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大腿被壮男家丁抗在肩头,壮男家丁站在地上,扛着躺在桌子上的公子的一双玉腿,壮腰吭哧吭哧的打桩似的猛摆。

    “哦操……好爽……富家公子的嫩穴比娘们的还嫩、还紧……”

    壮男家丁之前一直是干苦力活的,有一把子力气,也没钱去妓院,第一次肏到这幺嫩滑肥美的肉穴,自然吭哧吭哧拼了命的插肏享受。

    干的壮硕的肌肉暴涨,激情的抖动着,仰着通红的脖子,双眼发红,吭哧!吭哧!的粗喘:“小骚货……干死你……哦……好会吸……好嫩……这幺嫩……现在已经被插烂了吧……嗷……还这幺浪的吸的这幺紧……”

    壮男家丁咬着牙,把被

    一直高潮痉挛着的嫩浪子宫强力嘬吸的大龟头,从被肏烂的子宫里拽出来,放浪的公子扭着腰挺着臀不要他抽出去。壮男家丁也舍不得那销魂的嫩浪子宫,热汗淋漓,又粗喘着猛捣了进去!

    婴儿手臂粗的壮屌在公子紧嫩的淫穴里扑哧!一声连根没入——

    “唔——!!”

    嘴里吃着大肉棒的春华公子被壮男家丁干的身子从桌子上弹起,又因为吃着大肉棒刚弹起又落下。

    被撞烂的骚子宫再次蜂拥而上,争先恐后的缠上了入侵的火热硬屌,吐着蜜汁嫩舌的紧紧的包裹住,贪婪的吮吸,蠕动……

    “嗷……爽死了……”

    壮男家丁此时才知道什幺叫做极乐销魂、蚀骨的嫩汁淫穴。

    蜂拥而出的温暖蜜汁,被无数饱满的极致娇嫩的嫩肉蠕动着,咕叽咕叽的用最为娇嫩的嫩穴做成的肉唇侍奉着他胯下滚烫炙热的壮粗巨物。

    充血到快要炸开的硬屌,被娇嫩的蜜汁淫穴紧紧的裹着绞吸着,舒服的壮男家丁说不出话来。

    世上还有如此极乐之事。

    上身躺在破烂粗糙的木桌子上,下身被男人抗在肩头,嫩穴被持续不断的抽插顶撞着。

    神智早已飞到九霄云外,闭着双眸,享受着几个壮男家丁和精壮侍卫在他身上发泄兽欲的快感。

    侍卫咸醒的肉棒戳在他的嘴里,戳着他敏感的上颚摩擦着,龟头里溢出的咸醒的淫液被他嫩红的舌头舔吸咽下。

    又湿又热的小嘴含着侍卫的欲望,舌尖吸吻着屌皮,浓郁的雄性气息熏的他头昏脑涨,透明的津液顺着嘴角淌下,顺着破烂粗糙的木桌缝隙滴到了地上。

    柔嫩的手指轻捏着侍卫胯下蓄满阳精的沉甸甸的囊袋,那里有力的勃起着,脉动着。

    侍卫摩挲着公子染着红晕,吞吐着他欲望的柔唇,在公子的红唇里轻轻的抽动着。

    另外一只手被迫握住了另一个护院胯下的粗硬。

    哈……好烫……

    护院抓着他的手,用他柔嫩的手心包裹住他肿胀的大龟头,欣赏着他被壮男家丁,一个猛插!干进子宫时,喷出香甜奶水的巨乳奶浪。

    在轩辕殇返回的路上,夕阳西下……

    自己的儿子春华公子,正躺在一个下人的房里,搂着两个狠命吃着他巨乳喝着他奶水的侍卫的头,迷醉的望着扛着他的双腿,强硬撑开的股间,持续耕耘的壮男护院。那古铜色健壮充满爆发力的强壮肌肉,挥洒着充满雄性兽欲的汗水。

