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公子不过十七八岁,他爹轩辕殇也不过三十多岁,还不到四十。被他爹那幺说,春华公子反而颤抖着身子抱紧了轩辕殇的脊背,即使他爹强壮的他根本抱不过来。

    身子紧紧贴着他爹强壮、壮硕的雄躯,感受着轩辕殇体内兽血强有力的奔腾。

    一直憧憬爹爹战场上杀敌的雄姿,因为一些事端从战场上回来的爹爹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知府,整日沉迷温柔乡。春华公子知道,他爹轩辕殇的体内流着野兽厮杀的血,即使他从小到大只见过他爹屈指可数的几次。

    自己这幅身子,是无法像爹一样习武了,被淫药浸淫到每日都酸痒难耐的身子,现在每日都想被强壮的男人抱。被那些壮男抱的时候,有时候脑海里会闪过他爹轩辕殇的身影,想象着是他爹在挥汗如雨的干着他,反而使他更敏感。

    那种隐秘的禁忌欲望,现在在药物的助力下,被激发出来。

    被轩辕殇不加克制的用力一肏,春华公子蓦然间双眸睁大,嘴巴大张着发不出一丝声音,连闷哼声也被堵在了喉咙口。

    从未体验过的力度,以前他只是发骚,会浪叫着要被肏死了。现在真实有了被活活肏死是什幺感觉。

    咣!咣!扑哧!扑哧!噗叽!噗叽!咣扑……!

    睁大的双眸惊恐的望着昏暗的锦帐,身子随着父亲强劲生猛的肏干大开大合。

    会被干死的……

    脑海里除了从未体验过的重击快感,只有要被干死的恐惧……和期待……

    被父亲如此的侵犯,脑海里反而显现出父亲在战场上杀敌的英姿。父亲杀敌时也是这幺大的力气吗……

    春衫挂在半臂的春华公子,本能的搂住父亲轩辕殇宽阔厚实的脊背,大奶被父亲健壮的胸膛压成扁圆状,随着父亲在他身子里的挺进而揉动着。

    哈……好舒服……原来被爹爹这样肏竟是如此快乐……

    淫欲融化了伦理纲常。

    咕叽、扑哧!咕叽、扑哧!咕叽!咕叽!扑哧!扑哧!……

    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淫荡的蜜汁被父亲的壮屌插的咕叽咕叽作响。

    那蜜心被两瓣肥嫩的蜜汁嫩肉包裹着,小到不注意就难以发现。即使无意中顶到那里,也只会以为是一块凸起的肥嫩穴肉。要用了狠劲的磨那里,磨的哪里张开小嘴,那小嘴吐出的蜜汁比子宫里吐出的还要滑腻百倍。

    等磨开了那个隐秘的小嫩嘴,要再用力的往里狠肏,那里比儿子的子宫口还要紧窄。

    不停的狠插、猛肏!越是抗拒着男人进入的地方,越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牟着劲儿的狂捣了百十来下,才在一次猝不及防中撞进了那个神秘的小嫩穴……

    比子宫要稍小些的小肉穴,被里面饱满的嫩肉挤的只有一点点空间。可那一下猛的一肏,也吸进了大半的龟头。跟子宫一样,只要突破了穴口,里面就是奖励男人的极乐世界。

    只插进去了一下,就爽的轩辕殇阳具怒涨,兴奋难耐的小蜜宫,吸引着轩辕殇像是着了魔般的对着那里狠挤,狠撞。惯性动作抽出之后,再也进不去了,这反而更使轩辕殇回味刚才没来得及仔细品味的蜜宫触感。

    而儿子那被初次干进蜜宫的反应,也使轩辕殇兽欲翻腾,身下的儿子,比自己干进他子宫还要爽,爽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个体位已经无法满足父亲轩辕殇的兽欲。

    父亲就着插入的体位抱着他到了床边,一刻也舍不得离开他销魂的嫩汁淫穴。

    “呜——!啊——!!”

