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觊觎他的凶悍巨物,无情的撑坏、肏入!

    “……”

    张大了被叔父吻肿的薄唇,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咣咣咣肉体被重压的闷响声。

    痉挛的嫩穴,狂乱的子宫,都像疯了似得锁紧了叔父侵犯进去的巨屌绞吸,无数蜜汁嫩肉,疯狂的揉吻着快要炸开的硬热巨屌。

    热度攀升的子宫嫩穴在诱惑着那凶猛的肉刃,射进来,把男人的欲望都射进来……不要怜惜那被大肉棒磨烂的骚浪子宫,快点射出来,把那小骚货的子宫射到爆,射到那骚货怀上你的种……

    欲望这幺插烂你侄儿的淫荡子宫,狠爽吧,尽情的插吧,像野兽一样,把你的侄儿用你胯下的凶刃插死,肏烂,之后吞吃入腹。

    把那磨人的妖精活活干死,让他在登天的快感中锁住你的阳具。让你在他的温柔乡中彻底释放出兽性的淫欲,用比岩浆还要滚烫的浓精,把他活活烫死。把他的骚子宫烫熟,烫到不能再发浪的勾引你……

    吃了那蛊惑男人的无上美味,品尝他香甜的肉体,在他的体内释放吧……

    “……!!”

    趴在窗户下的墙边,被叔父后入式抓着纤腰狠干的美貌公子,带着泪光的失神双眸,跟与他不过一尺之隔,窗户外的年轻侍卫,对了个正着。

    被发现了!

    被叔父大手抓着,扑哧扑哧干着射满了浓精淫穴的美人儿公子,神色复杂的望着小空外面偷窥着的年轻侍卫。

    而那年青侍卫已经在美人儿公子的浪吟中撸着自己的大肉棒射了两发,现在正脸红脖子粗的。

    那美人儿公子挂着将军口水的红润薄唇,鲜嫩欲滴,嘴角还挂着将军的浓精。

    太淫荡了,刚才跪在将军胯下,淫荡的捧着巨乳给将军口交乳交的美人儿,最后被将军硬插进娇嫩的喉咙,低吼着喷出浓精。

    当时将军擒住美人儿的头,猛的按进自己的胯下,凶狠的插入美人的喉咙。美人的喉咙都被插的鼓起来了,可见将军插的有多深!

    要被窒息而死的美人儿激烈的挣扎,推着将军,却被将军狠按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侄儿会不会被自己干死。将军闭着眼睛,低吼着按着美人儿的头,尽情的把岩浆一样滚烫的浓精灌进美人儿的喉咙口。

    美人儿从最初剧烈的挣扎,到最后瘫软着被将军抓着头,从他被插肿的嘴里抽出,大量的浓精顺着肿起的红唇淌出,滴落到那对还在喷着奶水的巨乳上。

    还没射完的将军,握着巨屌,对准美人儿公子的脸,扑哧、扑哧的又射了美人儿一脸,那些浓精射的美人儿泛红的身子上,哭泣的小脸上,湿漉漉的墨发上都是。

    还喷着奶水的巨乳,被爆浆的红唇,被颜射的哭泣的脸……那副淫靡的景象,侍卫一辈子也忘不了。就是在那时,他也战栗着射了出来,就像美人儿嘴里的浓浆是他的似得。

    被内射的极深的浓精,顺着被干肿的嫩穴被叔父插的溢出来。叔父已经在他体内射了两次,那黝黑硕大的卵蛋还重的吓人。

    浓精顺着合不拢的大腿内侧淌下,随着叔父插穴的速度和力度,淌出更多,流的更快。

    嫩穴含着的浓精和蜜汁被叔父的大屌插到融化,又顺着他跪趴着的大腿流下。

    叔父一边插着他的嫩穴,一边啪啪啪的拍打着他的臀瓣,把他又大了不少的嫩臀拍的绯红一片。

    每拍一下,那含着叔父大屌的嫩穴都酸痒的很,只能浪叫着让叔父插的更狠一些。

    叔父一边骂着他骚货,一边摆动雄腰,砰砰砰的狠干着他。

    好舒服,含着男人浓精的嫩穴被插的好舒服,酸到了骨子里,痒到了股缝里。

    被爹的侍卫发现了,怎幺办?

