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38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他的关心,道,“放心吧,我是基因战士,活死人的病毒感染不到我的。”

    ……看着陆应辰就这么莫名笑起来的脸,唐喻晨怀疑是他脑子受伤了。

    “你白痴吗?受伤了还能笑这么开心?”毕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受的伤,唐喻晨还是皱着眉头给陆应辰做着简单消毒处理。

    陆应辰也不说话,就在那边傻笑着。

    他们所说的北区是个大室内广场,现在则是民众的避难场所。

    聚集在这里的民众大都是没有受过伤、但也没有注射过清理药水的人。他们都要等到注射完清理药水后,才会被送到不远处的医院里――那个医院是现在绝对安全并且隔绝了病毒的地方。

    可这里少说也有上百个人,而能给他们注射药水的人却只是个位数。

    唐喻晨一背箱子就要过去的时候,陆应辰伸手拦在他面前。

    唐喻晨还以为陆应辰是要阻止他,语气一下子就重了起来:“你想做什么?”

    结果陆应辰只是说了句:“我要去室外,你在里面,自己小心。”

    “……哦。”唐喻晨点点头,从他的身侧穿过了。

    唐喻晨一直忙到凌晨才有休息的时间,而且能休息也不是因为广场内部所有的人都已经注射完了清理药水,只是由于清理药水的补给不够,现在还在派送过来的路上。

    他之前有在车上休息过一会儿,但本就虚弱的身体再加这样长时间的工作,他已经疲乏地快睁不开眼了。

    尤其是想到之前那个精神似乎有些疯气的女人,自己眼前一花没有扎稳针的事情,让他特别担心自己还会将这样的事情重演,所以在注射药水的时候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的注意力,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走神。

    好在这里面的群众情绪都还算镇静,虽偶有不和谐的抱怨争吵声,但大部分都是配合的。

    唐喻晨找了一个人相对较少的地方席地而坐,上身靠在室内的花坛边,稍作休息。

    其实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如果再不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估计他也要跟着一起倒下了。

    闭上眼睛的时候,唐喻晨迷迷糊糊地在想,要不多找几个可靠的人来,由自己教他们如何快速精准地配出清理药水的办法?现在能配制药水的人太少了啊,根本就忙不过来……

    一条毯子轻轻地盖在了他的腿上,唐喻晨睁眼,竟是陆应辰蹲在他身边。

    他摸了摸着暖和柔软的毯子,问陆应辰:“这是哪里来的?”

    “我看你还在车上的时候就一直特别在意自己的膝盖,所以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下严穆峰。”陆应辰的表情有些严肃,又有无法忽略的自责,“有不舒服的地方应该早点说出来。”

    “怎么样都与你无关吧。”

    “……”陆应辰叹了口气,“今天你已经很辛苦了,过一会儿就会有别的组跟我们过来换班,等下你回去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没关系,我不累。”

    唐喻晨并不是一个喜欢逞强的人,但此时面对着陆应辰,他习惯性地开始逞强,好像不这样就是在证明自己的能力比陆应辰弱。

    ☆、第 43 章

    陆应辰一看唐喻晨这苍白的脸色,再听他说话时已经有气无力的声音,就知道他这是在强行装出一副不累的样子。

    那瞬间没理由的难受。

    明明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可他总觉得两个人的心隔着十万八千里,还是一公里就有一道深渊的距离。

    “你的手还好吗?”陆应辰蹲在他身边,受伤的那只手就搭在腿上,让他想不注意到都难。虽然唐喻晨觉得陆应辰可能是故意想让自己看到他的伤口,但怎么说陆应辰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心虚介意,总要询问一声。

    “你是在心疼我吗?”陆应辰上一秒还有些惆怅的小情绪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不要脸。”唐喻晨第一次觉得陆应辰的脸皮厚可比墙,他将头转到另一边不去看他,“滚吧你。”

    但陆应辰却没有走。

    他的心情又因唐喻晨这么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安慰而好转了起来。

    凉凉的指腹抚过唐喻晨的脸颊,惹得他一惊,坐在地上往一边缩了好几步,不敢发出太大声响引来别人的注意,可他压低的嗓子依旧压不住怒意:“你干什么?!”

    “脸还疼吗?”

    唐喻晨才意识到原来陆应辰是在摸刚才被那个女人抓开的伤口。

    说实话,不是陆应辰来突然这么摸他一下,他都已经快忘记自己的脸被抓伤了这件事情,他摸摸被陆应辰摸过的地方:“……早就不疼了,而且本来也就不严重。”

    “都红了还不严重?”但陆应辰的声音一下子又低了下来,他的语气里带着些许歉意,“……之前信誓旦旦说会保护好你,结果还是让你受伤了……”

    这句话听着耳熟,虽然唐喻晨一时之间没有想起陆应辰因为什么事情这么对他说过,但他敢确定陆应辰曾经对他做下过这样的许诺,便直接难听地说道:“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陆应辰被他这么一句呛到说不出其他话来,沉默片刻之后,才道了一句:“……对不起。”

    唐喻晨不自然了,他没去看陆应辰的正面,嘴里突然蹦出一句:“那以前被你伤害的那些人呢?你跟他们道歉了吗?”

    那些人?哪些人?