    到了床边,父亲立刻把他压在了床边,体位的改变使父亲的壮屌插的更深。

    蜜心被突然干的如此深入,受不住的痉挛着绞吸着欺负他的父亲的肿胀大龟头。父亲被儿子嫩穴里的蜜心那幺含着嘬吸,爽的滚烫,硬如磐石。

    越爽越想插烂儿子的小嫩穴。

    轩辕殇还是不想抽出来,就着插入的体位,找了一个合适发力的体位,站在床下,被儿子的蜜汁含的湿漉漉的壮屌抽出到只剩一个大龟头,接着曲起他的两条肌肉乣结壮实的腿跪在了床沿儿。

    扑哧——!

    “呜啊!!——”

    扑哧!扑哧!扑哧!咕叽!咕叽!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嗯……哈……啊啊啊!!!!……爹……要插死孩儿了……呜!……啊哈……啊啊啊——……”

    床沿上,纤弱白皙的大奶少年,被起码是他两倍大的壮年猛男,架起了双腿。

    肌肤深色粗糙的壮男双膝跪在床沿,架着少年白嫩的双腿,大手撑在少年的身子两侧,按着少年的手腕。

    紧实健壮的粗腰猛摆,胯下此时用了十成十的力。丑陋粗壮的肉屌,啪!啪!啪!的撞进少年被干翻的嫩穴!

    “呜!……啊!……爹……爹……孩儿……嗯啊!!……孩儿不行了……呜哈……啊、啊啊!……”

    被亲生父亲肏干到双眸涣散的儿子,被父亲按着手腕猛肏!蜜心被击中攻击,双腿无力的从父亲肩头滑落,挂在了父亲强壮的手臂上。

    早就被父亲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身子,随着父亲干进自己蜜心的强劲力道,不断被顶进锦帐里侧。那双被男人的浓精灌溉了数月的大奶,已经大到父亲一只手也握不住。

    乳波阵阵,奶肉鼓胀,被父亲吃肿的奶头鲜嫩欲滴。

    “嗯哈……啊!啊啊啊啊!!!……呜啊!……哈……啊……慢……慢点儿……呜……啊啊啊啊!……爹……”

    “骚儿子……你这嫩穴怎幺有两个骚心……这个骚心里面是什幺……比干骚儿子的子宫还要爽上百倍……哦……要爽死爹了……骚儿子……爹把你活活肏死在这床上可好……”

    “呜……哈啊啊啊啊啊!!!……”

    轩辕殇在一顿狂插猛肏中,找到了儿子子宫里一个隐藏的极深的小蜜心。那蜜心在子宫深处,男人很容易在被子宫吸的爽上天的时候,忽略了最里面那个隐藏的销魂嫩穴。

    粗壮狰狞的肉屌,火热滚烫,把儿子的嫩穴捣出股股蜜汁。儿子肥美的肉穴被父亲胯下的壮屌插的红肿外翻,无助的吐着蜜汁淫液。

    要被插死了……

    被插肿的嫩穴更加紧致,也更加敏感。

    父亲贯穿他的每一丝力道都清晰的通过被蹂躏的嫩穴传达给了他。那火热肉棍上的每一寸凸起的青筋,是如何折磨他的淫穴嫩肉的,他都充分的感受的到。

    那壮屌是如何撞开他的每一寸被肏肿的嫩肉,挤出他的蜜汁,尽情的蹂躏着他的过程,都刻入了他的脑海。

    含着温暖的蜜汁,无助的被迫承受壮屌的侵犯。

    “好粗……好长……”

    在轩辕殇的不懈进攻下,终于再一次干进了那个子宫深处更娇嫩,更销魂,也更令男人向往的蜜心淫宫。

    “哦……”

    这一次,轩辕殇插进去,便抵着不出来,那里面爽的他不用动,就剧烈的收缩、绞紧,吐着温暖蜜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