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分卷阅读52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 作者:甜锦

    沐沐特意再强调一下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小凤凰死了。”

    “……”唐喻晨张大眼睛,“你说什么?!”

    萧沐沐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些距离,唐喻晨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内:“是寄养的那家宠物医院出事了,里面的所有宠物无一幸免。”

    可此时,她又表现得像是一个冷血之人,对待一只宠物的死亡,毫无惋惜同情。

    “小凤凰的尸体已经处理,体内的芯片也取出来了,在陆应辰那儿。我想他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你已经醒过来的消息,然后过来找你的。”

    其实萧沐沐也不喜欢大张旗鼓地说分别,只是她采用的方式比较狠,将对唐喻晨来说是有打击的事情留到了最后――那么唐喻晨会更加关注的,也就是小凤凰的死亡而不是她们要离开的事情了吧。

    陆应辰是傍晚时分过来的。

    萧沐沐走后,有医生来看了他,说的无非就是叮嘱他好好休息放宽心情那些话。可在床上睡了一个多月,醒来之后唐喻晨就再无困意了,晚些时候,他从小护士地方借了基本杂志小说,靠在病床上一页一页翻看着。

    其实他根本没有看书的心思,他满脑子都是小凤凰死了的事情。

    人很奇怪,有时都有能接受自己出事的能力,却不能接受自己在乎的其他人或物出事。

    偏偏死亡又是那样,折磨的从来不是已经逝去的,而是现世尚还存留的……

    “喻晨,你终于醒了!”

    跟陆应辰愉悦心情对比鲜明的是他憔悴邋遢的形象,至少在唐喻晨看来,陆应辰的皮肤黑了不少,状态也有些颓废不济。

    “别碰我。”

    陆应辰还没触碰到他,就已经被唐喻晨伸手掸掉了手。

    “好好好,我不碰你。”陆应辰根本无所谓唐喻晨对他的态度是好是坏,他都已经数不出自己多少天没有合眼了,这一个月来,唐喻晨昏迷了多少天,那他就有多少天无法过得安稳自在的。

    他每天每时每分都期盼着唐喻晨快点醒过来,结果等唐喻晨真的醒了,他又怀疑这是自己出现的幻觉,不敢相信。

    “你难受吗?哪里不舒服吗?渴吗?饿吗?”

    “烦死了,你能安静一点吗?”

    可陆应辰真的安静了,就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时,唐喻晨还是觉得变扭:“你能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吗?恶心。”

    这就为难陆应辰了,他道:“你要我不说话我勉强还能做到,可叫我不看你……这就很困难了……”

    唐喻晨拿书挡住脸不给陆应辰看:“那你就从这里出去好吗?”

    陆应辰也固执自己的坚持,他立刻就走到唐喻晨病床的另一边,非要看着他的脸不可。

    “我就只是想看看你……”

    “小凤凰死了。”

    “……”

    气氛陷入了沉默的尴尬。

    半晌之后,陆应辰才开口:“我们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收到消息的……那时已经晚了太多,根本没有办法……唯一保留完好的,就只剩下小凤凰体内的芯片了……”

    唐喻晨将脸藏在书后,满是悲怆。

    小凤凰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亲手养大的宠物,更是他的小朋友与宝贝……这两年来他给予小凤凰的关注关心本就已经太少,好不容易小凤凰再回到他的身边,没想到只落了一个如此下场。宠物本就依附主人依赖主人,只是他这个做主人的,根本没有尽到自己该尽的责任,就连小凤凰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你有办法能让小凤凰活过来吗?”唐喻晨突然这么问陆应辰。

    陆应辰差点就脱口答应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他又怎么可能让小凤凰复活呢?

    “……抱歉,我……”

    “我这么说不是想为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俩人之间,也是无法起死回生的。”唐喻晨放下了书,冷清的眼眸直视着陆应辰,“而且不仅无法起死回生,我们就连朋友都不可能再做的,陆应辰,你认清了吗?”

    陆应辰的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住了。

    他一个月来的煎熬痛苦,在迎来短暂的希望后,再次撞上了尖锐的荆棘。

    “……我会改变自己的……那些你不喜欢的、不能接受的部分……我都会、都会想办法慢慢改好的。”陆应辰的脸色比哭还难看,“你跟徐牧毅的对话我跟萧沐沐都听到了,你曾经明明就那么爱我,不是吗?难道现在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有我了吗?”

    唐喻晨一惊,他没有想到跟徐牧毅之间的那些对话会让陆应辰知晓。

    唐喻晨攥紧了手心下的白色床单:“陆应辰,我就挑白了直说吧,我就是无法原谅一而再再而三背叛我的你,就算你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算方岚初尸骨无存不得超生,我都不会原谅。”

    “我……”

    陆应辰才说了一个字,又被唐喻晨打断:“这跟你现在有没有改变是截然无关的,因为从过去那个点开始,我就无法原谅你了。你就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我赔罪,我看待你的目光,还是跟以前一样――你对我来说,完完全全只是一个背叛者。”

    陆应辰低下了头:“……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

    “你要想办法?”唐喻晨苍凉一笑,“好啊,要是小凤凰能活过来,我会考虑给你一个‘办法’的,问题是,你能吗?”

