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的侍奉。

    男人最敏感的马眼龟头,现在正插在儿子子宫深处的小嫩穴里面,被侍奉的男人低吼着,额头上的汗珠滚落,滴在了儿子的骚大奶上。

    马眼和小半个龟头顶破那个从未被任何男人进去过的蜜心淫宫,插在里面尽情的被服侍着。露在外面的大半个龟头,被儿子的子宫口箍着冠沟处,一直被无情侵犯的子宫也在用蜜汁嫩肉服侍着他的大龟头吸吻。

    而子宫外面的嫩肉穴,早已被他捣出浓稠的淫液,还被他干肿了。肿起来的花穴更加紧致嫩滑,紧紧的缠着他的壮屌,绞吸着嘬吻。那些嫩肉被他坚硬火热的巨大肉棒,摩擦的通红,鼓着蜜汁嫩肉,任由他蹂躏。

    一直到巨屌根部,儿子红肿的穴口吐着淫水紧紧的箍着他,生怕他抽出来似得,含吸着他的壮屌往里面蠕动。

    而儿子那几瓣敏感肥美的嫩滑阴蒂也没躲过他的蹂躏,被他胯下浓密粗硬的阴毛摩擦着。儿子的淫液多的打湿了他腹部的毛发,两父子结合的部位,湿漉漉的。黝黑的阴毛,粗壮的巨屌,蠕动的嫩穴,还在不断挤出的黏稠蜜汁,被亲身父亲玩到现在还在颤抖的深红色阴蒂……

    即使插在里面一动不动,胯下也被服侍的血液急速汇集,滚烫,巨硬,快要爆裂……

    插在儿子的嫩穴里,享受到的这四重快感,舒服的轩辕殇粗喘着,兴奋异常。儿子比他肏过的任何一个淫娃荡妇都要销魂蚀骨。

    轩辕殇攻进了儿子的蜜心淫宫之后,就插在那里一动不动,眯着眼睛享受着里面被侵犯之后乱作一团的嫩肉。

    马眼被蜜心淫穴嘬吸,龟头被子宫按摩,肉柱被嫩穴绞吸,卵蛋被肥美的蜜汁阴蒂舔吻。

    太爽了……

    身下的儿子第一次被插进子宫深处更加敏感娇嫩的肉穴,现在肉穴还在痉挛着流着淫水,泫之若泣的双眸,失神的望着头顶山一样强壮高大的父亲。

    轩辕殇享受了许久,感觉到儿子的嫩穴没之前抖的那幺厉害了,自己胯下也涨的发疼。儿子咬着薄唇,轻扭着含着他阳具的嫩臀,轻声的呻吟着,泛红的眼角望着他。

    轩辕殇瞧着身下儿子淫荡的模样,深呼吸了一口,放开了一直按着的儿子的手腕,重新把儿子的双腿圈在自己的壮腰上。

    儿子也配合的挺着嫩臀往他胯下送,绷紧的双腿尽力圈住父亲的腰。屁股被父亲抬的离开床面,身子成倒倾状。

    “呜!……哈……”

    轩辕殇抱着儿子的双腿,盯着儿子那张淫荡的小脸,胯下深插在里面,就着里面滑腻的蜜汁,左磨、右磨,转了两圈。

    儿子被他磨的闭起了双眸,被父亲抓红手腕的双手本能的抓上了自己胸前的那两只饱满诱人的大奶子,揉啊、揉啊、还不够,又用力的捏。

    似乎因为今天高潮了很多次,又或者是被亲生父亲奸淫的快感,刺激的他大奶饱满坚实的异常,里面像是有什幺东西在流动着,要往他的乳头上冲。

    “哈……好难受……爹……”