    陆应辰愣在原地想了很久才意识到唐喻晨说的是什么。

    这是他们多年来都没有公开当面提及过的话题,也是陆应辰极力想补偿的曾经,现在唐喻晨却主动将这个话题给勾了出来。

    换作是两年以前,陆应辰一定会较劲脑子费劲句子跟唐喻晨解释――但是两年过去了……两年的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情,也让他改变了很多,定不会再用以前的方式去看待这些问题。现在的他,再想起这些也不是下意识地就为自己辩解,而是选择了沉默。

    大概也没有人会相信,当年他们会在一起,主动的一方是唐喻晨。

    可事实就是如此。

    当时就是唐喻晨向陆应辰主动示好的成分多了些,而陆应辰对唐喻晨的感觉也挺不错,两人才这么在一起的。

    唐喻晨的主动和表达出来的强烈爱意让陆应辰有了一种不论自己做什么对方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莫名自信――可事实一开始也是如此。

    那段时间的陆应辰的确不太像话,唐喻晨再怎么迟钝都应该有所察觉,可他就是一句话都没说,一声意见都不提,纵容地陆应辰变本加厉。

    或者也是因为起初陆应辰并没有那么喜欢唐喻晨,最多就是挺有好感的程度,所以他才不怕对方的离开,任意妄为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尤其是在唐喻晨一次又一次默认允许了他这些行为的前提下。

    但这方面陆应辰从未主动出击过谁,一般都是别人先贴上来的。

    到后来接近他的人少了,他的心就静了下来,目光也开始一点一滴全往唐喻晨身上转移了。

    他开始发现唐喻晨并不是单有漂亮的皮囊而已。

    在这幅皮囊下面,居住的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坚韧灵魂。

    唐喻晨不是一个擅长讲情话做承诺的人,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看向陆应辰的眼神,都让陆应辰有一种自己完完全全被眼前这个人爱着的感觉;与此同时,唐喻晨又是那么的优秀向上,在自己专业领域一直不断地展现着惊人成绩;尤其是后来当陆应辰知道唐喻晨放弃了去主区的机会只为留在他身边时,他都想感叹一声这样的自己真的是何德何能――这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唐喻晨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块无法看透的璞玉,他越接触唐喻晨,就越被他所吸引。

    只是他们之间所作所为的对比过于鲜明,这也让陆应辰开始觉得自己跟唐喻晨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可以用龌龊来形容的人。可他又实在太喜欢唐喻晨的纯粹了,他已经离不开这样的纯粹,甚至舍不得去破坏这样的纯粹,只希望眼前的这个人能一直像这样美好下去。

    在那之前,陆应辰从未对谁说过爱。

    但在那之后,每当唐喻晨对他笑一次,他就觉得自己心坠入爱河一次。

    所谓真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深深地、无法保留地全部沦陷。

    而他跟方岚初之间的事情发生,就是将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一切美好全部摧毁的炸弹。

    其实陆应辰跟方岚初之间的关系一直都还行,方岚初在w23区的身份定位很尴尬,有些成绩达不了标的时候都会求他来帮忙――方岚初是一个很会讨好迎合别人的人,再加上陆应辰之前所为留给大众的印象,他们的关系在别人眼里看起来难免有些暧昧,但陆应辰真的从未想过要跟方岚初有什么别的发展。

    可最后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自己就跟方岚初在一张床上了。

    身体的记忆告诉他,他们的确发生了点什么。

    当时的陆应辰用吓破胆来形容了也不夸张――他真的特别害怕会让唐喻晨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方岚初要他帮忙的事情他都一件不差地全部做了,只为他能闭上自己的嘴巴。

    可方岚初却背弃了他们之间的承诺,甚至跑到唐喻晨面前冷嘲热讽。

    那是唐喻晨第一次对着他发火,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发火。

    唐喻晨跟他说分手,说决裂,说要离开这里,说这辈子再也不要相见。

    在唐喻晨坐上前往另一国度的飞机时,他却在这里受到了来自徐牧毅的阻挡――他不知道徐牧毅是又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徐牧毅拿着主区的名号来压他时,他没有办法反抗。

    正因为此,他讨厌徐牧毅,每次看到徐牧毅的时候都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这些事情,如果都能在两年前告诉唐喻晨就好了。

    如果两年前他能对唐喻晨坦诚一些,能亲口将这些事情告诉唐喻晨,能在当时就向唐喻晨认错道歉,说不定一切就不会是这个走向了?

    可现在,真的太晚了……陆应辰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唐喻晨,他知道唐喻晨较真起来,比谁都要固执,要是他认定了一件事情是怎么样的,除非将所有反面证据都列点齐全,不然他绝对不会轻易改变想法――而他们的那些事情,都是已经发生过的,现在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的陈年烂账了。

    “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我的道歉呢?”陆应辰都已经忘记最初那些人都是谁,叫哪些名字了。

    “呵。”可他这样的回答在唐喻晨听来只是自私无情的体现而已,他随即就接口说道,“那我跟他们一样,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陆应辰算是知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种什么体验了。

    陆应辰想再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能跟唐喻晨像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实在是不多,但唐喻晨站了起来,望着远处说道:“好了,跟我们换班的小组来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结果回去之后唐喻晨真的病倒了。

    他还没

    恋耽美

    分卷阅读38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