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自己的骚儿子,狠干狂插着儿子那酸紧的很的蜜汁嫩穴。

    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砰砰砰碰!!!!拍打着乱晃的嫩臀,被壮屌插出的粘滑蜜汁,被急速的抽插拍出淫靡的丝线。

    那些乳白色的淫丝,被父亲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啪啪啪!!!的拍打在儿子红肿娇嫩、吐着蜜汁的深红色穴口上。

    浓稠黏腻的淫靡液体,被黝黑丑陋的阳具插进幼滑紧致的嫣红色嫩穴,里面被内射的浓精又被急速密集的抽插插的爆出来。在粗糙黝黑的壮屌与娇柔嫩红的阴蒂穴口间,插出欲断不断的大量淫丝。

    轩辕殇反应过来的时候,儿子已经睁大了双眸,双眸泛白,口水不断往外流着,快要被他插死了。

    控制不住的在儿子体内狂插着,那娇嫩热紧的销魂肉穴,怎幺都停不下来。

    太舒服了,还没享受过如此销魂的嫩穴,被儿子的淫穴服侍的魂都要没了。

    壮年男子低吼着,在快要被他插死的儿子体内狂肏着!

    儿子为什幺会喷出香甜的奶水,已经没有神智去思考。只知道儿子的大奶里突然喷出了奶水,大脑一片黑暗,真的变成了野兽。在黑暗中,只知道擒着儿子的双乳不顾一切的狠吸,不顾儿子的挣扎,吸完这个,吸那个。

    餍足之后,体内的淫欲欲望似乎又到了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无边的黑暗中,抱着一个柔弱无骨的温暖身子,狂野的再次挺入!

    粗野的壮屌,野兽一样破开已经不堪蹂躏的红肿嫩穴,里面比他之前插过的所有嫩穴都要会服侍人。

    楚楚可怜的颤抖着承受他的侵犯,可怜的啜泣着,每次狠心的插入,都能榨出温暖滑腻到他要低吼的蜜汁。

    好爽……爽死了……要插在着被他欺负成这样,还哭泣着含着蜜汁,裹着他火热硬挺到即将炸裂的巨屌服侍着的嫩穴里不出来。就这幺一直插着,享受着,欲望的极乐。

    怎幺肏也肏不尽的蜜汁嫩肉,越插嫩肉越多,要爽死了。

    发情的壮硕野兽不知疲倦的摆动着紧实健壮的腰板,啪!啪!!啪啪啪啪!!!的狂插狠干着痉挛的蜜汁嫩穴。

    次次狠心的整根插入!凶猛的撞干!脑海里什幺都没有,只有那销魂的都是蜜汁的温暖嫩穴。

    插进去!把嫩穴插爆!干破嫩穴深处的子宫!戳进子宫深处的极乐……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不似人类的野兽,嘶吼着抓着胯下一直高潮的两瓣嫩臀,咣咣咣!!!!!的狂插着那被插到神志不清的痉挛嫩穴。蜜汁、浓稠的蜜汁,哭泣着还吐着张着嫩滑小嘴勾引他插入的极品嫩穴!

    冲撞到了极限,马眼酸胀,壮屌陡然增大,变的更硬更火热。轩辕殇嘶吼着按着儿子满是精液蜜汁的嫩臀,野兽般的嘶吼着在一记重击中,拉回被干翻的儿子,冲进儿子被插烂的子宫蜜穴喷射出滚烫的跟岩浆似的浓稠阳精——

    被肏烂的蜜汁嫩肉啜泣着、被迫包裹着硬的跟烙铁似的筋肉壮屌,感受着壮屌内喷涌而出的岩浆的力度。

    大量滚烫的浓精从父亲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里迸出,顺着青筋暴涨勃起的柱身,涌过酸痒大张的马眼,像男人一样凶狠的射进儿子被干烂的子宫。

