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11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是不是感觉挺不可思议的?”

    起死回生这种事的确不可思议,但单毓这么说的时候,陆应辰第一想到的就是唐喻晨,反而是期待大过了不可思议。

    “要是唐喻晨还在,就可以试试了。”单毓好像看穿了陆应辰内心的想法,直白但十分残忍的说道,“只是可惜了,他到底死在哪里,现在尸骨在哪里,你统统都不知道。就算我真能起死回生,也帮不了他。”

    单毓的话句句刺在他的心头上。

    陆应辰握紧了拳头,好像有些明白单毓今天叫他过来是为了什么了。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小泥人才走一步,又全部倒塌了,单毓叹了口气:“不过怎么可能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办法呢?人死了就是死了,除非去地狱相见,不然怎么可能再相逢呢?”

    陆应辰在走进单毓这件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坏情况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甚至连单毓会要了他的命这种假设都下过了。但听到她说了这些话,心里还是有愤怒的情绪开始不断涌动。

    “你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是为了什么吗?”单毓观察着陆应辰脸上的表情,自问自答道,“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罢了。”

    “什么事?”陆应辰可没有想过会是什么好事。

    也许接下来就是单毓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了?谁知道呢?

    单毓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她慢慢说道:“唐喻晨还活着哦。”

    陆应辰猛然起身,椅子受到他巨大的阻力在地上摩擦出了刺耳的声音――他睁大着眼睛,不敢置信,可眼神里还是泛出了这两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希望跟狂喜,声音不自觉地带着颤抖的笑:“……你,你说什么?”

    单毓的这句话太美好,他怕这是自己因太渴望唐喻晨活过来而出现的,美丽的幻听。

    “没有第三遍。”单毓再重复了一次,“唐喻晨还活着。”

    任何人说唐喻晨活着他都会怀疑那是安慰,唯独单毓说唐喻晨还活着,才能够给他希望――因为单毓从来不说谎,也从来都没有要说谎的必要。

    “他在哪里?他现在还好吗?他还记得我吗?”陆应辰着急地问。

    单毓耸肩:“谁知道呢,唐喻晨会在哪里呢?唐喻晨现在过得还好吗?唐喻晨还记得你吗?谁……知道呢?”

    陆应辰知道单毓肯定是知道的,但就是不说而已。

    “你要我做什么?要我怎么做?”

    知道唐喻晨还活着的消息,陆应辰简直就是高兴地快疯了!唐喻晨还活着?唐喻晨还活着!

    “不是我要你做什么,指导你怎么做。”单毓道,“你自己清楚的吧?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眼下只有你活着从手术室里出来,才能知道唐喻晨现在在哪里,现在过得好不好,现在还记不记得你。”

    陆应辰是带着那种隐藏都隐藏不住的笑容离开那里的。

    在他走后,萧沐沐的身影缓缓地显现了出来。

    “这样好吗?就这么将唐喻晨还活着的事情告诉他?”萧沐沐说道,“当初可是答应过唐喻晨要帮他隐瞒消息的啊。”

    “对啊。”单毓一挥手指,那团泥土就自动从桌子上滚落进了下面的垃圾桶里,“但那你是答应的,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

    “……”萧沐沐道,“我可是打着你的名号答应的,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啊。”单毓一脸无所谓,“反正到时候真相不需要我们说出来。”

    “诶?你又窥探未来了吧,真是狡猾啊。”这是萧沐沐所没有的能力,“可知道真相的也没有几个人吧,有谁敢告诉陆应辰?”

    “当然是,唐喻晨他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  都看到这里了,真的不收藏一下下嘛嘛嘛嘛嘛

    ☆、第 12 章

    跟徐牧毅出去吃饭的时候,每次都是唐喻晨决定去哪里吃。

    其实他是一个对吃饭环境还挺有要求的人,但那天可能是真的饿久了,出去后只身体觉得没力气,懒洋洋地不想多动,于是他们就去了一个主区附近的安静餐厅,要了一间舒适的包厢用餐。

    徐牧毅看唐喻晨没什么精神:“怎么了,今天很忙吗?”

    “瞎忙罢了。”这话倒不假,因为现在陆应辰也在主区,唐喻晨要是不做点其他事情来分散自己注意力的话,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跟陆应辰有关的事情。

    自从唐喻晨跟陆应辰一起回到主区后,徐牧毅就时时关注着唐喻晨那边的动静。他知道这两天唐喻晨跟陆应辰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但就是忍不住想知道唐喻晨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唐喻晨饿了许久的肠胃在被温热的汤水包裹以后,立刻就满足了不少,精神也跟着回来了。他看着反而是徐牧毅开始沉默了,就问:“怎么了?现在是轮到你发呆了?”

