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得后来的旁人偶尔有说他们曾经是多么多么地相爱,又是多么多么地羡煞旁人;但是对于这两年陆应辰过的是一种如何颓废萎靡,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傅儒斌在陆应辰的房间随便张望一下,就能看到许多唐喻晨的照片摆放在好几个地方。

    他看了看照片,再看看陆应辰现在这幅状态,却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对陆应辰的事迹只有两句感言,第一句话是,失去后才珍惜,这便是人生最常见的真理;第二句则是,能活成陆应辰这样,那也是没第二个谁了。

    ……

    “我就知道要迟到!但愿ch01区这个派过来的博士是个好说话的人,不会对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迟到的失误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傅儒斌拉着此时依旧不在状态的陆应辰匆匆忙忙地跑到w23区的贵宾招待室,路上依旧发挥着自己的高语速劝说技能,“陆大神你能在状态一点吗!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忧啊!”

    陆应辰还带着宿醉后的颓废,精神明显不振。加上他才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好好整理一下自己就被傅儒斌拉着出门了。现在他就是一个胡子拉碴,黑眼圈浓厚的邋遢形象。

    陆应辰打了一个哈欠:“无所谓。”

    “你当然无所谓啊!”傅儒斌简直是要咆哮了,“有所谓的是我啊!要是搞砸了挨批评的那个人可是我啊!”

    傅儒斌跟陆应辰在贵宾招待室门前停下了脚步。

    整理整理衣服,深呼吸了口气,傅儒斌才开门走了进去,陪着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陆应辰跟着傅儒斌走了进去,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却在看到眼前一人的背影时屏气凝神起来。

    刹那间万籁俱静、万物盾形,只剩下他跟眼前那一个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没关系,我们也才刚到。”熟悉的背影转过来,露出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庞。唐喻晨的瞳孔是棕色,而眼前这人的确是蓝色,并且他说话时发出来的声音也是陌生的,“我是ch01区的沈映,很荣幸来到w23区。”

    陆应辰看着自称沈映的年轻博士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带着从容自信的笑容,朝自己伸出了手:“想来这位应该就是w23区鼎鼎有名的陆应辰先生了,幸会。”

    陆应辰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在前几秒有短暂但是十分强烈地加速跳动了。不过在看清眼前的人的确是个陌生人后,他松了口气,然后用并不是多友好,但也没有太冷漠的态度跟沈映握了握手。

    这并不是他没有礼貌或不给沈映面子,只是刚才沈映那像极了唐喻晨的背影让他一时分了神,乱了心绪。导致他心思不在这一块上面,也集中不起来精神,所以才显得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

    可在握到沈映手的时候——在自己的手掌触碰到对方的手掌,自己的手指触碰到对方的手指时,又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觉击中了陆辰远。

    对方的手,手掌的触感,手指的温度,都像极了唐喻晨。

    握到沈映的手时,陆辰远感觉自己好像又触碰到了唐喻晨的存在——那令人怀念又令人伤痛。

    陆辰远无意识地加重了握着沈映的力度,并且很久都没有松开。

    “陆先生?”截然不同的声线响起,陆辰远看到了手的主人,那是有着蓝色眼眸的混血博士,并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深爱着的无法忘怀的恋人。

    “哦,抱歉。”他不能说是毫无留恋,却称得上是还算干脆地就松开了手。

    沈映对他的态度或许会感到尴尬,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沈映心里的态度:“既然你也到了,那就直接说一下关于这次的正事吧。”

    “沈映博士你请。”谢儒斌对陆辰远刚才的举动也些许不解,他在心里为此捏了把冷汗,深怕陆应辰惹得这个从ch01区过来的博士不开心。

    “那我就挑着重点长话短说了。”沈映扶了扶眼镜,“ch01区的初代ig基因实验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身体问题,所以上头很担心陆先生的身体状况,这次才特意派我来了解真实情况。”

    沈映从陆应辰进来就一直观察着他:“不过照我目前所看到的,陆先生的身体情况似乎不是那么的理想,好像有些颓废?”

    “不,我很好。”陆应辰说道,“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只是因为昨晚酒喝多了没缓过劲来。”

    “据我所知,ig基因的初代实验者们的身体在任何方面都有着超于常人的承受力。只是一点酒就让你缓不过劲来,你还不承认是自己的身体不行了?”

    陆应辰:“……”

    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沈博士竟然在刚见面没有多久就这么开口呛他,陆应辰显然是一愣。

    但这还没完,沈映的第二句话就是:“这次我来这里,已经是ch01主区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要是再不配合,就等着被主区除名吧。”

    陆应辰此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的威胁,尤其还是陌生人的,立刻就不屑地说道:“除名就除名,你以为我在乎?”

    谢儒斌一听这谈话的气氛不对,急忙出来打圆场:“他就是嘴硬而已,沈博士你别跟他见识。你大老远的过来一定是累了吧,要不先去休息休息?其他事情明天再谈如何?”

    沈映的目光在陆应辰跟谢儒斌身上来回转了几圈后,才说道:“好吧,但愿陆先生明天能够爽快地给我一个答复,究竟是接受还是被开除,好让我继续我接下来的工作。”

    谢儒斌在陆应辰就要再次开口之前,又连忙说道:“是是是,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爽快的回复。”

    谢儒斌有种预感,陆应辰跟这个沈映绝对相处不来,今后夹在中间的自己肯定会很苦逼。

    作者有话要说:  1.我知道这篇文的设定会是一些人的雷区。不喜欢文里角色性格的只要【不使用任何攻击性词句】随意怎么吐槽,因为角色不会来骂你;但是请不要就因为一两个人设没有照着你心里的想法来就上升到对作者的人身攻击,这样很没礼貌,对作者也不公平。

    2.反正作者一颗磨不破的钢化玻璃心,不管不喜欢的人怎么说,作者都会继续这么写下去的。

    3.既然能接受不妨就收藏一下吧哈哈哈哈么么哒~

    ☆、第 2 章

    “其实你根本不用答应来这里的。”

    时隔两年,唐喻晨又再次站在了w23区的门口。只不过两年前,站在他身边的人还是陆应辰,而今却是徐牧毅。

    “你完全有机会可以推脱掉主区这次给你的任务,为什么还要接受?”徐牧毅是唐喻晨两年之前就相识的好友,当初唐喻晨埋身于雪崩之中,也是得到了徐牧毅的相助才险境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