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不用动,就能持续不断的干进他的嫩穴。

    在颠簸的马车中,颤着乳波的巨乳,好难受。

    春华公子双手抓着自己的一双饱满诱人的大奶,沉迷的揉了起来。电流顺着大奶占有了他的身子,夹紧了双腿,习惯了下面真空的身子,现在被粗糙的衣料摩擦着嫩肉唇,哈……好酥……好痒……

    到达郊外的时候,轩辕荒掀开帘子,之间春华公子披着狐毛的裘皮披风,斜躺在马车上的锦榻上。

    带着绯晕的迷蒙脸盘,轻轻喘息着的柔嫩薄唇,泛着水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醉人的奶香,随着掀开的帘子,渐渐变淡,被风吹散在了半空。

    轩辕荒忍耐住异样的感觉,抱着弟弟春华公子出了马车。弟弟在他怀里似乎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脸颊羞的红彤彤的。

    轩辕荒选的日子好,万里无云,虽然初春的天儿还有些寒冷。郊外长出了嫩绿的树芽,一些野花也悄悄的绽放。临近晌午时,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

    一直抱着也不是回事,轩辕荒想要一直抱着自己这个让他心慌意乱的弟弟,可是作为大哥,这样抱着弟弟是不是不太好。

    抱着弟弟内心挣扎了许久,才放下春华公子,那张豪迈硬朗的脸不敢看自己这个弟弟。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再次袭来,脑海中不断浮现第一次见到这个弟弟时的情景……

    那雾霭着春色的双眸,轻启的柔润薄唇,薄衫掩盖不住的饱满大奶,带着吻痕的腰臀,修长优美的大腿,那光裸纤细的脚踝,赤裸的玉足……

    轩辕荒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能乱想。把弟弟从怀里放下来,带着弟弟在野外踏青。

    弟弟走的很慢,似乎每走一步,眉头都要蹙一下,眼角眉梢总是流露出让他呼吸不稳的春色。

    几次弟弟快要跌倒时,轩辕殇都迅速的揽住弟弟的腰。有意无意的抱一会儿弟弟柔软的身子。

    轩辕荒知道自己不该对弟弟有那种想法,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弟弟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对他不一样的想法,会任由他抱着,揽着腰,因为他总是走不稳。

    过了晌午,听到春华公子肚子里咕噜噜的叫,轩辕荒才惊觉过了午饭的时间。仿佛这个弟弟在身边,就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下午。

    轩辕荒找了一处平坦的地势,铺上了一层有大又后的锦缎垫子。天太冷,不能让弟弟冻到。

    旁边生了火,把食盒里带的食物放上火上烤热,有一些饭团,烤鸡,他在边关经常做的一些食物。

    把烤好的食物递给春华公子时,脚下不知何时落下了一只麻雀,不想踩死麻雀的轩辕荒一个踉跄,身躯不稳,向坐着的春华公子身上倒下。

    轩辕荒慌忙支起手臂,弟弟就那样仰面躺着被他压在了身下。

    突入起来的变故,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浓重。

    大哥撑着双臂支撑在他的身子两侧,他本能的倒下躲避的身子,双手现在不知道该往那里放。

    尴尬又期待着发生些什幺……

    那幺近距离的接触,小春儿就在自己身下,那不该有反应的部位勃起了。心跳的厉害,扑通扑通的,两个人都脸颊绯红,只是轩辕荒那张糙脸上看不出来。

    扑鼻的奶香,局促又有些什幺东西要爆发出来的轩辕荒,看到小春儿敞开的狐裘衣衫里,前胸那引人遐想的两处浸出了两片圆形的深色水渍。奶香味越来越浓郁,那两片水渍也越来越大……

    “大哥……”

    小春儿柔软的双手握住了自己的双臂,脸臊的红晕染上了玉颈。

    弟弟的那双饱满诱人的大奶在随着呼吸起伏着,有奶水溢了出来,好香,好想吃。弟弟诱人的薄唇轻启,眸色迷离的不知道在说些什幺,轩辕荒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从弟弟身上起来。再不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

    刚才,大哥跌倒的时候,春华公子感觉到有一根粗壮火热的东西顶到了他的小腹,强有力的脉动着,充满了雄性的兽欲。

    嫩穴竟然抑制不住的酸紧的发疼,一股柔滑的蜜汁涌出,亵裤那里已经湿透了。如果不是外面的衣衫盖着,大哥早就发现了。不知道被大哥发现他是个连走路的那点刺激都会磨到高潮的淫娃时,会怎幺对他。现在被大哥无意中扑倒,巨乳里竟然喷出了两股奶水。

    轩辕荒看到小春儿脸红到了脖子根,扭着头不敢瞧他。心里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他弟弟,不能那样做。可如果不是他弟弟呢?轩辕荒想,如果春儿不是他弟弟的话,他会现在就要了他。那样一想,胯下那雄性的部位,有充血怒涨了些,胀的轩辕荒生疼,还得掩饰着,不能让弟弟看到自己对他不该有的想法。

    大哥轩辕荒已经从他身上起来,春华公子还酸软着起不来。

    早上,跟着大哥勉强的下地走路,看遍山的春色。股间蜜穴每走一步,都磨的他酸痒难耐,潺潺的蜜汁涌出。

    大哥还总是有意无意的靠近他,他喜欢强壮威猛的高大男人,大哥身上浓郁的雄性气息,熏的他神智昏沉,勉强硬撑着,有好几次就都想大哥现在就把他扑倒,在野外苟合,被亲大哥侵犯、占有。

    轩辕荒勉强掩盖着自己胯下鼓囊囊的勃起,瞧着弟弟羞的通红的脸,不知道弟弟的脑海里充斥着淫乱不堪的想法。

    尴尬过后,食物已经凉了,轩辕荒继续烤东西给弟弟吃,两个人中间流淌着微妙的气氛。

    吃完了饭,轩辕荒抱着弟弟到马车里休息,他在外面守候。弟弟执意让他也进马车,外面冷。

    轩辕荒期待着些什幺的最后竟然同意了。

    马车不大,两个人只能靠躺在马车里,轩辕荒身材又高大粗狂。

    狭窄的马车里,不能避免的两个人会触碰到。

    渐渐的,轩辕荒伸出健壮的手臂让弟弟枕靠着,把弟弟拢在他的怀里。而春华公子低着头,把脸埋进了哥哥火热健壮的胸膛,双臂抱住了哥哥。这个姿势能使两人更舒服,毕竟马车里的空间不大。

    挺着哥哥强有力的心跳声,走了半天的春华公子靠在哥哥厚实的胸膛里沉沉入睡。而轩辕荒粗犷的下巴抵着弟弟柔软的墨发,心跳如鼓,却不敢动弹。胯下渐渐顶起了鼓囊囊的一顶硕大的帐篷,即使在武袍的掩盖下也能让人一眼发现。

    如果弟弟等会儿醒来,看到自己大哥竟然这幅模样,不知道会不会以后都不再见他。轩辕荒心里着急,想要软下去,却越来越硬,最后变成了一柱擎天。

    春华公子依偎在大哥轩辕荒火热的胸膛里,眼角看到了大哥胯下的异样。装着睡着趴上了哥哥强壮魁梧的身躯,让大哥胯下的怒涨勃起,插进了他的双腿间。

    虽然隔着一层亵裤,轩辕荒也依旧能感觉到弟弟大腿上的软嫩。刚才弟弟翻身趴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心里喊着完了,这下要被弟弟发现自己这个大哥,对他有龌龊的想法了。不料弟弟只是在他胸膛上磨蹭了几下,又沉沉的睡去,并没有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