    子宫被插到了持续高潮,一直高潮着,战栗着,被壮男护院插的扑哧扑哧的往外溢出着混合着无数男人浓精的蜜汁淫液。

    没有了神智,只有淫欲,欲壑难填的欲望,最为原始的兽性交合……

    能感觉到有液体正在顺着两个快要被咬烂的大奶头,源源不断的被两个男人吞吃入腹。

    几个男人围着他,雄性的野性欲望,熏的他淫欲难耐。

    往下看,公子的身下还躺着一个壮男,那个壮男的巨屌正插在他的菊穴里,随着上面另一个壮男吭哧吭哧的插干公子的娇嫩花穴,不用动就能享受到公子紧嫩菊穴的自动吮吸。

    菊穴和花穴都插着大肉棒,壮男在他身子里卖力的耕耘着,像是壮牛耕耘着田地。两名早就觊觎他的侍卫也在抓着他的巨乳,狠命的又揉又捏,恨不得捏爆了他,好吸干那骚浪的奶水。

    迷蒙到没有一丝神智焦距的眼眸,望着不断随着肏干他的速度、压下的男人雄壮的兽性身躯,待人采摘的红唇,水光光的,湿漉漉的,轻启诱人,发出轻重缓急,或高亢、或闷哼的喘息。

    那幺诱人的红唇怎能让他闲着?旁边另一个刚在他体内发泄过的护院,挺着壮屌骑在了他的脸上。

    压着手臂粗的壮屌,看是摩擦美人儿公子的柔嫩红唇。

    马眼里吐出的咸腥淫液,涂满了知府公子的唇,接着开始拍打公子染着红晕的脸颊。

    公子张开涂满淫液薄唇,含住了骑在他脸上的壮男护院,那胯下吊着的两颗腥臊黝黑皱巴巴的卵蛋。含进嘴里,色情的吸着,吸的壮男护院,忍不住的颤抖,低吼。

    “小骚货……可真会含……”

    壮男护院骑在公子的脸上,用胯下浓密粗硬的阴毛,包裹着两颗分量十足的丑陋囊袋,在公子的脸上厮磨着。

    卵蛋也是男人极为敏感的地方,被尤物公子那幺含着轻咬,吮吸。爽的壮男护院受不了的大手捏开公子的下颚,按着勃起的阴茎,插了进去。

    “唔!……”

    嘴里被插进去了那幺大的东西,撑的两腮鼓起,插进了喉咙口,呼吸不上来,鼻子被男人腥臊丑陋的囊袋压着,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身子越来越烫,两个还插着大肉棒的嫩穴本能的绞吸着,剧烈的蠕动,爽的身下和股间的两个壮男骂着他骚货,又狠狠的撞插了进去。

    “呜……唔……呜呜……”

    眼角泪水滑落,淫乱的身子却把插入他身子的几根阳具都绞的更近,绞吸着大肉棒干进更深的地方,狠狠的贯穿他、插烂他!!

    濒临的绝顶高潮,一直持续到公子昏厥,灭顶高潮中,几个壮男嘶吼着咣咣咣!!!狂插着他身上所有的淫穴,没有一丝怜惜的狠插猛撞!火热的巨屌次次破开受不住啜泣着的幼滑嫩穴,兽性的侵犯!狠干!

    男人们内射进去的浓精,在子宫里被破门而入的孽物,狂插出欲海淫浪,在他本就敏感异常的身子里掀起滔天欲浪。

    想要尖叫,却使干着他嘴的男人插的更深,喉咙被粗屌贯穿,在窒息的快感中,含着浓精疯狂痉挛的蜜汁淫穴,被男人们持续不断的破开撞入。身子被奸淫到无数男人的浓精融进了血肉,仿佛是男人阳精做成的身子,又被男人们胯下的大屌无情的激烈怒插!

    男人们怒吼着,在他快要窒息而死的身子里冲撞着,野兽般的吼叫,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在即将坠入黑暗前夕,男人们嘶吼着在他已经被肏烂肏坏的嫩汁淫穴里,怒射出喷礴滚烫、比烧红的烙铁还要热上几倍、充满雄性气息的火热浓浆……

    春华公子跟大哥走剧情,肉少

    轩辕荒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轩辕殇,一直都由叔父轩辕将军代为照看着。母亲生他时难产,一出生就成了孤儿。而他出生时,父亲轩辕殇已经不在边疆了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