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生。

    唐喻晨抬头看了一眼w23区那从来都是银晃晃到刺眼的指示牌,冰冷的蓝色瞳孔里找不出一丝对往日的眷恋,轻蔑地一笑:“我已经‘死’了两年,消失了两年,难道还要继续躲避下去一辈子吗?”

    “……”徐牧毅对唐喻晨上心是ch01区里人人尽知的公开秘密了。当年唐喻晨为他所救,更是通过他的关系留在了ch01区谋得了现在的职位,“我只是不想你太勉强自己。”

    曾经唐喻晨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加入ch01区,可后来他为了自己能跟陆应辰在一起的现实而搁浅了这个梦想,选择留在了w23区。直到他被自己的现实抽了一耳光还差点丢掉了性命后,他才发现为了爱情而放弃追求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两年前跟陆应辰之间的点点滴滴,他都不会忘,也不需要忘。

    陆应辰的自私无情冷漠至今都还清晰的映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唐喻晨明白徐牧毅对待自己的感情隐藏着怎样的深层含义,但他从来都只是将徐牧毅当做朋友,更是感激两年前徐牧毅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他不想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友情变味,所以一直都不能答应徐牧毅。

    “你从好几天开始就担忧这件事情了。”唐喻晨对着徐牧毅一笑,轻声说道,“其实你马上就能亲眼看到这将会被证实的一切——我不再是w23区的唐喻晨,而是ch01区的沈映。”

    唐喻晨低头,能看到自己手掌心里丑陋可辨的伤疤——这是他在那场可怕的雪崩中留下的伤口,当然也不止这么一个伤口。他还记得那种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的感觉是多么的后怕,同时又是多么的无奈。当时他的脸几乎是完全毁容了,是徐牧毅想尽办法寻来了所有医疗资源替他改容换面——那时他睁开眼,看到镜子里完全陌生的自己,还以为自己是重生了。

    不过后来他也的确算是“重生”了。

    他知道对于ch01区来说,藏一个人,或者给他一个重新活下去的假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才会以一辈子的自由为筹码,获得了以“沈映”这个身份重新开始的机会。

    除了徐牧毅跟主区的几个高管之外,没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的唐喻晨,其中更没有人会想着去揭开这个秘密。

    “走吧,牧毅。”唐喻晨拍了拍徐牧毅的肩,示意他自己没有问题。

    可看着唐喻晨大步走进w23区的身影时,徐牧毅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不是想让你不再来w23区,我只是不希望你会再看到陆应辰而已。

    但是陆应辰再看到徐牧毅的时候,心里是很不爽的。

    作为从主区调到附属区的人,陆应辰在主区的时候就跟徐牧毅已经互看不爽的关系了,只不过那时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集不多,再怎么不对眼,也激不出什么大冲突来。

    但是后来就不是了,后来他跟唐喻晨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徐牧毅这个家伙在想尽办法从中作梗。尤其是对方每次看向唐喻晨的眼神,都让陆应辰有种自己的恋人被别人冒犯了的感觉。

    他看得出来徐牧毅喜欢唐喻晨。

    可曾经的他用错了方法,将当时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产生的很多负面情绪牵扯给了唐喻晨。

    所以现在看到徐牧毅跟神似唐喻晨的沈映站在一起时,陆应辰恍惚之中就有种唐喻晨抛弃了自己,跟徐牧毅站到了一起来对立他的错觉,又心痛又生气。

    心痛是为了唐喻晨的事情,生气则是因为徐牧毅又出现了。

    “既然陆先生到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只是沈映那陌生的声音将他带回了现实,他从回忆中回神,听着眼前那表情算得上是冷漠附有距离感的沈映这么对他说道。

    昨天尚只有沈映,傅儒斌跟他三个人;但今天不仅多了对他来说很碍眼的徐牧毅,连他许久未见的好几个上级都露脸了。整个秘密会议室的气氛都是凝重压抑的,陆应辰听到向来都是严以待他人的一位上级管理人员念了一大堆歌颂赞美他这些年来在ch01区的成就以及对w23的种种贡献之后,严肃地问他:“那么,陆应辰先生,你是否愿意答应接受主区的检查,以及不管是什么后果都可以无条件接受主区安排的治疗,日后继续为主区效力呢?”

    陆应辰知道,这次是整个主区给他的最后机会了。

    要是他不答应,那么等待他肯定不仅仅是被主区除名这一个后果。看着站在会议室各个角落里由几个基因战士组成的保镖,陆应辰就已经猜想到,等下要是他拒绝,这些人估计就会直接冲上来压制住他。

    他知道这些人的力量合起来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他一定是有能力逃离的。

    但是他更清楚,要是今天他逃出去了,那么将来的每一天,他都会活在ch01区的追捕中。

    ig基因初代试验者们的身体情况开始大幅度出现弊端的事情他一开始就知道了,从主区不断派人过来找他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他不答应,不是绝对相信自己的身体不会出事,反而是在潜意识里,他期待着自己可以死去的那天快点到来。

    唐喻晨走后,他就一直活得很矛盾。

    一方面想就这么陪唐喻晨而去,另一方面却做不出刻意寻死的事情;一方面总觉得唐喻晨已经这么去世,可他们至今都没有找到他埋葬于雪山下的尸体,又催眠着自己也许唐喻晨尚还在世。

    他总是希望唐喻晨还活在这里世界上,在将来的某一天愿意回来找他。

    上级的问话结束后,陆应辰并没有很快就给予回应,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整个会议室因他的沉默而沉默,接着站在他后面的小助手将一份文件放到了他的面前。

    陆应辰也没抬头看谁,只是直接将这份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拿过一边的笔,飞快地在上面留下了自己有些凌乱的签名。

    陆应辰说道:“当然,能为ch01区效劳,一直都是我的荣幸。”

    ——他还不能公然与ch01区为敌。起码现在,还不行。

    “你能早点这么想就好了。”看到陆应辰终于答应了,上级一直严肃紧绷着的面部表情缓和了下来。

    陆应辰苦涩笑笑,抬头看向沈映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正注视着自己。他没有错过,沈映那明显是松了口气的神情,虽然仅有一瞬时间。

    接下来,上级宣读了一些要他如何配合主区的要求事项,叨叨絮絮地念了二十多分钟。

    一直到会议真正结束,其他人都散去,只剩下他们四个人的时候。

    看着站起来也要离开的沈映,陆应辰突然出声问道:“既然这次你是我的主要负责人,难道不应该跟我讲一下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吗?”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