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也没回他,而是望着院子里的几株异域野花出神。

    轩辕荒第二次从春华公子的房里出来,又像是刚从魔怔里清醒似得。

    胸腔里还是脉动如鼓,奇怪的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让他压抑,又像是有什幺在胸腔里面沸腾着,想要爆发出去的感觉。有些什幺让他不安的东西,在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鼓动着,可又真实的存在着。令他不安又有些失去理智的期待。

    到轩辕家的现任家主轩辕殇的书房里时,轩辕殇正在听手下在汇报一些事情。

    一进门,那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威圧感就迎面袭来。

    轩辕殇十坐在屋子里的高背宽椅上,闭着那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狼眸,带着扳指的大手,啪、啪、啪……的叩打着椅背。

    如黑夜般深重浓黑中的色泽中透出些许黑红,书房里的家具跟他爹轩辕殇一样深沉、危险、让人猜不透。

    轩辕荒的脑海里还在浮现着刚才与弟弟春华公子见面的场景,脸颊显出些许燥热,得亏他肤色深,又粗糙,旁人才没看出来他的异样。

    “荒儿……一大早的找爹有什幺事……你再多休息几天……出了三月……再让管家带着你去熟悉家里的生意……”

    下人通传,大少爷来了,这个时候一向不见外人的轩辕殇还是摆摆手,让轩辕荒进来。轩辕荒进来后,给他爹请安。轩辕殇睁开那双暗含着幽黑深潭的眸子,浮现一丝笑容。端起书案上的一盏温度刚刚好的春茶,拿起上面翠色的顶盖,拨弄了两下碧绿的嫩叶,品了下茶。

    “爹……孩儿见小春总是一个人窝在家里……因为……”

    轩辕荒脸颊的热度又高了些,得益于他脸长的糙,旁人没发觉这些细微的变化。

    大儿子似乎有些顾及,顿了顿,接着说道:“因为小春不同于常人的身体……似乎心情不好……孩儿作为大哥……想要明天带弟弟出门散散心……到郊外走走……特来向爹请示……”

    轩辕殇听着,那张晦暗不明的脸上浮起意味不明的笑。

    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看着自己这个刚认祖归宗的大儿子,食指叩打着泛着威压光泽的黑色椅背。

    半晌,嘴角才扯出个笑。

    “荒儿……”

    “爹……孩儿也想借此机会跟弟弟们多增进了解……小春他……他……”

    见大儿子欲言又止,手下们安静的退出书房,关上了房门。

    见手下们都出去了,轩辕殇起身来到轩辕荒跟前。这个大儿子身形长的像他,高大、健壮,已经跟他一样高了。才刚刚弱冠之年,就有隐隐的威严流露。

    “荒儿……你也知道春儿的身体……不同常人……爹不让他外出……是为了他好……”

    不知道为什幺,轩辕荒直觉觉得他爹轩辕殇在说谎。

    “爹……我会负责保护好小春的……我是他大哥……我会护他周全的……在边疆的时候……”

    轩辕荒还是比不得老奸巨猾的轩辕殇,稍稍被拒,就着急的表态。

    轩辕殇见这个一直待在边关,性子有些鲁莽,不谙世事的大儿子,是那幺想要把弟弟带出去,笑了笑拍了拍儿子的肩头,最后说道:“早去早回……天黑之前回来……你再能打……也双拳难敌四手……”

    见爹同意了,轩辕荒兴奋高兴的神态溢于言表,谢过了他爹轩辕殇,便赶回去准备。

    轩辕殇望着儿子大步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第二天,天还没亮,轩辕荒就起来准备今天要出去的马车,食盒,还有给春华公子盖的裘皮毯子、狐貂的外套。

    昨天他爹不让春华公子出门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说春儿身子骨弱,现在天还凉,出门冻着了难以痊愈。

    轩辕荒嘴上没说,心里却知道他爹这是在阻止他带春儿出去,要拖延时间。这次妥协的话,到了入夏,他爹还会有其他理由不让春儿出门的。

    不知道他爹不喜欢春儿出门的原因,轩辕荒只以为轩辕殇是因为不喜欢春儿那不男不女的身子,出门会惹来闲言碎语,给他们轩辕家丢人。

    过了一个年,轩辕荒已经知道轩辕家在当地的地位了,大家族,豪门大户,里面有理不清还乱的各种事。如果不是想要一个家,他早就跟叔父回边关了。

    一夜都没怎幺睡,准备好了一切,便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眼巴巴的瞅着外面的光线,只等待着太阳升起,在早饭前带着弟弟春华公子出门,免得被那帮碍眼的人打听。

    终于越来越耀眼的光线透过窗棱射进屋内,轩辕荒从椅子上,腾的站起,打开屋门大步而出。

    接弟弟春儿出门,见春华公子还是赤着脚,轩辕荒被怀里拿出一双鞋,给春华公子穿上:“春儿……光着脚冷……会冻着的……”

    蹲下,给弟弟穿完鞋,抬着头望着弟弟的那张比女人还要好看的脸,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早春的阳光照耀在大哥轩辕荒粗狂硬朗的脸上,让春华公子看晃了神。大哥覆着刀茧却温暖有力的大手,还抓着他的赤裸的脚腕。

    见弟弟还是只穿着两层不厚的春衫,屋子里有火炉不冷,可到了外面,会冻着的。

    裘皮外套忘在了马车里,马车还在府门外。轩辕荒高大的身形一个晃神,便把春华公子拦腰抱起,大步流星的朝府门外走去。

    初春的天气还很冷,大地刚刚苏醒,万物更新,墙角长出一些稀稀落落的绿芽,充满了生机。

    一阵凉风吹过,春华公子冷的往轩辕荒的怀里靠了靠。依偎在大哥火热、结实的胸膛里,莫名的觉得心安。

    春华公子往他怀里靠的那一刻,轩辕荒的心扑通扑通的剧烈跳了起来,从见到这个弟弟开始,他的心脏就像出了毛病似得,总是突然跳的很快,快的能扰乱他的神智。

    强有力的健壮双臂,抱着春华公子大步流星的往府门外走,想要走的慢一些,又想要走的快一些,赶紧出了这府门。

    滚烫的热度,厚实的胸膛,如雷般的心跳声。春华公子自从那次以来,还是第一次出轩辕府的大门。

    短暂的路程,到了府门外,大哥把他放进马车里,马车里铺着厚厚的软塌,狐狸皮做成的绒毯。大哥轩辕荒拿起包袱里一件裘皮狐毛的披风,给他穿上:“小春儿……累了就在里面睡会儿……到地儿了大哥叫你……”

    没有多余的人,只有大哥轩辕荒,放下了厚厚的车帘,轩辕荒坐在前面,马缰一挥,随着马匹的嘶吼声,车子动了起来。

    昨晚才跟他爹轩辕殇一夜荒唐的春华公子,随着马车的颠簸,渐渐合上了双眸。

    身子在持续不断的颠簸中,渐渐有了感觉,如玉的脸庞染上绯色,在马车里轻声的呻吟着。

    亵裤里变得黏腻、湿漉漉的,蜜汁流了出来。

    沉浸在淫欲中的春华公子没有听到大哥轩辕荒在外面说了些什幺,他甚至想让轩辕荒现在就停下来,来马车里干他。他可以搂着轩辕荒的脖子,坐在轩辕荒的大腿上,肉穴吞吐大哥胯下的巨大,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