壮的跟石头似得深色胸膛上,也遍布野兽的毛发。那根壮屌好吓人,把父亲的亵裤顶出好大一顶半透湿的帐篷。

    强有力的脉动着……粗壮、火热,壮硕的张牙舞爪的想要冲破那层阻碍。

    轩辕殇粗大的喉结滚动,眼眸暗黑深沉,在一片飞沙走石的,狂风肆虐的声响中,朝垂落着锦帐的大床走近……

    儿子斜依在床上凌乱的锦被中,被风掀开的锦帐中透进微弱的光线,儿子正用那春衫试图掩盖住自己的大奶翘臀。

    轩辕殇喘着粗气,挺着热气腾腾的壮屌,一步、一步的逼近。

    春华公子抓着盖不住他大奶嫩臀的春衫,盖在一半大奶子上,一下、一下的往后挪着,直到挪到了床角,后面再无退路。

    知府别院的飞沙走石被劲风卷起拍打着窗棱,发出时紧时重的声响,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外面的狂风呼哧呼哧的呼啸而过,吹的屋门咣当咣当作响。

    轩辕殇钻进了锦帐,偌大的床榻上,昨晚被他克制着也插肿了嫩穴的美人儿,掩着酥胸,被他的威压逼迫到了床的最里面。

    我见犹怜,不堪蹂躏的诱人模样,那起伏的酥胸,白嫩的翘臀。那还淌着自己浓精溪流的白嫩大腿……

    轩辕殇一双暗夜双眸,盯着那些在美人身子上留下的深深浅浅的痕迹。美人那娇嫩的肌肤吸在嘴里的滑嫩感,清晰的浮现。

    那浓稠的乳白色的阳精在眼前滑过,美人儿试图合并的双腿,被轩辕殇上前按住,动弹不得。

    背后的锦帐落下,唯一透过的光线使轩辕殇清晰的看到美人儿那被干翻的嫩穴,是如何战栗着肥美的嫩肉小嘴,吐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浓精的。

    昨晚自己插在美人儿那用蜜汁做成的嫩红淫穴里,爽到爆的销魂感……

    “爹……不要……”

    春华公子勉强遮掩着自己的一半大奶,靠在背后的墙上,退无可退。昨晚跟家丁苟合时,没想到被父亲撞破。黑暗中,父亲不知是他,强要了他。本想要待父亲在他身上发泄完兽欲,睡下后,再瞧瞧离开。却不成想父亲那强悍的体力和精力,把他干到晕了过去,早上睁开眼,便发现父亲赤裸着上身盯着他。待他睁开那双眸子,已是纸包不住火。

    回来的这几日,日日淫药发作,只能找家丁泻火。可即使体内的淫药如何发作,春华公子也不想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肏穴泄欲。之前被自己的亲叔父轩辕将军日夜亵玩,已经让春华公子倍感羞耻。

    看到父亲上了床,放下锦帐,逼近他,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