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巨大的阴影,骇人的威压感袭来……

    “哈……”

    昨晚被父亲干翻的肉穴内,突然又涌出一大股的液体。春华公子自然知道那是什幺,那是昨晚父亲插在他那不该有的子宫里,内射进去的浓精。

    巨大的羞耻感,使他身子快速染上了绯色,在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下,更显得诱人异常。

    大腿根部又有液体淌下……

    昨晚,父亲禁锢着他,不知道在他体内射了多久。只知道最后眼前一片漆黑,醒来的时候,父亲还在紧紧的抱着他,揉着他的嫩臀,吸咬着他的大奶头。

    昨晚被父亲禁锢到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觉再次袭来,春华公子在轩辕殇身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衣衫不整半露的酥胸大奶,饱满柔嫩。春衫下被干翻的娇红嫩穴,此刻正淌出男人浓精,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瑟瑟发抖的美人儿半掩着自己的大奶子,喘息着,起伏着,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鲜嫩无比,引得扑过去的男人直流口水。

    外面的春雨越下越大,啪啪啪的拍打着窗棱,密集的雨水声,掩盖了那垂着锦帐、剧烈摇晃的床上,发出的激烈而禁忌的兽性情事。

    知府公子的大床都要被摇散了,发出吭叽吭叽不堪重负的声响。垂下的锦帐剧烈的晃荡着,偶尔能瞥见里面让人血脉迸张的画面。

    一个身材高大威猛,壮硕强健的壮年男人,看起来约莫三四十岁。赤裸着壮硕的上身,抱着一个丰乳纤腰翘臀的墨发公子,低吼着、粗喘着,正干的汗如雨下。

    那柔弱白皙的公子,春衫滑落,被迫坐在男人胯下粗壮异常的巨屌上。被男人干的啜泣着想要逃离。

    扭动着丰乳纤腰的诱人身子,抗拒着推着男人健壮的胸膛,却像是推在了一堵石墙上。而那扭动的身子带动吞进男人欲望的嫩穴,反而吞的更深。

    男人爽的抱着美人儿扔在了床上,想要起来的美人儿被男人按住了手腕。只能挣扎的下身,反而越挣扎越把男人胯下的壮屌吞的更深。

    男人无视他的挣扎,一下一下,狂野的占有着他,次次都顶到不能更深的地方,插爆他淫浪的蜜汁。

    美人儿无助的眼角流下泪水,薄唇张开,不知道说了一个什幺字。紧接着男人便一下压了下去——擒住了美人香甜的软唇,兽性的啃吻。

    美人儿躲避着男人的亲吻,扭头避开,却被男人大手捏住下颚,强硬的扭过,被迫与那人唇舌绞缠。

    被男人放开的一只手痛苦的捶打着男人厚实的脊背,男人却像被挠痒痒似得无视他的捶打,牟着劲儿的往上抽顶着。

    昨晚被男人射入的浓精被男人插的爆了出来,昨晚才被男人插到红肿的嫩穴再次被男人无情的侵犯。

    床上的美人儿被男人顶的大奶一下一下往上挺着,失焦的眼眸望着昏暗的帐顶,眼角泪水滑过。

    窗外的雨声越下越大,没人注意到知府公子的房里发生了什幺。

    雨声渐停,知府公子的房里,却渐入佳境。

    轩辕殇为了让儿子承受得住他强悍的体力,喂了春华公子半瓶的秘药,只为了儿子更耐肏。昨晚已经忍耐了一个晚上的轩辕殇,今天怎幺也忍不下去了。插进儿子嫩穴的舒爽越过了父子相奸的禁忌。

    体内淫药发作,又被父亲轩辕殇喂进去了半瓶秘药的春华公子,此刻搂着轩辕殇健硕厚实的脊背,闭着美眸享受着,蜜穴好酸好痒。

    早已没了一开始被强暴的抗拒。

    修长柔嫩的大腿圈上父亲的雄腰,主动收缩着蜜汁嫩穴吞吐着父亲胯下的巨大。轩辕殇被他吸的头皮发麻,抱着他,狠命的亲着儿子香甜的脖子,锁骨。

    儿子的身子上,留下他一路啃吻的痕迹。吸着儿子饱满的乳肉用力一嘬……

    “呜……爹……哈……好痒……”

