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

    漫长、煎熬的午睡,轩辕荒忍耐着胯下的胀痛,闭着眼睛,让自己想些其他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可每当他快要成功的时候,弟弟春儿的那双饱满软嫩的巨乳,都贴着他紧实坚硬的胸膛晃动几下。

    刚刚有些要软下的趋势,瞬间又充血的更大更坚挺。

    下午,又在附近走动了会儿,见到天色不早,轩辕荒便和弟弟春华公子准备回府。

    到了半路,看到一老仆人赶着马车坏在了半道,车上还有老人孩子,不堪长途的颠簸,马车轱辘裂开了。要进城还有十几里的路,轩辕荒见状,把马车给了那老者,在那老人婴孩的道谢中,抱着春华公子翻身上马。

    “受得住吗……”

    耳边传来男人带着热气的低沉嗓音,春华公子点了点头,接着大哥轩辕荒用力夹了下马肚,枣红色的骏马扬蹄嘶吼,转瞬间便消失在荡起的滚滚灰尘中。

    突然奔驰而出的骏马,使春华公子本能的身子后仰,贴的大哥轩辕荒坚实的胸膛更紧。轩辕荒趁势紧紧的搂住了弟弟春儿的腰。第一次离的这幺近,轩辕荒兴奋的策马奔驰,春儿尖叫着害怕掉下去,往他怀里靠,轩辕荒有了正当的理由搂住他弟弟。

    不多时,便入了城。

    到了城里,速度慢了下来,却吸引了大街上无数人的目光。

    轩辕荒本就长的硬朗不凡,颇具威严。高头骏马上,挺拔宽厚的脊背,目光坚定中,怀里护着一个没见过的美人儿。一时间,城里都在打听马上的男人跟美人儿是谁。

    当晚,轩辕荒晚上竟然做了春梦,梦中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春华公子,做了那事。

    梦境中,小春身子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泛着绯色的身子被他抱在怀里,后仰着脖子,轻启薄唇,雾霭着春水的眸子里,含着难言的情欲。

    自己埋在小春胸前,嘬着小春的一双巨乳,奶水从小春的大奶里,源源不断的被他吸进嘴里,吞咽入腹,就像小春被他吞了进去似得。

    小春的嫩臀摩挲着他结实鼓胀的大腿,硬挺的滚烫巨物,挤进小春股间的嫩穴,在销魂蜜洞里幅度不大的抽顶着。小春的穴儿很紧,紧的他胯下胀的生疼。

    ……

    最后,濒临爆发的怒涨深深肏进那幼滑紧致的穴口,低吼的野兽,咬着身下小春的脖颈,一腔滚烫尽数灌入,烫的小春尖叫着巨乳喷出奶柱,在灭顶的高潮中那处吮吸着他的阳物,两人一同坠入了黑暗……

    早上醒来的时候,亵裤里一大滩的黏腻,轩辕荒竟然梦遗了。一大滩的浓精,腥臊异常。

    之后的两个月里,轩辕荒又带着春华公子出去了几次,轩辕殇似乎要忙一些事务,无暇顾及。

    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有时会在野外无人的地方拥吻,只是还没踏出最后那一步。

    这日刚才外面回府的两人,轩辕荒送春华公子回房。

    刚要转身回去的春华公子,突然被轩辕荒一把扯了回来,脚下不稳,撞进了男人坚实的胸膛。

    “啊……”

    春华公子仰头望着男人极力忍耐着的眸子,惊慌失措,又隐隐的期待些什幺。

    猝不及防的深深拥吻。

    “……唔……哈……唔……”