    那比子宫还要敏感的地方,被父亲岩浆般的浓精喷射,射到发红,痉挛的告诉他,他受不了了。又被无视继续浇灌,直到灌满,肚子像怀孕似得隆起,父亲滚烫的浓精被父亲的壮屌堵在了子宫里,要受孕了……

    被强有力持续不断的喷射浓精,射到再次堕入黑暗的春华公子,在昏厥前,被淫药改变的大奶,胀的像是要裂开。插着父亲壮屌的嫩穴,被父亲干出奶水的大奶,都酸胀到了极限。

    在一声无声的浪叫中,涨到极限的大奶子,两道乳白色的奶柱,从鲜嫩欲滴的红肿大奶头中的细缝中,激射而出——

    喷射的奶水,从空中落在了春华公子慢慢合上眼眸的绝美的脸上。

    像是被无数男人颜射似得,浸入黑暗之前,浓精似得乳白色液体,从空中散落,覆盖上他被蹂躏了几天几夜的身子上。

    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连干了七天七夜,期间无论是吃饭还是尿尿都被父亲插着的春华公子,淫荡的身子彻底开发。

    一直到上面有人来访,父亲才不得不暂时放过他,出去打发来客。

    被父亲干的下不来床的春华公子,躺在床上喘息着。

    现在他的身子似乎再也离不开男人的阳物了,肉穴无时无刻不在饥渴的吐着蜜汁蠕动着,一被大肉棒插入,就变淫荡不堪,圈着男人的雄腰索要更多。胸前那对饱满的大奶现在大的看不到下面的路,饱满的里面都是香甜的奶水。也正是因为他的这对女人也少见的骚浪大奶,父亲轩辕殇才看到他就想干他。

    淫欲彻底被开发的那几日,春华公子见识到了父亲轩辕殇强悍的性能力,不似人类。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被活活肏死了,也许是被父亲强暴前,被父亲捏着下巴强喂进去的那半瓶丹药撑着,他才没有被父亲活活干死。

    可这幅淫荡的身子使再也回不去了。父亲去了前院接待来客,早上管家来报,父亲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一刻也离不开男人的春华公子,在床上夹着双腿难耐的扭动着,揉着自己的一对涨奶的大奶子,双眸失神的呻吟着,好想被男人火热的巨挺狠狠的贯穿,大奶被男人粗糙的大手捏爆。

    可没轩辕殇的允许,没有一个侍卫家丁敢进公子的房。别院里平日里侍奉他的下人们也被换成了女人。

    每日沉沦于淫欲,不知时日。

    春往秋来,转眼到了秋日,院子里微凉。

    春华公子穿了两层薄衫,里面还是真空的不着一缕,父亲轩辕殇特意不给他内衣,只为了方便干他。

    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嫩穴还红肿着,却更加紧致,每走一步,摩擦的股间都酸的站不住。

    眼眸含着春色,薄唇里不可遏制的发出呻吟,被父亲关在房里干了数月,现在能承受父亲异于常人的性能力。不吃补药也能从头承受的下来,从头至尾都能享受到父亲给予的滔天的快感。可父亲还是每天给他喂着咬,说是怕把他做空了的补药。

    是不是补药他不知道,但是这幅身子却是越来越敏感了,奶子大的看不到地,欲望也越来越大, 现在一般的男人满足不了他,只有他父亲轩辕殇才能给予他酣畅淋漓的快感。被亲生父亲奸淫到绝顶高潮的快感。

    嫩穴经不起一点点摩擦,像这样走路都不行,他每天不是在床上被父亲狠肏,就是被父亲抱着,几乎没下过地。

    赤着脚,忍着嫩穴传来的阵阵酸紧的酥痒,扶着墙刚走到廊下,就被处理完公务,火急火燎赶回来的轩辕殇拦腰抱起,冲进房里,把他扔在了床上。

    “骚儿子……亲爹一夜没吸你的大奶……瞧这奶水涨的……”

    轩辕殇昨晚因为公务繁忙,一夜未归。习惯了夜夜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