    儿子难受的揉着自己又胀大了一圈的大奶子,挺着腰的直往父亲胯下送,那难言的欲望在他体内叫嚣着。

    见儿子那幺揉着大奶勾引自己,轩辕殇体内兽性的欲望再次侵袭了他的心智。

    这次像是大厦倾塌一样,那座山整个压了下来。

    插着父亲大肉棒的臀瓣被带着抬高,火热粗糙的壮屌摩擦着他敏感的嫩肉,爽的他又张开了些双腿,想要父亲插的更深。

    屁股被垫高,肉棒插的老深,

    尽力张开双腿,让父亲插的更深。圈住父亲的雄腰,方便父亲奸淫他。抱着父亲的头,让父亲吸着他敏感肿大的乳头。

    身子在欲海中翻腾、起伏……

    被冲上掀天的淫浪,又被惊恐的抛下,在恐惧中又被送上天际……

    “爹爹……孩儿好快乐……”

    没有了神智,只有欲望的眼眸慢慢合上,想要父亲更强硬的占有他。

    外面的雨声又渐渐大了起来,比刚才又过之而无不及,轰隆隆的雷声掩盖着屋子里的禁忌。

    春华公子已经被男人插的眼神空洞,大张着的薄唇里,无意识的淌着透明的津液。

    连迎合的力气也没有,勉强抱着壮年男子的脖子,双腿被插到颤抖着分开落下。

    那壮年男子却像才刚刚开始,胯下茂密丛林中的那根粗壮,磨着自己骚儿子的嫩穴,这次没有一丝保留的抽出,猛撞!次次刚猛、强劲!撞的身下美貌的少年,次次嘴巴张的更大,口水流出的更多。

    连浪叫声也喊不出来,子宫都被插破了,被插到了更深的淫穴里面。

    好……不知道什幺感觉……只知道好快乐……一直在高潮着……

    刚猛强劲的肏干,用了十成十力气的磨穴,嫩穴现在恐惧的吞进着男人怒涨的壮屌。里面的嫩肉这次真的被插烂了,子宫被磨成了肉糜……

    ……

    床上,一个壮硕高大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纤弱白皙的少年,干的淫声四起。

    轩辕殇很久没有干的这幺痛快过了,酣畅淋漓,野蛮的原始发泄……

    捧着大奶给父亲的壮屌乳交,被父亲插到崩溃、吸出初乳

    刚进屋门,就被父亲轩辕殇拦腰抱起扔在了大床上,被刺激到的春华公子发出一声浪吟,只是被扔在了床上,那点力度就刺激的他嫩穴里涌出一股淫荡的蜜汁。

    瞧着床上自己儿子眼角含春的呻吟着,真空的衣衫下露出的令男人遐想万千的大腿处的春色,还有那对自己自己日思夜想的硕大的大奶,里面满满的都是奶水,口干舌燥,胯下胀的生疼。

    “爹爹……”

    春华公子柔嫩的薄唇轻启,迷蒙的双眸看到父亲轩辕殇胯下顶出的硕大帐篷,股间酸紧的受不住,好想父亲的大肉棒插进来,好好的磨一磨,止住儿子体内的酸痒。

    被连续干了七天七夜的红肿嫩穴,被父亲胯下的肿大毫不留情的一插而入,春华公子舒服的仰起了脖颈,薄唇了发出一声高亢的浪叫。

    “啊!……”

    八天前,在那个被父亲强暴的雨夜,要被活活干死的快感与恐惧交织,在绝顶的快感中被父亲干到崩溃,在承受不住的快感中昏厥。

    又在昏厥中被越来越清晰的快感撞醒。继续搂着父亲健壮的雄躯浪叫,股间被亲生父亲肏出的蜜汁多的大腿、屁股上都是,还有父亲内射到他子宫里,又紧接着被父亲插的爆出来,在里面磨着他的嫩肉磨到融化的滚烫浓精,都使他的白臀嫩穴湿漉漉的被父亲干的嫩滑火热。

    战栗着张着小嘴,吐着父亲射给他的淫靡,迎接父亲再一次侵犯。

    沁出薄汗的绯红身子圈在父亲的雄腰上,充分感受父亲强悍的占有。被父亲的欲望贯穿、侵犯、蹂躏的痛楚和禁忌的快感。

    以为已经到了快感的巅峰,在被父亲强有力的占有,干到射,干到潮喷的时候,父亲也没停下让他休息。而是加快了速度,有用了几分力度的攻击他痉挛潮喷的蜜宫淫穴。

    凶猛异常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