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33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着自己整条手臂都是针孔的双手,语气温柔地曾道,我带你离开这里。

    事到如今,他早已记不起来申炎生为什么会带他离开那里的原因,可至今都还记得重见光明时的那种喜悦――他就好像曾经接触过这片生活的世界一样,能认出一方大地上活着的生物;能说出地球上日升月落,四季更迭的变化;能看到生生不息,至死不休的生命交替。

    终于回来了,当时心底的声音这么说道,终于再次回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了。

    但当时有的不仅是喜悦,他更记得,比喜悦更汹涌的,是自己甘愿臣服于申炎生的卑微心情。

    痛苦的往事总是会带起不愿提及的难堪。

    袁亦可十分不愿意再去回忆这些事情,但看到申炎生的时候,还是会联想起曾经那些断断续续的回忆。

    “好了,别傻愣愣地站在这里了,还是跟我回去吧。”韩祈勋架过袁亦可的肩膀,“你小子都已经快出逃一天了,差点把小命都丢了,还是别在外面瞎晃悠了。”

    诶?回去?

    “回哪里去?”

    “当然是回我们在主区的基地去了。”韩祈勋道,“我们这次是集体行动,要听上头的指挥安排。”

    但是他跟唐喻晨约好了要在生活区见面的啊。

    “我申请了在生活区的房间,能不能不跟你们一起啊。”还用了一个平淡的陈述语气。

    “什么?生活区?你想得到是挺美的啊?”袁亦可永远都是这样随心所欲地做一些不能做的事情,让韩祈勋颇为无奈,“你就算申请到了十间二十间能把所有成员都装下去的房间都没用。你必须跟我待在一起,省得再遇上什么麻烦的事情。”

    唉,那就只好先取消跟唐喻晨的约定了。

    “那我再去一趟……”

    “你现在开始哪里都别再想去了。”韩祈勋打断袁亦可的话,“我们不是来这边玩的你给我长点心成吗?每次要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我们从来都没有单独行动?你要知道你犯了什么蠢事的话不仅自己倒霉,也拉着我下水啊。难道你是铁了心想要害死我吗?”

    “……”

    于是对唐喻晨来说,袁亦可就这么突然地“消失”了三天。

    不过其实第二天还没有见到袁亦可的时候,唐喻晨就主动地去询问了他的目前情况。才得知原来袁亦可是已经回了猎人协会的地方,只因为他又不服从安排擅自出去活动的行为遭到了处罚,正被关禁闭中。

    听说是要关五天,也不知道袁亦可现在怎么样了。

    “小心!”

    严穆峰的声音唤回了唐喻晨正在游离的思绪――原来是他一手还在倒东西一边就开始发呆了,要不是有严穆峰提醒,估计玻璃杯的东西就要溢出来了。

    他赶快回神,及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不好意思,严博士。”他道歉,“说好了要认真来帮你的忙,结果我又走神了。”

    因为活死人的事情,现在整个ch01区都忙得不可开交,却只有他一个人只能干着急。

    好不容易昨天严穆峰请自己过来帮忙,可他到了这里却老是走神,很难集中注意力。

    “没事。”严穆峰道,“你已经站了很久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刚好我也累了正想休息,你陪我一起坐一会儿吧。”

    虽然严穆峰说的是自己要休息了,但唐喻晨听得出来这只是对方想让他休息的说辞而已。

    “明明大家都这么忙,我却什么忙都不能帮,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坐下来的时候,他对严穆峰这么说道。

    “你今天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严穆峰道,“关于抑制方面的药物调配,没有人比你更精准专业。”

    但是他这次还是被排除在外,唐喻晨只能无奈地笑笑。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你的身体还好吗?”

    这两天的气温骤降,初冬已有大寒之意。

    不过生活区的空气一直干燥,温度也暖和的刚刚好,唐喻晨过得并不难熬。

    ☆、第 37 章

    “这两天一直在生活区跟这里之间走动,基本上没出过……听过外面已经挺冷的了,不过我在里面,目前情况一切ok。”

    “据说今年可能会比往年更冷些,你要注意了。”严穆峰提醒他。

    “嗯,这几天已经用上了你之前给我的护膝,很有效的。”这是严穆峰去年给他的东西了,是一个用料特殊的护膝,不仅穿上十分舒服,也不会妨碍他的行动。

    “那就好。”

    但唐喻晨的面色一直都是带着淡淡无奈跟苦涩。

    虽然他的身材体型从来都跟强壮不搭边,但长年的锻炼下,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其实心里落差最大的自然还是他自己。

    严穆峰像是能洞察出他眉目之前的糟糕情绪,安慰道:“不管什么时候,身体总是第一位的,大家都不希望你有事,你也别再想这么多了。”

    这些唐喻晨自己心里也明白。

    可有些事情不是告诉自己不去想就真的能不去想的。

    很多情况,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根据他的身体情况来做决定的。就算他不想,周围的环境也在提醒着他,以前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现在要做到却成了一种奢望,这怎么能让人不去在乎?不去介意呢?