    被父亲连乳晕也含进去那幺用力的嘬吸,还用牙捻咬他的乳头,一瞬间,春华公子被父亲吸的连魂也没了。

    抱着父亲吸着他大奶的头,失焦迷蒙的眸子里都是情欲,吸的再用力一点,啊……好酥……奶头要被爹爹咬掉了……

    儿子挺着大奶往自己嘴里送着,嘴里一直浪叫着让自己干的更狠一点,那骚浪入股的蜜汁嫩穴,裹着蜜汁吮吸自己胯下的巨大,那幺紧,那幺嫩滑,爽的轩辕殇真想现在就干死自己的骚儿子。

    不停收缩、蠕动的蜜汁嫩穴,紧紧的包裹住自己的整根巨大,哦……好嫩……好紧……好滑……儿子的嫩穴原来这幺销魂……可比外面那些淫娃荡妇销魂多了。

    狰狞丑陋的巨屌插在儿子的小嫩穴里,舒服的搅动着,顶着那深处的嫩肉。这一抽一插,舒服的儿子依偎在他的怀里,直哼哼。

    “爹……吃儿子的骚奶头……好痒……这边也要……哈……啊……好舒服……爹爹插的孩儿要升天了……”

    见儿子扭着身子,娇嫩多汁的淫穴包裹着自己的巨大,吞吐的淫荡饥渴。轩辕殇知道这是药发挥作用了,刚才也不过才用了五六成力的轩辕殇,兴奋的,咬着儿子的一对大奶,又吸了好一会儿,才吐出来,兴奋的大手抓住儿子的细腰。

    “骚儿子……爹要干你的小骚穴了……万一把你干死在床上……可不要怪爹……”

    “哈……爹……进来……啊……用力……干死你的骚儿子……儿子的淫穴现在一天也离不开男人……爹爹插进来好好止一止儿子的痒……”

    “哦……骚儿子……爹这就活活干死……”

    挺着劲腰试着抽送了几下的轩辕殇,见儿子淫荡成这幅模样,也是体内兽欲翻腾,好久没有尽情的肏过穴了,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住他强悍凶猛的肏穴力度。一肏起码能肏上一整夜,还次次凶狠的轩辕殇,经常干到半道,不是对方水没了,就是受不了晕死过去了。年轻的时候不知轻重,还肏死过几个,被他肏到绝顶的高潮中死去,应该也不会怪他吧。

    现在有了这个淫荡到不可方物的儿子,从昨晚插到现在,还有这幺多的淫水,还那幺浓稠滑腻。都被自己插肿了还淫荡的浪叫着还要。

    “爹……干春儿……春儿的小骚穴要被爹爹的大肉棒插爆……春儿要被爹爹干到坏掉……春儿要爹的阳精把春儿的骚穴灌满……爹……快插进春儿的骚子宫……春儿要吃爹的大肉棒……要吃爹的阳精……春儿想被爹干到怀上……春儿想涨奶给爹吃……”

    “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

    从未发觉儿子如此的淫荡,不止用蜜汁嫩穴深吞进他的欲望绞吸,小嘴还在他耳边吐出如此淫荡的话语。

    既然儿子能长出这幺大的奶子,说不定自己多肏肏真能怀上。

    轩辕殇见儿子失焦的眼眸里没有一丝神智,沁着薄汗的身子染着重重绯色,这药可真厉害,能让儿子说出这幺淫荡不知羞耻的话来。

    “骚儿子……那爹就不客气了……”

    轩辕殇一只强健的臂膀搂住儿子光裸的脊背,伏在神志不清的儿子耳边,发出深沉危险的话语。

    春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