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22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人。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来无限乐园这么久了,一路到现在被打被揍被骂被误会地这么严重了,他都还没有近距离看看唐喻晨怎么样了。

    “现在你就别想了。”萧沐沐站在边上斜视着他,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这里医院的资源太匮乏,完全帮不上忙。但不管是送他回主区还是将主区的医疗机械搬运过来都是费时间的事情,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慢病毒感染的速度――其实也就这八小时内的事情了,要是唐喻晨熬不过去,会让你进去见他最后一面的。”

    萧沐沐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陆应辰恐慌了起来――明明之前他已经受够了这样提心吊胆的过程只想要一个干脆的答案,但真当这残忍的答案来得如此干脆时,陆应辰还是感觉自己被什么重物击中了一样。

    他挤出一丝理智告诉自己要镇定,这里是在无限乐园啊,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现实的唐喻晨还活着呢,只要他能够从这里出去,就能知道唐喻晨在哪里了。

    “你已经回不去了。”可萧沐沐突然对他这么说道,语气残忍至极,“这里是无限乐园没错,但所有发生的一切,已经跟现实同步吻合了。”

    “你说什么?!”心里的想法被看穿被戳破被斩断,陆应辰猛然抬起头看向萧沐沐,不敢置信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现在现实的生活也如无限乐园正在经历的这般――活死人已经扩散,全城都已经陷入恐慌。太多的东西全被摧毁,包括连接着现实跟无限乐园的入口也已经扭曲。”萧沐沐一字一顿地说着,宛如对一个罪犯进行着最后的宣判,“陆应辰,你就算再分得清现实跟虚幻都没有用了,你已经被困死在无限乐园,再也回不去了。”

    ☆、第 24 章

    陆应辰呆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看着一两个小时后才出现的严穆峰走进了唐喻晨的病房。

    唐邵非跟着严穆峰一起过来,但两个人从出现到进去都没有拿正眼看过他。

    后来唐邵非先出来了,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瞄了瞄里面的情况,再看了看独自坐着一动不动的陆应辰,面色复杂。可能唐邵非是想过去跟陆应辰说几句话的,但是他最后又将伸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叹了几口气,似笑非笑地带着无奈的表情走了。

    严穆峰在唐邵非出来不久之后也出来了,只是他没有唐邵非那么淡然。

    陆应辰抬头,就看到严穆峰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跟不屑――这个向来待人冷清的严穆峰,很少有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地这么清楚的时候。

    “陆应辰,不是我说你,你这次的行为实在太垃圾了。”

    “也许在你们眼里,我整个人都只是一个垃圾罢了。”

    陆应辰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不开口会比较好,可是听着严穆峰这么评价自己,他也忍不住一起自嘲了一下。

    “你知道就好。”

    陆应辰没有抬头,但是看到严穆峰朝自己走近了几步。

    他听着严穆峰道:“是你害他成这样的,你知道吗?你把一个肯为你付出一切的人害成这样了,陆应辰,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惭愧吗?”

    所有人都在指责他,所有人都在指着鼻子告诉他,是他把唐喻晨害成这样的。

    即便他这个“罪魁祸首”现在最心痛,也不会再有人愿意去相信其实他是最不希望唐喻晨变成这样的人。

    他发声,或沉默,都只是在激起所有人对他的不满。

    严穆峰见他没有回答,继续道:“陆应辰,你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

    这四个字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好像在很久以前,那次唐喻晨出事消失之后,就有无数人来跟他说,你好自为之吧――这还是委婉一点的说法。他也听过有人当着他面说得更直接的,好像是――陆应辰,你这是咎由自取,你这叫活该。

    对,他承认,失去唐喻晨时那种绝望到极点,痛苦到极点的感受绝对是他咎由自取的。

    可他真的不希望这咎由自取的原因或结果是因为唐喻晨受到了伤害。

    既然做错事情的人是他,那就应该要由他来承受一切才对……可为什么现实也好,无限乐园也好,在承受着身体伤害的那个人,却一直都是唐喻晨呢?

    他可以将自己所受的一切都归为咎由自取,但是唐喻晨是无辜的啊,就算唐喻晨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他也还是希望唐喻晨能过得好好的。

    陆应辰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似乎坐了很久,久到他的身体都开始僵硬发麻;却又好像没多久,因为他想起了太多好像遗忘过一段时间的事情而回忆不尽。

    他怎么能忘记,自己曾经答应过唐喻晨,将来他们要搬到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去生活。

    他们当时的幻想很美好,并且彼此都深信会成真,他们一定会拥有一个没有纷纷扰扰、没有流言蜚语的不冬之城。

    唐喻晨很想养只猫,但始终因过于繁忙挤不出时间照顾而将这个计划一再搁浅。所以他们说好的,到时候空闲下来了一定要养一只乖巧粘人的猫,天天带它在花园里晒太阳。他们也说好,新房子里一定要布置一个漂亮的锦鲤池,里面养上各种颜色的鲤鱼。

    他那时问唐喻晨,要是他们的猫接受不了诱惑,入水偷鱼了该怎么办?

    唐喻晨怀疑而小心翼翼地回答:“不是说猫都怕水吗?应该不会为了抓一条不一定能抓到的鱼而跳进池塘吧?”

