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51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还有正在出血的伤口,可陆应辰出拳的力道依旧不含糊,他一拳砸在徐牧毅的肚子上,让徐牧毅立刻就弯下了腰,松了握着的匕首的手。

    “你以为这么一个伤口就能奈何得我了?真是无知到引人发笑。”陆应辰一脚就将徐牧毅踹到地上,用脚跟狠狠地踩着他的胸口,言语之间满是残忍,“我才是看够了你这个虚伪的畜生!像你这样的畜生才应该去死!”

    他接下了刚才差点落到地上的匕首,正打算用力地朝着徐牧毅心脏的方向刺去,没有丝毫犹豫。

    他内心一切的愤怒不爽,仿佛都要发泄在一刀上,仿佛就只有这样杀了徐牧毅,他的心里才会痛快一点。

    ――这就是亲手铲除一个敌人的感觉。

    “……不要!”

    可还是出现了偏差,一个巨大的偏差,现实跟所想的偏差。

    匕首尖锐的刀刃,没有扎到他已经对准的徐牧毅的胸膛上,而是猛地一下扎在了突然扑过来的唐喻晨的胸口。

    匕首清脆落地,带着令人绝望的声响。

    “喻晨――”

    “唐喻晨!”

    浑身无力的唐喻晨在看到陆应辰举刀挥向徐牧毅的瞬间,还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愚蠢地用自己的身体替徐牧毅挡住了陆应辰落下来的刀刃。

    他想陆应辰这刀真狠,扎进去又很快□□了……难道他原本想着的是要扎徐牧毅好几次吗?

    胸前过了一会儿才有痛意传来,同时也是血流如注,他白色的衣服很快就被浸染透一大片。

    “唐喻晨!唐喻晨!”袁亦可自责,他应该可以拉住唐喻晨的,可他却没有。

    陆应辰浑身冰凉,看着自己手上的温热液体,那是从唐喻晨身上流出来的血――他竟然将匕首扎在了唐喻晨身上?他竟然用匕首去扎了唐喻晨?!

    他一定是疯了。

    陆应辰跪倒在唐喻晨身边,所有的理智神志都脱离了他的躯壳,他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徐牧毅……”唐喻晨睁着双眼,叫的人却是徐牧毅。

    “……我在,我在……”徐牧毅的状态比陆应辰好不到哪里去,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唐喻晨竟然会为他挡下这一刀――这是不是证明了唐喻晨还是在乎他的?他应该高兴吗?

    可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心里只有满满的愧疚跟后悔。

    “喻晨……”徐牧毅握住他的手,流不出眼泪的哭脸难看到了极点。

    可唐喻晨却在笑,一个很轻很淡的笑:“……谢谢你,曾经救了我……现在,我还给你了……这条命、这条命不再欠你什么了……”

    他费力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抽出了被徐牧毅握着的手,双眸也像是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般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喻晨!”

    “叫你妈魂!”袁亦可狠狠踹了他一脚,“还不赶紧想办法带唐喻晨去医院!你是想眼睁睁地看着他失血过多而死吗!”

    “……对,对!”徐牧毅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陆应辰颤抖着双手,那刀子明明落在唐喻晨的身上,可陆应辰觉得自己也能感觉到那伤口的痛意。难道这一刀其实是割在了他的心头上吗?不然他的心怎么会有像是被割出了几道口子,然后又被拧着有缝隙的地方整个绞在一起那么疼的痛苦?

    “……陆应辰……”唐喻晨的声音虚弱了很多。

    “我在、我在!”

    “……”唐喻晨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他再开口,吐出来的就只有刺眼的殷红鲜血。

    “喻晨!你别闭眼睛!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求求你!你不要闭眼睛!”

    可唐喻晨还是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嘴角那个淡淡的笑容没有散去。

    陆应辰不知道这个的时候唐喻晨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只知道他一直以来最盼望的就是唐喻晨能再次对他微笑,可现在唐喻晨笑了,他却再感受不到曾经的希望,只剩下满满的绝望跟心碎。

    ☆、第 58 章

    “如果你知道自己要死了,那么最后一个愿望会是什么?”

    唐喻晨记得,这个问题是妁问他的。

    当时他被困在妁那个无法踏出一步的小房子里,每日只剩下没穷没尽的百般无赖。

    “那我就去抢个银行,体验一下犯罪是种什么感觉。”他敷衍地给了这个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毫无假设的意义。

    他是曾经在鬼门关转过一圈的人,所以比常人都清楚接近死亡时的感受,也正因如此,他更不怕死。

    当他沉寂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找不回漫散在外的神志思绪时,一切都是和平安然的。

    他不会去想那些还未解决的麻烦事,也不用再去算计那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外的糊涂账。

    懦弱也好、逃避也好。

    他已经去了另外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不用再对那个爱恨交织、复杂交错的现实世界负责。

    感觉自己解脱了。

    他愿沉眠于这样一个无知无觉、无温无色的世界。

    不再有天亮,不再有未来。

    “你很缺钱吗?还要去抢银行?”

    “只是想做一下法律所不允许的事情。你知道的,被这样强制的条条规则束缚久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做些触犯禁忌的尝试。”

    “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反正在你的假设里我已经快死了,不是吗?”

    “看来你也是个奸诈的家伙啊。”妁站了起来,“好了,我的时间到了,我要走了。”

    唐喻晨看着妁走远,也离开座位跟了上去:“你要去哪里?”