    唐喻晨只是开玩笑的一说,但徐牧毅却突然很认真地望向了他。

    唐喻晨被他这认真的态度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本想去夹菜的一只手就被徐牧毅紧紧握住了,筷子“叮当”一声掉落在了餐桌上。

    “……怎么了吗?”唐喻晨将嘴里还在咀嚼的那口食物咽了下去。

    “喻晨。”虽然在他人面前徐牧毅称呼他为“沈映”,但是私下的时候依旧改不了口,“跟我在一起吧。”

    徐牧毅大胆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并不是徐牧毅第一次这么跟他说了,两年前他死里逃生以后,徐牧毅也这么跟他告白过。

    只是显然,当初的他没有答应,眼下的他,依旧无法答应。

    唐喻晨别开了跟徐牧毅对视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在唐喻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徐牧毅就已经知道他是拒绝的意思了。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唐喻晨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徐牧毅在一起。

    “是因为陆应辰吗?”徐牧毅一直都嫉妒着陆应辰。

    唐喻晨不能否认他不能接受徐牧毅跟陆应辰没有一点关系。但就算没有陆应辰这个人的存在,他也不会喜欢徐牧毅:“我……一直都只是把你当朋友,你知道的……“唐喻晨并不擅长拒绝人,尤其是帮了他这么多的徐牧毅。因为他的话不仅只是拒绝了徐牧毅,也一定会给徐牧毅带来伤害。

    “应该是我跟你道歉才对。”徐牧毅低下了头,在心里嘲笑着自己这番举动,“是我太唐突了。”

    “……”这下气氛就变得尴尬起来了,唐喻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打破这样的尴尬。

    “……你就当我没说吧,对不起。”俩人之间沉默了很久后,徐牧毅这么说道。他知道今天自己要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的话,接下去几天自己跟唐喻晨见面也会变得不自然。

    “嗯。”唐喻晨只能这么应了。

    唐喻晨跟徐牧毅是在他还没有跟陆应辰认识以前就相识的。

    只是唐喻晨根本不知道徐牧毅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在他的认知里,徐牧毅仅是一个跟他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已。而这个认识也是等到他跟陆应辰分开以后才被打破的,那时他精神状态不好――毕竟险境得生,相貌全毁,心理方面承受着极度沉重的压力。或许徐牧毅选择那时跟他告白只是想让他知道还有人重视他,还有人在意他,希望他不要放弃希望坚持活下去;但对唐喻晨来说,其实又是一桩不小的压力。

    那时的他也是直接的拒绝了徐牧毅。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出于哪种感情都是不会跟徐牧毅在一起的,还是趁早把话讲清楚了比较好。

    但是徐牧毅怎么说都算是有恩于他,而他的拒绝又少不了伤害……他既不能答应徐牧毅,也不想伤害徐牧毅,可偏偏这件事从来就没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所以这两年来,他也总是小心翼翼地跟徐牧毅相处着,就怕徐牧毅什么时候再这么说了。

    可徐牧毅还是说了。

    唐喻晨虽然嘴上拒绝的干脆,但心里就没那么洒脱了。

    隔天在实验室里的时候,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到这件事情――昨晚自己表达的方式是不是过于无情了?是不是应该再委婉一些?

    唐喻晨三心二意,魂不守舍地站在那里,连有人进了他的实验室都不知道。

    突然发出“滋拉”一声,整个实验室的电源便被瞬间切断,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唐喻晨顿时一个激灵,手一软没握住玻璃杯,“啪”的一声将其摔在了地上。

    不过还好,现在的他没以前那么怕黑了。

    以前的唐喻晨对黑暗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恐惧,他很害怕那种没有一丝光亮的完全漆黑。一旦周围的环境陷入没有亮点的漆黑,他就本能地开始慌乱,焦虑,甚至呼吸急促。

    所以那时就算是跟陆应辰一起睡觉,他都习惯开一盏灯光稍暗的夜灯――因他只是害怕全黑的环境,所以只要有一点点亮光就可以了。

    不过这个弱点在这两年里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并没有特意去寻找过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心理就慢慢地医治好了自己。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天克服这个问题的,只是某次在身处全黑的环境下时,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环境已经对自己造成不了恐惧了。

    但眼下突如其来的黑暗还是让他惊了一下,地上有碎玻璃渣,唐喻晨也不敢乱动脚步,摸着黑在桌子台面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打开了手电筒功能用来照明。

    主区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突然停电的事情,唐喻晨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也没有多想,只想着先出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结果手机的光照一闪,他就看到了实验室门口正站着一个人。

    倒是这一幕吓得唐喻晨差点把手机扔掉。

    “谁在那里?!”唐喻晨没有退却,反而借着手机的灯光再上前了几步。

    “是我。”熟悉低沉的声音传来,唐喻晨认得出来,那时陆应辰的声音。

    陆应辰打了一个响指,唐喻晨的实验室重新恢复了光亮。

    唐喻晨不知道陆应辰这次过来是为什么了,他收起了手机,问:“你是来我这里显摆一下自己作为基因战士的能力是有多了不起吗?”

    “难道不可以吗?”陆应辰也就接着唐喻晨的话这么回答说道,“我明天就要进手术室了,也不知这次还能不能活成。这不还没来你面前显摆过自己能力,又怕以后没了显摆的机会,所以今天过来给你看看。”

    这几天唐喻晨一直都刻意不去关注陆应辰的消息,还真不知道他明天就要进手术室的消息了。

    “你不知道祸害遗千年吗?像你这样的人渣在还没渣够人以前,一定是会长命的。”

    “我可以将你这句话理解成是希望我活下来的意思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反正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唐喻晨倔气地说道,“更何况你是生是死也不是我说了算。”

    “要是由你做主了,你是希望我死还是我生呢?”

    唐喻晨沉默。

    “

    恋耽美

    分卷阅读11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