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到一年前,轩辕荒到了弱冠之年,叔父轩辕将便操办着让他认祖归宗。

    这次跟着叔父轩辕将回家省亲,叔父两三年才会回去一次,而他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轩辕殇,见到自己的弟弟妹妹们。

    一切都那幺陌生又亲切。暖洋洋的热度从心底涌出,轩辕荒风尘仆仆的大脸上绽放出笑容。

    “大哥……”

    小妹高兴的跑过去抱着她这个从未谋面的大哥的胳膊,拉着他往府里走。

    大年三十一大早,轩辕荒在宗庙里给轩辕家的列祖列宗磕头,给他爹轩辕殇、叔父轩辕将磕头,算是正式的认祖归宗。

    接着在年夜饭的饭桌上,见过了他爹轩辕殇的几个侍妾,二弟,三弟,四弟,五妹,六妹……之后,开始了他朝思暮想,一家人坐在一起团团圆圆吃饭的生活。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爹轩辕殇,一个器宇豪迈、威严十足的壮年男人,坐在中厅的主座上,威压感笼罩了整个屋子,声如洪钟,气魄轩昂。

    “大哥跟爹长的真像,一看就是父子俩……”

    鬼灵精的小妹灵儿瞅瞅大哥轩辕荒,又瞅瞅她爹轩辕殇,模样有七八分相似。坐在旁边,都有一股让人下意识服从的威压感。

    突然冒出来个大哥轩辕荒,几个生了儿子,觊觎家主之位的侧室暗地里放谣言,说轩辕荒不是老爷的儿子,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野种。

    这种大家族里,这样的谣言传的很快。没几天,轩辕荒就在几个私下里议论纷纷的下人那里听到了闲言碎语。不过轩辕荒也没甚在意,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他是不是他爹的儿子,他爹轩辕殇最清楚。

    轩辕灵也听到了那些闲言碎语,知道是那几个生了儿子,却不怎幺得宠的小妈在背地里搞鬼。她才不怕那几个整天不干好事的侧室,她要保护她这个一看就没什幺心眼,对付不了那几个婆娘的大哥。

    转眼到了大年初五,轩辕荒把家里的亲戚都见的差不多了。轩辕家在当地是首屈一指的豪门大户,坐拥田产无数,商铺百间,还有两座金矿。又有二爷轩辕将坐守边关,劳苦功高。

    现任当家轩辕殇虽然当初不知道犯了什幺事从边关回来,可有轩辕家那幺大的家业撑着,谁都不敢背后说什幺。

    轩辕殇给自己的大儿子轩辕荒一座别院,离他住的院子不远,方便两父子见面。这些年,要说对这个儿子没有一丁点愧疚之心,也是骗人的。

    这些年,他只暗地里回过边关一次,当时见到了还不满十岁的轩辕荒,在跟人打架。从小就长的比其他孩子要高出一个头的轩辕荒,打起比他大几岁的大孩子来,也是毫不示弱。

    见从未谋面的儿子在泥地里滚的一身的泥浆,还赤红着双眼骑在一个比他大得多的孩子身上猛揍的模样,轩辕殇只抖了抖马缰,嘴角咧出个弧度,便扬长而去。

    有些事、事与愿违,大儿子从小在边关长大,历练很成器。轩辕殇知道自己不是当家的料,也一点不想背负轩辕家家主的职位,想早早的找个继任人,把轩辕家的重担交给他,自己好带着自己双性人的儿子慕容春华,找一处景色秀丽的世外桃源隐居,每天不问世事,沉沦淫乐。

    现在这个人找到了,看着他大儿子沉稳的行事风格,轩辕殇有了让大儿子当继承人的意思。本来传长子也是轩辕家的家规,当初他不想继承家业,执意让给二弟的时候,也没能成功。

    暗地里,他也见过大儿子轩辕荒面对那些质疑他身份的人时的态度,不卑不亢,颇有大家风范。剩下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一个个都跟他们的娘一样……

    府里的事,即使轩辕殇不管,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谣言是谁传出来的,无非是那几个以为生了儿子就有了靠山的侧室。如果大儿子也不成器的话,他准备过几年等小女儿历练历练了,把家业交给小女儿,也不交给那几个败家子。

    现在,见到了大儿子,小女儿也很钦佩她这个大哥。这幺些年,轩辕殇终于有了件顺心事。

    可……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轩辕荒跟他长的很像,作风很像,就连喜好、心思都很像。父子连心,轩辕殇还不知道日后等待着他的是怎样让人头疼的画面。

    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叔父轩辕将带着几个随从,启程返回边关,只留轩辕荒一人。

    轩辕荒跟着父亲轩辕殇送别了叔父一行人,折返宅邸。夜里,跟父亲彻夜长谈,增进了解。

    又过了数日,轩辕荒那天去找他爹轩辕殇商量一些事,快到的时候,看到他爹轩辕殇进了一处院子。那院子正是他第一天来时误打误撞进的院落。

    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弟弟春华公子所在的院落,因为是庶出,又是双性人,甚少出来见人,也与家里的几房兄弟甚少走动。

    见他爹轩辕殇一个人进了那处院落,之后婢女关闭了院门。轩辕荒想着正好,他正要去见见那个他当日唐突了的弟弟,想陪着弟弟出去多走动走动。

    虽然……虽然弟弟的身子跟寻常男子不同,可他作为大哥,是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的。

    正要跟随他爹轩辕殇的脚步,进门的时候,被小妹灵儿拦住,硬是拉着他去见自己平日里玩的好的几个小姐妹,炫耀她轩辕灵现在有了个这幺豪迈的大哥。

    轩辕荒拗不过自己的妹妹,只能前往,改日再登门见他那个双性人的弟弟。

    第二天一大早,轩辕荒就到了春华公子的屋子里,弟弟还没起床,轩辕荒就坐在外屋等待。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见到赤着脚,只穿着两层薄衫,露着一身暧昧痕迹的春华公子,由里屋走出的时候,正在喝着茶的轩辕荒,还是免不了又是呼吸一滞。

    短暂的大脑短路过后,轩辕荒有些不知所措的起身,来到他弟弟春华公子的面前。

    低着头,胸腔内如雷的心跳声,砰!砰!砰、砰!弟弟比他低了一个头,轩辕荒跟弟弟说话的时候,那种低着头,望着一个如梦似幻的美人儿似的如坠云雾中的不知所措感,搅乱了那二十多年、一直平静无波的一池的春水。

    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幺,只记得春华公子仰着那张绝美的脸,望着他,面含春色,蛊惑异常。

    “好的……哥哥……不过……不过爹爹一直禁止我出门……你得跟爹请示……爹允了你才能陪我到郊外走走……我也在这府里呆闷了……”

    遥远的、听不真切的声音,不似女人般娇滴滴,也不似男人般浑厚,而是带着点让人痒痒的沉静、漂浮、又乱人心智的魅惑嗓音。

    那声音一听就是男的,可是又与寻常男人不同。

    遥远到不可触摸的声音渐渐清晰,恢复神智的轩辕荒,望着赤着脚走向旁边的贵妃椅,缓缓躺下,有些寂寥的望着院子里那疏疏几棵异域花树的弟弟春华公子:“弟弟……你等着大哥……大哥这就去找爹说……明天大哥带你到郊外踏青……”

    春华公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