    “尽量吧。”

    “在这方面尝试着逼一下自己勉强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的。”严穆峰道。

    唐喻晨苦笑着点点头。

    只是他知道,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他的身体也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就好像他的身体一下子被冬天这个季节给克制住了一样,就算奋力挣扎,带起的也不过是小石落在水面上一般,石落水无痕的效果罢了。

    他知道膝盖上的伤是无法根治的,平时只能多靠自己保养了,但至少这点他也还能理解接受――可自己在冬天突然变得无比孱弱这点,根本就是一点预兆都没有就发生了的事情。

    去年的冬天就是这样,他莫名其妙地倒下了,然后连着十几日的发烧咳嗽,头脑昏涨,吃什么药都没用,打什么针都不见好转;十几天他基本上是躺在床上度过的,最严重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动身子就心疼吐血――能做的检查全部都做了,可最先进的医疗机械都检查不出他身体里到底存在着什么问题,最后只能这样躺在床上再慢慢地靠自身的修复能力好转过来。

    其中身体要承受的压力自然不用说多,而更不能接受的还是心理上的痛苦。

    躺在床上的时候,唐喻晨觉得自己就跟个废人一样,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需要依靠别人的力量,既懦弱又可怜。即便是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那种从头至尾的绝望也依旧清晰――这些让如今的他对冬天充满了恐惧,一种不敢面对的恐惧,深怕回忆再度重演的恐惧。

    严穆峰猜测会这样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当初遇上雪崩时留下的心理创伤――当时被困的唐喻晨过于绝望,绝望到连身体都已经记住了当时的寒冷,才让他现在变得尤其害怕寒冷的冬天。

    可那时心理医生也看了,心理辅导也做了,还是一点都没有见效。

    唐喻晨真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前几天,实验室送进来了一个小女孩。”严穆峰突然说道。

    “嗯?小女孩?”有小孩子进到实验室里来倒是第一次,唐喻晨也不免好奇。

    “嗯,她是唯一一个被活死人咬伤后没有出现被同化现象的特例。”严穆峰道,“可她年纪太小,即便自身能够抵挡住活死人病毒的入侵,也依旧面对着巨大的压力,所以她的身体状态很不好,并且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唐喻晨问:“那她多大了?”

    “五周岁。”

    才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可怜。

    “我们现在一边治疗她,一边试图从她身上找到能够抵制被活死人同化的办法,但现在的她几乎整日都在昏迷,只能带着氧气罩泡在冰冷的药水罐子里。”

    “她的父母呢?”

    “她的母亲死了,父亲则是一名警察。”严穆峰道,“还是警方为了消灭活死人而专门建立的特别行动小组第二组里面的成员。”

    “那她怎么还会被活死人攻击呢?我记得第二组在消灭活死人方面还是挺厉害的,不输基因战士的。”

    “这就不知道了。”严穆峰摇头,“我只听说一开始她的父亲是拒绝将她送到实验室里来的……不过这也很好理解,很少会有父母真的会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往实验室里扔,毕竟我们对她的看法就是试图从她身上找到能够抵制被活死人同化的办法而已。但后来估计他也明白了送到ch01区里她女儿恢复的可能性才更大,不得不向自己妥协了吧。”

    这种进退两难的选择,的确不好做,可很多父母都面临过。

    “不过这个孩子倒是意外地坚强。从来到这里为止,一滴眼泪没有掉落,一声害怕都没有说过。”严穆峰说道,“昨天要她吃一种药,挺苦的那种,一般大人都可能吞不下。她闻了一下说不想吃,但最后还是皱着眉吞掉了。唐邵非看着都心疼,问她来到这里后害不害怕,你猜她怎么回答?”

    “她怎么回答的?”

    “她说她怕,但是想到出去之后又能跟爸爸在一起了,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下去。”严穆峰说起来的时候也是很敢置信的样子,“你要知道,她才五岁,仅仅只是一个个位数年龄的孩子啊。”

    唐喻晨突然就想到了妁。

    在一瞬间,他觉得不用分别年龄,这两个人身上都有着一种强大的信念,支撑着她们敢于向死亡对立,寻求继续存活下去的力量。

    只是他可能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妁――那个将自己囚禁在没有人接就出不来、终日寂静沉默到绝望的人了。

    他还记得他离开的时候妁的身边只剩下一条亡虫了……

    因为突然想起了妁,于是唐喻晨没费什么力气就将自己在那边的经历讲给严穆峰听了。

    但毕竟这些事情都过于荒诞,他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不敢相信全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便问严穆峰:“是不是挺离奇的?说实话,我现在再想那段时光,都觉得自己在跟做梦一样。”

    严穆峰反倒是挺淡定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要是时间再能倒退个十年,我也肯定想象不出来这个世界上还会出现基因战士跟活死人。”

    “不过我以为……”他看向唐喻晨的目光慢慢地就变得认真起来,“像她们这样如此接近死亡的人都可以凭借着心里的愿望继续生存下去,能好好活下去的人,就应该更加努力面对生活才是。”

    唐喻晨知道严穆峰是在说自己,轻轻一笑:“你说的对,但关键是她们都还有活下去的愿望。”

    严穆峰问他:“如果将来能离开这里了,你会想做什么?”

    “以前是想到处旅行探险,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了。”他指的是他现在变得脆弱的身体,已经接受不了任

    恋耽美

    分卷阅读33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