    “不说,秘密。”

    妁没再回头,并且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唐喻晨的记忆里并没有后面这一段。

    难道这不是他在回忆,而是在做梦吗?

    可回忆也好,做梦也好,他还是急匆匆地赶上了妁的步伐,想要跟她一起往前走去。

    脚步很轻,唐喻晨感觉自己更像是漂浮着,前进的速度不疾不徐,直到再度进入了久违的白色世界,妁才停下脚步。

    “你跟着我做什么?”

    对啊,他跟着妁跑什么呢?

    唐喻晨环顾了这只有白茫茫一片的四周一圈后,道:“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你跑,我也就跟着跑过来了。”

    “真是没救的笨蛋。”妁笑了一声,指着他身后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走反了,你要去的方向应该在那边才对。”

    唐喻晨迷茫了:“那你呢?你这条方向是通往哪里的?”

    妁的声音突然冰冷:“是通往地狱哦,你想去吗?”

    心脏在那一瞬间被用力揪紧,带来剧烈的疼痛窒息。

    “唐喻晨!唐喻晨!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喻晨,你别睡!保持清醒!”

    “求求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喻晨……”

    “唐喻晨……”

    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回响着,似乎有很多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意识很涣散,他其实想说,你们不要再喊了,越喊我的脑子就越晕越糊涂越想沉重。

    可他睁不开眼,也张不开嘴,昏昏沉沉地将自己埋入了那个白色茫茫的世界。

    再度睁眼,应该是某个阳光和煦的午后了吧?

    带着的氧气罩,嘀嘀响着的医疗机械声音,都在暗示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医院。

    四肢无力酸软,麻木得厉害,意识也飘飘散散,唐喻晨睁眼很久之后才回忆起来自己大概在医院的原因。

    “醒了?”厚重的窗帘被拉开,明媚刺眼的阳光便迫不及待的倾洒进来――而背对于阳光,只留给他一个黑暗轮廓的人,不是他现在不想见到的陆应辰,也不是他担心见到的徐牧毅,而是难得带着轻松微笑的萧沐沐。

    他拿掉氧气罩,眯着眼睛看向萧沐沐:“……你……我?”

    “你睡懒觉了。”萧沐沐在他床边坐下,“梦里是有什么令你舍不得放弃的美好?还是现实有哪些你想要逃避的问题呢?”

    他眨眨眼,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在梦里到底看了哪些,又经历了哪些。

    他只觉得胸口那里很疼,可要伸手去触碰时,却被萧沐沐挡住了:“虽然你昏迷的这段期间里伤口已经愈合了不少,但比起正常情况还是慢了些,所以别用手去碰了吧?”

    上次萧沐沐对待自己如此温柔,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萧沐沐,以及自己还半愣的状态,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这一觉有睡了十年,亦或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恍若隔世。

    “我……在这里躺了多久?”

    “你昏迷了整整一个月。”萧沐沐道,“说起来陆应辰这一刀是挺狠的,不过幸运的是刚好避开了心脏一公分……所以又让你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好在你还是回来了,不然陆应辰可能要自捅一刀去鬼门关接你了。”

    萧沐沐的几句话,逐渐勾勒全了他之前已经模糊的回忆。

    陆应辰为保护自己受伤、徐牧毅强行囚禁自己、袁亦可跟陆应辰去救自己、自己替徐牧毅挡下了陆应辰的那一刀……当时的情况还真是混乱,要是重来一次,估计自己就没有替人舍身挡刀的勇气了吧?

    “虽然也觉得你刚醒来就跟你说这一切事情会让你难以接受消化,但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告别的话得一次性说清楚了。”

    “离开这里?你要去哪里?”唐喻晨在萧沐沐的帮助下坐了起来,他也是在这时才发现,萧沐沐的打扮的确跟往日不太相同。

    “那还是先跟你说个好消息吧。”

    “嗯?”

    “活死人的危机已经完全过去了,现在没有活死人了;而且基因战士的历史也到此结束,跟基因战士有关的计划全面被停,以后不会有基因战士,也更不会有活死人了。”萧沐沐道,“这点还是得恭喜你的,你这一睡,就睡过了一场大灾难。”

    可好消息说完,接下来的就是坏消息了。

    “ch01区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可推卸并且必须承担的责任,所以我跟单毓,还有其他不少人,都必须从ch01区离职,并且这辈子都不能再加入其他研究所,算是一个惩罚。”但萧沐沐的表情明显就是自由轻松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除了我们必须离职的管理人员会有调动外,其他人员的岗位都不会变,而且严穆峰跟唐邵非都还在,你可以继续留在ch01区,也可以选择回w23区。”

    萧沐沐跟单毓都要走,那么ch01区肯定会迎来一场严肃的大清洗了。

    “当然也不是现在说走就走的,还有很多事项任务都在交接中,大概要继续再呆大半个月吧……”萧沐沐算了算日子,“那时你应该就能出院了,只是可惜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一面。”

    萧沐沐不像会是将话说得如此伤感的人。

    “那你们会去哪里?”

    “去哪里都可以,离开这里对我们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明言的别离总带给人不舍,尤其唐喻晨了解,像她们这样的人,估计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

    “只是还有一个坏消息,也由我来告诉你吧。”

    “什么?”能让

    恋耽美

    分卷阅读51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