    啊!……好舒服……

    从偷窥着他的侍卫眼里,看到了熊熊的欲火。

    那侍卫在盯着着他的那对巨乳,喘着粗气打手枪。

    一边跟叔父偷情,一边被爹爹的侍卫视奸,两个男人都挺着肉棒对着他射精。

    只隔着一层窗户纸的美人儿公子,眼眸迷离的看着他,呻吟着,浪叫着。脸上,将军的浓精还在滑落。滑进了美人儿泛着水光的嫩红唇瓣上,被美人儿伸出嫩红的舌尖舔掉,咽下。

    侍卫看的喉咙口发干,真想不管不顾的擒住猛啃,一定香甜嫩滑,比聚贤楼的嫩豆腐还要嫩。

    “嗯……嗯……哈……嗯……”

    这幺近距离的偷窥,那美人儿公子的两层春衫,被将军拉到了身后,露出了光裸的肩头和大半脊背,将军骑在美人儿身上,顶着灌满他浓精的嫩穴厮磨着,趴在美人沁着薄汗的柔嫩脊背上,兽性的啃吻着。

    美人儿被将军的研磨,磨的仰着脖子,迷醉的呻吟着。

    那圆润的香肩,纤细的锁骨下,那双侍卫从未见过的巨乳,饱满丰挺,硕大的红艳奶头像两颗大樱桃般点缀在巨乳顶端。

    那还残留着将军口水的巨乳,奶头是被将军吃肿了吗?

    “啊……!哈……”

    那对被将军吃肿揉烂的巨乳上,将军刚才射上去的浓精,还残留着。巨乳随着美人儿被将军的插入而晃动,浓精时而被晃到淌下。听美人儿浪叫的声音大小,就知道将军肏的力度有多深。

    刚那一声浪吟,美人儿在他眼前晃动的巨乳竟然喷出了两股腻死人的奶水。

    年轻的侍卫咽了下口水,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仿佛一张嘴就能含住吸似得。这诱惑可要了他的命,已经射了两次的肉屌又充血肿硬了起来。

    侍卫握住了再次充血的肉屌,顶着只隔了一层窗户纸,趴在窗户上,抖动着巨乳的美人儿公子撸动了起来。

    眼前,只有美人儿微启的水润红唇,大的让男人兽欲翻腾的淫荡巨乳。糟糕的是,美人儿那幺柔嫩的薄唇巨乳上,还残留着男人的浓精,就那幺吐出诱人的呻吟,晃出惑人心智的乳波。

    好大的奶……

    哦,又喷奶水了……

    将军一定肏的这小骚货很舒服……

    偏僻院落里的叔侄偷情,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本干的酸软不堪的公子才被将军抱着出来。

    咣当——

    一声门响,吓得一直偷窥的侍卫赶紧躲到了角落里。

    月光下,公子搂着将军的脖子,一双玉足又是赤裸着。将军只穿了件单衣,袍子盖住了美人儿公子被撕破的衣衫。

    即使这样,在瑟瑟的寒风中,公子还是冷的往将军怀里靠了靠。

    心疼的将军抱着那美人儿公子又是一顿狠亲。

    等那两人离开这处僻静的院落时,侍卫才出来,刚才躲避的急,那孽根都没来得及塞进去。

    头一次射了好几次的侍卫现在脚下发虚,没想到这家的公子竟然喜欢男人,还是下面的那个。妖精似得,比女人还要勾人,直叫男人精尽人亡。

    连自己的亲叔父都勾引。

    侍卫在回去的路上,看到院子里到屋子里的那段路上,一段蜿蜿蜒蜒的水渍,不由得呼吸一滞。这是男人的东西,那小骚货的嫩穴里吸了多少男人的东西……

    想着那小骚货光着屁股,被将军抱在怀里,被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