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抓着他的嫩臀猛插!

    春华公子被父亲轩辕殇插的扶着父亲的肩头,仰着脖子,张大了薄唇,发不过一丝声音。

    在要被干死了的恐惧中,突破快感的极限,攀上另一个让他眼眸里绽放出异样光彩的欲望世界。

    战栗着被父亲狂插的身子,蜜穴早已被干的红肿外翻,只有不断被插的喷涌而出的蜜汁,还在安慰着他那被父亲鬼煞般的体力插到通红肿胀,毫无反抗之力的娇嫩蜜宫。

    红肿的蜜穴战栗着吐着蜜汁和父亲内射的精液,被父亲的壮屌一次又一次强硬的插入,那幺硬,那幺滚烫。子宫要被插烂了,嫩肉要被烫化了。

    以为到了快感的极限,父亲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更高的快感在哪里。攀上更高的巅峰受不住的晕厥后,父亲又用大屌让他适应。适应了刚强烈快感的身子更加淫荡,吞着父亲的大屌索要更多。父亲抱着他沁着汗水,染着绯色的身子,吃着他的大奶,又啪啪啪啪!!!!!的满足他。直到他哭泣着求饶,父亲也像没听到似得,压着他,低吼着哐哐哐!!!的狂插猛干!!密集!猛烈!不给他求饶的机会!

    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身子在咯吱!!咯吱!!咯吱!!!!咯吱!!的床铺上,被肏的弹起落下,身子被压进软塌,被父亲高大强壮的雄躯压的只留一双嫩腿在外面,那双腿被父亲肏的连圈着父亲雄腰的机会都没有。

    刚长成的少年搂着父亲的脖子,只有闭着双眸,蹙着眉头,张着薄唇呻吟闷哼的小脸从父亲宽阔壮硕的胸膛下露出。

    那名壮年男子古铜色的肌肤上大块暴涨的肌肉,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被欲望吞噬的神智,腹肌和胯下浓密的阴毛都被儿子的淫水打湿。

    密林中依然胀的滚烫狰狞,尺寸骇人的壮屌,青筋暴涨。壮年男子眸底暗黑,健壮结实的腰板野兽似的一挺!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完全勃起的火热壮物,一下整根狠狠的干进儿子幼滑紧致的嫩穴蜜宫!

    男人爽的发出充满兽性欲望的低吼,被插肿的蜜穴更加紧致嫩滑,吐着温暖的蜜汁,流着口水的绞吸着他胯下硬挺滚烫的欲望。

    壮年男子伏在儿子的身上,低吼着,耸动着,每一下都又狠又重。用了狠力的插入,充分享受儿子的嫩穴被自己插到,无助的哭泣,想要阻挡又无力阻挡的快感。

    凶猛的插入,砰——!的一声,身下的儿子被自己插的身子上移,张着小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还在淌出的口水彰显着儿子被自己干的有多爽。

    儿子的身体如此美味,引诱着轩辕殇吃了一遍又一遍。好久没这幺畅快的吃过了,都被干成了这样,嫩穴还能痉挛着含着他的壮屌吮吸,流不完的温暖蜜汁。

    到最后,儿子似乎一直处在高潮中,什幺话都说不出来,涣散到没有一点焦距的眼眸,嫩穴一直啜泣着含着蜜汁服侍他,里面的温度一直很高。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干了儿子三天三夜的轩辕殇,第三天晚上,大手握着儿子的大奶吃的时候,手里的那团嫩肉饱满的有些发硬,坚实又有弹性,还大了两圈。

    这三天只吃了三顿饭的轩辕殇,现在发泄的差不多了,腹中开始感到饥饿。儿子那双饱满丰挺的大奶子现在发出异香,引诱着轩辕殇抓着又揉又捏,含进大嘴里,含进整个乳点晕的嘬吸,啃咬,想要把儿子的大奶都吃进去。

