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15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约定,陆应辰又觉得自己必须去挑战这个地方。

    “如果我成功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你会把唐喻晨的下落告诉我吗?”陆应辰当时这么问单毓。

    “我保证,只要你成功出来了,你就肯定会知道唐喻晨在哪里。”单毓回答地毫无压力,“不过也有一个你必须做到的点,那就是你要耐心地等到那一刻来临。”

    ☆、第 16 章

    “无限乐园就像是一个现实版的虚拟游戏,只有选中了能让你回来的所有选项,才能够出来。”

    “如果不小心选错了呢?”

    “那你就安心留在无限乐园生活吧。”

    “……不考虑来救我一下?”

    “连无限乐园都出不来你还好意思回ch01区说自己是初代基因战士?”

    “……”

    出发之前跟唐邵非的对话还回映在陆应辰的脑海里,过来的路上,他也一直都想象着无限乐园是一个充满阴森恐怖气息的地方。但直到真的到了,直到亲眼看到无限乐园的真实面目了,陆应辰才大吃一惊。

    这分明就是一个梦幻游乐场。

    陆应辰有些搞不清楚状态了,但看到门口竟然真的有售票点,还是走了过去。

    售票员是个智能机器人:“您好,请问你需要什么类型的票?”

    这里的票还分类型?

    陆应辰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在旁边的墙壁上看到了一张价目表。

    ――简单模式,八百八十八元整/每张;

    ――困难模式,六百六十六元整/每张;

    ――地狱模式,四百四十四元整/每张。

    陆应辰:“……”

    唐邵非可没有告诉过他这里居然需要买票才能入场,而陆应辰又不是一个喜欢随身带很多现金出门的人。在将所有口袋翻了个遍后,陆应辰也就只凑了四百五十块出来。

    望着自己身上的全部资产,陆应辰只能认命地选择了那个从名称上看就满满全是危险的地狱模式。

    “……请给我一张地狱模式的票。”

    如果身上的资金允许,他应该会选择简单模式……或者要是困难模式也比现在好啊,起码困难模式的票价是666,听上去还吉利一些。

    “好的,正在出票,请稍等。”

    当陆应辰接过那张血红色的入场门票时,心情有些异样的复杂。

    入口的检票机器人发现陆应辰的票是地狱模式时,还特意再询问了一次:“您好,请问您选择的真的是地狱模式吗?如果现在有想修改的打算,补上差价就可以给您换成困难模式或者简单模式。”

    陆应辰也想换个模式啊,但是他没钱啊。

    “就地狱模式,不用换了。”

    “好的。”

    可就算刷票进去了,陆应辰也依旧懵逼。

    所以现在自己是该往哪里走才比较合适?

    陆应辰才伸出脚往前跨了一步,然后原本还好好的地面瞬间就全部软成沼泽一般――他根本就来不及挣扎就被这一股巨大的下陷里给扯了下去。

    身体在无限的往下坠去,尽管陆应辰睁着眼,也只看到了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陆应辰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惧怕黑暗,但在当时,他感觉到黑暗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凝视观察着自己,危险的气息就借着黑暗的掩饰,渗入了他的皮肤,窥探着他的内心。

    陆应辰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开始思考着该做些什么才能摆脱这样的困境。

    就在他举步维艰的时候,下落的速度开始终于放缓了。

    陆应辰低头看到已有光亮出现,松了一口气。

    他在一颗巨大的树枝上缓缓降落――这可不是什么降落的好地点,起码对陆应辰来说,在第一秒他差点就保持不住自己的身体平衡而摔下去。

    好不容易站稳了以后,他才发现这里的气温非常炎热。

    环顾了一下四周后,他后知后觉地怀疑自己该不会来到了某个热带的大草原上……因为以前他有跟唐喻晨一起去过热带的草原,所以对这样的气候并不陌生,但依旧难以接受。

    算了,他心想道,还是先从这颗树上下去再说吧。

    只是他没想到,他一转身,一回头,居然看到了唐喻晨背靠着树干,坐在树枝宽大分支处闭眼休息的模样。

    陆应辰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但他不敢眨眼睛,他怕万一是假的,自己一眨眼睛,唐喻晨就消失了……那些站不稳的担忧,环境的不适应以及前方一片未知挑战的忐忑,此刻统统化为乌有――他的眼里,就只剩下了这个正靠着树干闭眼小憩的唐喻晨。

    陆应辰知道这肯定是假的,无限乐园最擅长的就是用美好的幻象迷惑人心。

    但是他拒绝不了这样的幻象,因为这幻象是他一直以来都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着的……两年多以来,他没有一天不是思念着唐喻晨的,可能再像现在这样亲眼看到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

    不管这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对陆应辰来说,这就是他一直在追求的一切。

    他小心翼翼从这棵巨大树上狭小细窄的树枝部分一眼不眨地走到了唐喻晨正坐着的地方。

    他逆着光来,遮了亮也带来了阴影。

    唐喻晨平时的睡眠就浅,此时更是警觉,陆应辰一靠近,他就睁开了有些疲惫的双眼。

    看到是他过来,唐喻晨揉揉眼,笑着问陆应辰:“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一切的一切,在刹那间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多以前他跟唐喻晨还没有分开的时候。