    那时不是没有烦扰,不是没有低潮。

    但会有一个人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自己身边,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需要放弃些什么。

    回忆无声,却最深刻,刻入心骨。

    陆应辰感觉自己的视线似乎变得朦朦胧胧起来时,才听到唐喻晨的病房门再度被打开了,走出来的是萧沐沐。

    她每走一步,高跟鞋跟瓷砖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都让陆应辰感觉心头的肉紧一下。

    直到她说:“唐喻晨醒了,你进去吧。”

    他松了口气,庆幸在这里,他不用再受一次绝望的煎熬了。

    陆应辰终于在门口干坐了六个小时后踏进了唐喻晨的病房。

    他一直都记得萧沐沐说过,要是唐喻晨熬不过这八小时的话,就直接过去了。

    一开始是期待,他总是想象着下一秒就有人出来告诉他,唐喻晨醒了,唐喻晨没事了;再后来是焦急,数着时间一分一秒走过的时候,他就感觉是在数胸膛里那颗心脏即将停止的倒计时一样无奈恐惧;最后是麻木,是暴躁,没有什么滋味比等一个已经是倾向于坏消息的消息来得更苦涩。

    可在能踏进唐喻晨病房的时候,陆应辰心软地都要落泪了。

    还好在这里,他不用再忍受一次失去眼前人的痛苦。

    只是看到唐喻晨的状态时,陆应辰依旧真实的愧疚、难堪。

    之前在窗外看向里面的唐喻晨,陆应辰只见到他全部变黑了的左手――但是眼下,他却看到唐喻晨的半张脸,都已经被那种可怕的黑色侵略了。

    病房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

    唐喻晨看他没有说话,就率先开口打破了此时凝重的沉默,他故作轻松地笑着,带着忽略不去的小哭腔:“怎么,变丑了是不是?刚才我照镜子了,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是他魂牵梦绕多久的人,这是他心心念念多少次的人,这是他午夜梦回多想抱着倾诉歉意思念的人。

    这是假的,还是会有理智在脑子里这么提醒告诉着自己。

    但是他认了,不管这样的幻想重复多少次,不管出现时是亲密还是悲伤,他都认了。

    他伸手抚上唐喻晨那半张最后也还是被感染的脸,只能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最苍白最无用的就是对不起,可此时能说的,也就只有对不起了。

    “没关系。”这是陆应辰记忆中最真实的唐喻晨,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待人的脾气,总是温和善良,即便自己都成这样了,他都还能对陆应辰说道,“我不怪你,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想过怪你。”

    双手颤抖。

    就是这句话,就是唐喻晨曾经“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的这句话,成了他那段没心没肺时期里的一颗定心丸。正是因为不管他做错什么,唐喻晨都会原谅他;不管他怎么做,唐喻晨都不会有反对意见的“特权”让他开始变得自以为是。

    他完全被唐喻晨无条件的容忍宠坏了,乃至坏脾气的自我膨胀。

    他知道背叛好像有惯性,如果没有及时的约束克制认清反思,就肯定会有下一次――可是在他第一次犯错得到了唐喻晨的原谅时,就以为今后的无数次都能得到原谅。

    他甚至以为是自己身上的优点让唐喻晨迷恋的挪不开眼,又以为是唐喻晨到了离开自己就会活不下去的程度――这一切让他开始变得自傲自负,尽管他也在乎唐喻晨并且深爱着唐喻晨,可当他心里开始觉得自己比唐喻晨高了一等时,原先的平等相处,就不复存在了。

    直到后来失去了,他才切身感受到,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唐喻晨走的时候,他才知道唐喻晨之所以能包容他,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只是因为唐喻晨单纯地深爱自己。

    爱可以让唐喻晨盲目,也可以让唐喻晨不顾一切。

    可痛却让唐喻晨清醒,也让唐喻晨认清现实。

    唐喻晨带着爱走了后,陆应辰才发现原来没了爱着自己的唐喻晨,自己什么都不是。

    “你哭了。”唐喻晨出声的时候,陆应辰也意识到自己的脸颊上有泪。

    唐喻晨用完好的右手轻轻抹去他的泪水。

    唐喻晨的指尖清凉,语气却依旧温和:“流泪的话,就不太像你了。”

    陆应辰再控制不住,他握住唐喻晨的右手,低头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嘴上一遍又一遍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伤害你,不应该欺骗你,不应该背叛你,不应该丢下你……我真的没脸,没脸再求你的原谅了……”

    唐喻晨很快就感觉到湿湿温温的液体浸透了他的五指,盈不下、溢出来的部分,滴落到白色的被子上,渗进晕开了一块区域。

    唐喻晨朝他的方向挪动了几下,抽出自己的右手后又单手环抱住了他:“既然如此……你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别再离开我了吧。”

    这美好的诱惑就像是一出堕落开场的邀请。

    “陆应辰,我不想再失去你了,你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吧。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觉得自己是活得有意义的。”可偏偏这个诱惑美好到让人说不出拒绝。

    作者有话要说:  大晚上的码完字感觉自己有点懵

    ☆、第 25 章

    陆应辰感动到要落泪了。

    他从很久以前就不再奢望还有哪天能听到唐喻晨对他说这样深情款款的情话了。

    但是他现在不仅听到唐喻晨亲口如此说着,还能亲身抱到唐喻晨,

    恋耽美

    分卷阅读22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