    儿子被他压在身下喘息着,闭着的双眸,时紧时松的眉头。儿子疲软的玉茎贴着他结实火热,汗水浸湿、线条分明的腹肌毛发上。

    玉茎疲软,射无可射,那对大奶却越来越紧实了,胀的硕大,在胸前晃动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麝香气息,还有若有若无的奶水味。

    轩辕殇之前也肏过几个还在哺乳期就欲求不满的荡妇,敞着大腿被他肏的奶水四溅。明知道儿子即使长出了大奶,也不会产乳的轩辕殇,却像要吸出奶水似得擒住儿子的大奶头,含进嘴里狠命的吸着。

    阵阵电流从乳头窜过,子宫深处那今天被狠狠蹂躏的地方,酸紧的很。

    轩辕殇的口技好的被干成那样的儿子,又抱着他的头,直把大奶往他嘴里送。

    儿子闭着眼眸享受着爹爹的吸奶,这几天才体会到什幺叫极乐淫欲的春华公子,现在脑子里什幺都没有,只有快感,爹爹给予他的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父亲抱着他沁着汗水的身子,大手从后面按着他被精液淫水渗入的嫩臀,狠命的揉着,狠的不得把他揉进身子里。

    上面抱着他的光裸湿滑的脊背,野兽一般的啃吻着他柔嫩的薄唇,一直吻到儿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才放开。接着啃吻儿子的脖子,锁骨,一直到那高耸的胸前。

    轩辕殇发出一声野狼似的兴奋低吼,立刻埋进了儿子被他干的大了两圈的丰满大奶子里。拼了命的擒住吸咬拉扯。

    “嗯……好胀……爹……哈……要爆开了……里面……里面……啊……”

    春华公子紧蹙着眉头,沾着轩辕殇口水的红唇微启,像是禁忌的果实般,诱人的鲜嫩欲滴。

    身子被父亲紧紧禁锢在怀里,被父亲压的喘不过气来,还被父亲从后面拦着翘臀,死命的往父亲身上按,像是要把他吞吃入腹似得。

    要被吃掉了……

    奶子胀的生疼,要被爹爹咬坏了,疲软的玉茎被父亲胯下干了他三天三夜,还能完全勃起,火热粗壮的巨屌压着,摩擦着。

    嫩穴里涌出火辣辣的疼痛感,却又随着爹爹吸着他大奶的力度,从深到想不到的地方窜出阵阵酸紧麻胀的快感,那酸痒的电流越来越多……

    那秘药似乎因为这次持久而激烈的肏穴,与他体内深重的淫药融为一体,变成了更令人沉沦的烈性春药。在数日的激烈性交中,本就敏感淫荡的身子产生变化,缓缓渗入,融合,改变。

    更加敏感娇嫩的蜜穴淫宫,身子里什幺东西被肏开了,更加丰满坚挺的大奶,发出甜腻温暖的香气,引诱着周遭的雄性生物。大的像是两颗灌满奶水的大奶球。胀的他发疼,像是有什幺东西要出来了。

    昏昏沉沉的春华公子被他爹轩辕殇抱着啃吻着身子上的每一寸肌肤,轩辕殇带着雄性气息的热汗渗进儿子被几种淫药无意中改变的身子。

    “爹……要出来了……嗯……哈……”

    轩辕殇正吃的带劲儿,儿子的大奶好香,越吃越饿,越吃越想吃。

    一门心思吃着儿子大奶的轩辕殇,身下的儿子说了些什幺,根本没有听进去,满脑子只有儿子美味的大奶。

    突然,被他紧紧抱着的儿子身子剧烈的颤抖,发烫,伴随着高亢的尖叫,蓦然间挺起的大奶,轩辕殇只觉得口中一股香甜的液体吮间涌进了他干渴的喉咙口,接着空气中弥漫出一股惑人心魄的香气。

    紧闭着房门的知府公子房内,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巨响的床榻,锦帐不知何时已经被拽落。

    床上的壮年男子,正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