    这是一个活着的唐喻晨,一个有血有肉,会说会笑的唐喻晨――陆应辰感觉自己站立着的双腿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的胸口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呼吸就疼。

    “傻站着干吗,还以为你个子小不够醒目是吗?”唐喻晨将他拉到了自己的对面,“坐下来啊。”

    陆应辰能感受到从唐喻晨手掌里传来的温度,如果这是假的,那他只能说他也认了,这实在是太美好太正中他最渴求的诱惑了,让他丝毫没有可以用于拒绝的理由。

    陆应辰就这么借着唐喻晨拉自己的力气直接跪倒在他面前,然后伸手抱住了他。

    唐喻晨被他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没有推开他,拍拍他的肩:“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你了,好想你。”

    这是陆应辰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他本来还以为心心念念的这一刻来临时,他会激动地不成样子,但实际上,他却意外地冷静。

    “笨蛋,有什么好想的。”唐喻晨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好啦,快放开我,热死了。”

    陆应辰闻言,松开了自己抱着唐喻晨的双手:“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他的记忆中,他似乎没有跟唐喻晨一起来过这里。

    “看狐狸啊。”唐喻晨笑着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高级望远镜,对他说道,“现在是夏天,是看小狐狸学习生存技能的最好时机。”

    唐喻晨喜欢狐狸,这点陆应辰一直以来都知道,以前他为了看狐狸,还专门去过黄石公园。

    唐喻晨把望远镜递给他,道:“狐狸父母为了训练自己的孩子寻找食物,会把自己杀死的猎物埋在狐狸窝外的不同地点,然后让小家伙们自己去找。因为秋天的时候小狐狸就要离家靠自己生存了,所以这个夏天,它们一定要学会如何让自己活下去。”

    可陆应辰接过望远镜搜索了一圈后,都没有发现有唐喻晨所说的那些狐狸的踪迹。

    “它们在哪里?”陆应辰问道,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他拿下望远镜,侧身,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唐喻晨。

    陆应辰下一秒就站了起来――要不是手里还拿着那个望远镜,他都要怀疑刚才是看到的那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了。

    “在这里在这里!”听到唐喻晨的声音从树下传上来时,陆应辰连忙低头,看到了站在地面上对他说话的唐喻晨,“应辰,快跳下来。”

    陆应辰那都快提到嗓子眼处的心脏终于再次将气调匀了。

    这棵树并没有很高,陆应辰站的地方最多距离地面两米多一些,从这里跳到地面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轻轻一跃,便顺利着陆了。

    陆应辰看到站在一边对自己微笑的唐喻晨,立刻就站起了身。

    ――还好唐喻晨还在,还好刚才的那一切是真实的,还好他再次看到了这个人,不管是现实虚构。

    陆应辰一把就抱过了唐喻晨,感受着对方身上的体温。

    唐喻晨似乎有些不太理解他这样的行为,但是也没有推开他,用他永远都温和的语调问道:“怎么了?你今天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啊?”

    “没怎么,就是想你了,很想你。”陆应辰将唐喻晨越抱越紧,“每晚睡前想你,醒来想你,一天比一天想你,一分比一分想你,一秒拆成两秒来想你,我的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想你。”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唐喻晨的语气下一秒却变得冰冷起来,“既然你这么想我,那为什么不来陪我?”

    一股寒意瞬时从陆应辰内心向外蔓延出来。

    他感受到唐喻晨回抱住自己时十指都狠狠地抓着他的衣服,说话的声音也更像是带上了无法原谅的怀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死去?”

    陆应辰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了,就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都看到这里了,真的不打算收藏一下下嘛嘛嘛嘛

    ☆、第 17 章

    唐喻晨在梦里流连,光着脚踏过碎石枯枝满地的青苔地,拨开垂首随风轻晃的柳枝,路过流水潺潺的木板桥,来到月光照耀下的彼岸。

    他看到坐在因藤枝交缠而形成的天然秋千上的那个人,就是妁。

    那是妁真正貌美时的模样,娇憨纯真,一双秋瞳剪水,顾盼流连。

    “晚上好。”妁笑着跟他打招呼。

    唐喻晨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没有疼感。

    “这是在梦里。”妁好像被他这个举动逗乐了,往秋千的一边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来,“过来坐我旁边吧。”

    唐喻晨走了过去,坐到了妁的身旁,先是礼貌地打招呼:“晚上好。”

    然后问道:“请问,你是在我的梦里吗?”

    “不是,并不是我在你的梦里。”妁回答他,“而是你在我的梦里。”

    “啊?为什么我会走到你的梦里来?”唐喻晨思索着问道,“难道之前的那些梦也是这样吗?”

    “为什么啊?大概是因为我太寂寞了吧。”妁用漫不经心的态度说出了多年来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不跟人接触,不跟外界接触,终日与我的亡虫为伴,以我的梦境为寄托……”

    唐喻晨知道妁为什么不跟外界接触的原因。

    亡虫是非世间之物,一旦接触到太多世俗的人和事物,它们的能力就会不断减弱。妁能在世间存活依靠的就是亡虫的力量,所以她不能做出任何伤害亡虫能力的事情。

    “所以,你是想让我陪你说说话吗?”

    “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妁伸出

    恋耽美

    分卷阅读15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