    男人布满刀茧的大手,覆上了他的腰臀,紧紧的把他拥入了怀中。男人力气大的把他抱的脚尖离地,低着头,擒住他的一双柔唇,深深的吻着,牙齿啃咬的他唇都要破了。

    贝齿被撬开,男人的大舌头伸了进来,带着男人浓郁气息的雄性津液,掇进了他的口腔。又卷起他的舌尖,把他口中的津液吸了过去。

    彼此津液绞缠,雄性野兽般的深吻,男人强壮的雄躯,快要把他禁锢的断成两截,春华公子却伸出手臂,楼上了上面男人粗壮的脖子

    想要与男人融为一体……

    嘴唇被男人啃咬的好痛,那钻心的疼痛感却使春华公子想要男人再多侵犯他一些。

    男人吻着他,吻的快要窒息,脸颊通红,滚烫,耳边只有彼此如雷的心跳声,和彼此津液绞缠的舌吻声、充斥着欲望的喘息,勃起的巨物顶着他的小腹,那幺火热,那幺粗壮,那幺硬实。

    马上要肆虐、尽情掠夺、鞭挞的凶物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神智渐渐不清,身子腾空而起,接着被抛在了床上。

    紧接着,一座山一样强壮的高大身躯整个压了下来……

    “唔……大哥……”

    突然压下的巨山,浓郁的雄性气息,男人强势的把他压在了身下。火热坚实的胸膛,那根不亚于他爹轩辕殇的狰狞巨物,正蓄势待发,顶在他的腹部,烫的他又是期待又是惧怕。

    大哥擒住他的薄唇啃咬,把他整个压在了穿上,大手撕开碍事的衣衫,伸进衣服里抓住他的巨乳狠狠揉捏。

    无视弟弟的呜咽和挣扎,在弟弟的身上发泄着兽欲。

    没想到轩辕荒直接在他房里就要上他。一阵急促之后,春华公子便咬着薄唇,任由大哥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男人没有什幺技巧,只有一腔兽欲和蛮力。

    粗鲁的扯开他的衣衫,拢起他的一双巨乳,抓在大手里狠狠的揉捏,仿佛想了许久。含进一颗朝思暮想的鲜嫩乳头,粗鲁的嘬吸、啃咬、撕扯,野蛮的喝着弟弟的奶水。

    弟弟春儿被大哥揉奶喝奶的又疼又痒,大哥好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亵裤被大哥野蛮的扯破,撕烂,大哥布满刀茧的粗糙大手,伸进了他的春衫里,抓住了他的嫩臀,用力往大哥胯下揉按了起来。

    “嗯哈……大哥……哥哥……”

    春衫里,被大哥撕成赤裸的大腿从大哥身下伸出,圈上了大哥的雄腰。

    挺着胯,想要大哥的怒涨磨他的花穴嫩肉。想要……好想要……想要哥哥肏进来……

    春华公子迷醉的闭着双眸,抱着大哥啃咬着他巨乳的头,挺着一对巨乳给大哥喂奶。单被大哥抱着,他都能喷出奶水来,现在被大哥这幺抱着深吻,奶水涨的奶子好痛。

    “哈……哥哥……好胀……胀的好痛……春儿要……要哥哥……”

    “上面……还是下面……”

    轩辕荒喝了点弟弟的奶水解渴,吐出了一颗骚浪的奶头,大手抓住弟弟身前有了反应的玉茎,坏笑着问着怀里的人儿。

    春华公子羞的满面通红,挺身在哥哥耳边吐出细不可闻的声音:“都胀的好疼……春儿要哥哥……”

    说完便埋进了轩辕荒宽厚的胸膛里,不敢看轩辕荒。

    轩辕荒听到弟弟露骨的要求,兴奋的抱着弟弟的头,盯着脸颊滚烫,连耳朵根都是红的弟弟,又是压下去一阵激烈而绵长的深吻。

    嘴角不断有两人水乳交融的津液淌下……

    嘴里吸着弟弟香甜的软舌,直吻的弟弟在他身下唔唔的浪吟着,扭动着柔弱无骨的身子,蹭的他兽欲暴涨,才松开了弟弟已经染上绯色的身子。

    松开钳制着弟弟的手,从弟弟的香唇上移开,眼眸迷离的弟弟双唇被他吻成了艳丽的红色,闪烁着水光,不知道是他的口水,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