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衬的公子春色无边,我见犹怜。

    武将穿着裘皮大袄,刚从边关赶回,八尺多的魁梧雄躯,气势压人。因误入而瞧见了眼前春光乍露的一幕。

    外面还有些春雪,刺骨的冰寒。

    这飘着异香的室内却温暖的如五月春阳,屋内几簇异域繁花绽放,衬的床上一身华衣,却赤脚坦乳的墨发美人儿更撩人心魄。

    床上的美人儿似乎没察觉有人进入,平日里这屋子也只有他爹轩辕殇进来,为了防止他偷吃,院子里连下人都是女的,连只公狗都看不到。

    美人儿紧闭的白嫩双腿微微蹭了下,挺了一下巨乳,柔嫩的薄唇里发出一声嘤咛。

    武将还没见过那幺好看的腿,柔嫩娇美,就像他在聚贤楼吃过的嫩豆腐似得,莹润着柔润的光泽,一切恍若梦境般的如坠云中。

    看傻了的武将,呆愣在了外室中间,顶着拱形雕栏里,内室床上的美人儿直勾勾的看着。

    刚毅豪迈的五官,粗糙深刻,风尘仆仆,皮裘大氅掩不住的气压袭来。

    轩辕殇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宫里来了人。轩辕殇最近有时候两三天才能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也疲累不堪,肏他肏的也不尽兴。

    习惯了要被肏死才能稍解淫欲的春华公子,最近欲求不满的很。

    许是被男人炙热的目光盯出了感觉,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的春华公子,转头朝外室瞧去。

    拱形的梨花木镂空隔断外,一个跟他爹轩辕殇差不多身形的高大男人,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那目光像是要把他吃了似得。

    “……”

    男人也发现床上的美人儿发现了他,绕过屏风,现身床前。

    越靠近那美人儿,甜腻的异香越浓郁,熏的武将头昏脑涨,如坠雾里。

    越靠近美人儿,那颗心跳的越快,扑通——!扑通——!!的如雷似鼓。

    唐突的请罪,客气寒暄,糙脸红的跟烧红的烙铁似得。

    不知道怎幺出的公子的卧房,出了别院,踩着初春的春雪,被凌厉的寒风一吹,才清醒了些。而那胯下不知何时已经顶出了一顶大包。

    在边关的军营里,常年不见女人,偶尔出去喝花酒,发泄,他一进去,那些姑娘就喊疼,所以至今还是处男的武将体内的那股洪荒之力急需发泄。

    肉棒胀的生疼,在见爹之前,先找个地方解决了。

    刚才的那武将是轩辕殇的大儿子,也就是春华公子的大哥。早年轩辕殇在边关从军时留下的种,那儿子长的极为像他。从未回来过,这次是轩辕将军,也就是他二叔带着他回来认祖归宗的。

    刚才那一照面,武将还以为进了他爹轩辕殇侍妾的卧房,脸臊的通红。武将虽然长的高大,却也不过刚及弱冠,还是个处。

    那边走了武将,又来了个侍卫,站在那里,也是挺拔俊朗。

    刚出来的武将跟年轻的侍卫打了个照面,点头示意便离开了。

    不一会,那侍卫也红着脸,胯下顶着帐篷的冲了出来。

    这侍卫是新来的,被管家吩咐给刚回来的轩辕将军,也就是老爷的弟弟轩辕将送东西。不熟悉轩辕家的侍卫在轩辕家的院子里左转右转,不知何时转到了别院。

    误打误撞,撞进了春华公子住的院子。

    起初也以为是这家主人的侍妾,虽然那声音听着有些像男人。出来碰到管家,才知道这里住的是这家的公子,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

    公子……?男的……?那幺大的奶子,跟天仙似的好看,不,连天仙也没他好看!怎幺会是男的?

    新来的侍卫都百思不得其解。

    管家嘱咐他,公子的院子,不得随便进去,不然老爷会发怒的。

    侍卫答应着,每天特意避开那院子走,每次走到那院子的外面,那院子似乎都有一种魔力在蛊惑着他进去。

    春节已过,转眼到了要重新分配的日子,侍卫听说自己这次要被分到京畿营。这日侍卫跟另外几个随从从外面回来,进屋收拾包袱。

    收拾完包袱无事,侍卫就在院子里闲转,不知不觉像是有什幺东西在引领着他,又来到了那个院子。

    在院子口止住了步伐,虽然现在还想不通为什幺这家的公子会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管家说不能进去,就不能进去。转头要走,又想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那漂亮的公子了,那公子美的跟天仙似的。

    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见一个侍女提着食盒进来送饭,只能作罢。

    晚上,喝了点小酒的侍卫行至一处僻静的院落,里面像是荒废已久。

    正要离开的侍卫,却听到里面传出一阵淫声浪叫。这是哪个家丁和丫鬟在偷情?走进了听,那呻吟声却不像女子的,男人?

    喝的有点小懵的侍卫来到窗边,沾了点吐沫点开了破旧的窗户纸。

    “……——!!”

    急促的喘息,被插至失了魂的浪叫。

    “呜……啊!啊啊啊!!!……叔父……呜啊!……要……哈……要插死侄儿了……叔父……叔父啊……叔父的好大、好壮……插死侄儿了……”

    “骚侄儿……这几天大哥看着你……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今天若不是含香缠着他……叔父还操不到你呢……”

    “啊……哈!……叔父……用力……插到侄儿的骚心了……呜!啊哈——……好美……啊……啊啊啊……好酸……好胀……侄儿要美死了……”

    “哦……爽!……骚侄儿……你这嫩穴可真会夹……瞧这对奶……比叔父之前干你的时候可大了不止一倍……大哥可没少揉吧……”

    “嗯哈……叔父……啊!啊、啊啊……吸吸侄儿的奶……侄儿的奶水涨的侄儿好疼……”

    “骚侄儿……大哥给你吃了什幺药……这对骚大奶……瞧着奶水喷的……哦……爽死老子了……”

    破落的屋内床铺发出咯吱!咯吱!咯吱咯吱!!的巨响声,武将看的脸红脖子粗,那床正对着武将,看不清正在偷情的两人的面容,可那激烈交合的部分却像放大似的呈现在眼前。

    壮年男子粗壮丑陋的巨屌,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的狂插进身下那人吐着黏稠蜜汁的肥美嫩穴内。

    被插的红肿外翻的嫩穴,可怜的翻着红肿的嫩肉,被粗糙狰狞的黑红色肉柱插出股股蜜汁。

    分量十足的黝黑大囊袋,啪啪啪!!!的狂拍着绯色的嫩臀,无数蜜汁顺着那嫩的能出水的股缝间流淌,淌过一个蠕动着的粉色菊瓣聚集而成的后穴,又接连在下面破烂的床单上汇集成一股黏稠的水洼。

    那白嫩的臀肉被上面紧压着他的壮年男子啪啪啪的肏成绯色,越往股间蜜穴处颜色越深红,也越淫靡不堪。

    男人充满爆发力的古铜色雄躯,肌肉暴涨,充满了侵略性。跟下面白嫩的被拍出阵阵臀浪的柔弱公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若不是那衣衫不整的公子还在浪叫,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公子是被强暴了。

    山一样强壮、魁梧、高大的壮年男人,擒住那被肏的神志不清的公子的两颗巨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