    袁亦可是隔天才来看唐喻晨的,他对自己过了一夜才知道唐喻晨醒来的消息感到非常自责。

    “傻瓜,这有什么好自责的。”不过见到袁亦可,唐喻晨的内心是真的放松。

    “我当时能够拉住你的,我当时应该拉住你的,可是我没有,不然你也不会昏迷这么久。我不能每天都过来看你,可又一直记挂着你。希望收到你已经醒来的消息,可又怕收到的不是好消息……还好你醒来了,不然这样的日子再过下去,我肯定就要疯了。”

    那时唐喻晨坐着轮椅,让袁亦可推着自己出去晒太阳。

    “好了,这些难过的就不说了?”唐喻晨拍拍袁亦可的手背,“还是跟我说说这一个月内发生了哪些事情吧。”

    “这一个月大家都过得都挺煎熬。”袁亦可想唐喻晨现在肯定不想听到什么坏消息,于是就挑着好的部分跟他说了,“但好在结局是可喜的。活死人的危机已经彻底解决了,两区跟基因战士有关的任何计划都全盘取消了……唯一不太好的是猎人协会也要解散了,我可能就要失业了……”

    唐喻晨被袁亦可的话逗乐了。

    “不过萧沐沐跟我说了,要是我不想离开你,可以申请加入主区,那里面还是有适合我的职位。”袁亦可继续道,“但是主区里也有陆应辰,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家伙,虽然这家伙现在跛了一只脚,可我还是讨厌他,所以我一定会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等等,你说什么?陆应辰的脚怎么了?”

    “哦,就是他跛了一只脚……其实说跛也有些夸张,就是他一只脚现在走路有些不太利索而已。好像是我们去救你的时候,他脚上还没愈合的伤又裂开了。不过照我说这样的家伙就应该两条腿都被打断才对。”

    ……陆应辰的脚伤,唐喻晨有印象。

    那时他去医院看陆应辰,也惊讶过陆应辰的脚不知何时受的伤。

    “不过以前我觉得陆应辰这个人就够混蛋的了,没想到叫徐牧毅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提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袁亦可依旧气得牙痒痒,“别让我再看到徐牧毅那家伙,不然我一定亲手把他对半劈开来。”

    但现实就是这么巧,袁亦可的话音刚落,他们就看到了站在正前方的徐牧毅。

    作者有话要说:  在我码完这些字后,寝室突然跳闸了。。。。。

    ☆、第 59 章

    徐牧毅的形态看上去憔悴沧桑了许多,他就站在离唐喻晨不远的地方,脸上带着无奈的歉意、以及焦急的关怀。

    “你这个混蛋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里?!”袁亦可看到他就是一肚子火,大声骂着就要冲过去揍他。

    “亦可,别冲动。”唐喻晨拉住了袁亦可的手,然后看向徐牧毅,他的目光很平淡,就像是在看一个久未蒙面的普通朋友一样,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唐喻晨还会跟他说话,这对徐牧毅来说,已经是一件值得谢天谢地的事了。

    “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

    “你他妈别想着得寸进尺!”这是袁亦可的声音。

    徐牧毅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手腕上有一个透明的手环:“我现在带着手环,要是靠近唐喻晨一米内的话,里面的麻药就会自动注射进我的体内让我动弹不了――所以,我最多保持着一米的距离跟他说说话而已,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吧?”

    “管你手上戴着什么东西,总之别靠近唐喻晨,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亦可,让他最后跟我说几句话也不碍事。”

    “……唐喻晨!”

    “没事的,反正你就在旁边,他也不敢正大光明对我做什么的。”

    “不行!”

    “我正好渴了,你就当帮我去拿杯水吧,好吗?”

    袁亦可自然不想看到徐牧毅再接近唐喻晨,可既然唐喻晨都那么说了,他也不好再反对什么,他盯着徐牧毅恶狠狠道:“十分钟,最多十分钟,十分钟一到你就立刻给我滚蛋。”

    袁亦可不情不愿地离开后,徐牧毅才慢慢地走近唐喻晨。

    他在距离唐喻晨一米左右的地方半跪了下来,吓了唐喻晨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

    “如果忏悔会有用的话,那这就是我忏悔的一种形式。”徐牧毅没有抬头,只是说着,“现在你坐在轮椅上,那我就只能半跪在地上了。”

    “……”但这怎么想都还是太夸张一些了吧?

    唐喻晨很受不了别人跟他来苦情戏苦肉计,叹了口气:“我说过了吧,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从此互不相欠……所以你也不需要跟我忏悔什么了。”

    “那两清之后,在你心里的徐牧毅,还保留着的形象是怎么样的?”

    “……”

    “徐牧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最初那个单纯对你好的朋友同事,还是最后那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他喃喃问着,像是希望能从唐喻晨那里得到答案,又像只是在审问自己。

    “人很擅长记住别人不好的部分,有时一百件好事都不如一件坏事来得印象深刻……我怕你对我,也就只剩下最后那件坏事的印象了。”

    最初他们也不过是普通到可以随时遗忘的点头之交。

    只是后来的因缘巧合、人为推动,才渐渐地成了可以相交的朋友伙伴。

    唐喻晨一直都把徐牧毅当做可以信任的朋友,可事实也是如何,他们曾经默契十足,单凭彼此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唐喻晨也曾为自己获得了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庆幸――可他们的友情还是在唐喻晨非自愿的情况下迎来了代表终点的句号。

    当

    恋耽美

    分卷阅读52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