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映看着他,表情毫无变化:“关于你的事情,我会跟你现所属的负责人交接好所有事情之后再通知你的,你只要等我回复就好了。”沈映说着还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陆应辰身边的傅儒斌身上,他大概也知道附属区里负责沈映所有事项的人应该就是他,“晚些时候我会把我需要哪些资料都告诉你,你这两天拷贝给我一份就可以了。”

    沈映的态度对陆应辰来说还是过于傲慢了,让他有些微妙的不满。

    尤其是当他看着沈映转过身时,徐牧毅的手还轻轻地搭了一下他的肩膀——这让陆应辰觉得分外刺眼,他冲着徐牧毅说道:“喂,徐牧毅,那你呢?这里应该没有你什么事情吧,你过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的确是没我什么事情,我也不是为了你的事情过来的。”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交流,语气之间难免就多了点火药味,“只是有我在意的人在这里,所以我才跟着过来罢了。”

    徐牧毅的话说的直接,他们自然就能猜测到,他在意的人应该就是沈映了。

    难道这个沈映跟徐牧毅是一对?

    陆应辰皱了皱眉眉。他跟徐牧毅是对头,要是他们真的是一对,也难怪沈映对着他的态度是这般冷漠了。

    “该说的都说完了,我们就先走了。剩下的正事,等到了时间再谈吧。”沈映说完,就跟徐牧毅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陆应辰能答应签下这个协议,对傅儒斌来说已经是一件难得的事情了。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叫沈映的博士对着他们的态度不友善了一些,但对方怎么说都是从主区下来的人,能少起冲突则少起冲突。原本他还担心陆应辰会跟他们起什么争执,可实际上,对方都走远了,陆应辰似乎还在原地发愣的样子。

    “怎么了?”傅儒斌担心地问。

    “……没什么。”

    陆应辰的状态其实有些恍惚。

    明明这个沈映不管是外貌声音,还是对人的态度及做事的风格都跟唐喻晨大不相同,可他在心里,还是觉得他们两个好相似。

    那是一种很抽象的感觉,只有在他跟对方靠近时,才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第 3 章

    在唐喻晨离开他的两年多以来,陆应辰第一次在梦里见到了唐喻晨。

    那是他们初次相遇的场景,很简单也很炫丽,很平淡也很深刻。

    若不是在梦里回忆了,连他自己都很难相信原来他们曾相遇于终年白雪皑皑的落基山脉。

    多不可思议,他曾经竟站在极寒的世界之巅,看着唐喻晨对着自己微笑。

    那是一段多么单纯美好的时光,令他在往后的日子里,一旦回忆起来,还是能够不自觉地上扬嘴角。

    “你笑起来很像一只小海豚。”陆应辰曾这么对心爱的人说道。

    “……”但心爱的人似乎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

    “是指你笑起来很好看的意思!”

    “……是么?”

    “是的!”

    他在这么说的时候还用手去掐过对方净白的脸颊。

    可在梦里,当他伸出手的时候,一切都从那个白雪渺渺的世界深化成了灰败失落,血痕斑斑的画面。

    前一秒还在微笑的唐喻晨,转瞬之后闭上了双眼,满脸是血,了无声息地埋葬在了大雪之中。

    他好像可以在梦里触摸到埋着唐喻晨的那堆雪,那是会令人感到绝望的冰冷刺骨——他想拨开这堆雪,他想倾其所力解救出葬身于此的唐喻晨。

    但是他做不到,所有的画面都以飞快地速度离他远去,逐渐湮没于无垠的黑暗之中。

    他绝望地意识到,在梦里,他也救不了自己心爱的人。

    陆应辰偷偷地去了沈映现在所在的办公室。

    这两年来,身边的搭档伙伴来来走走,w23区的人员也是经常调动,完全知晓了解他跟唐喻晨之间事情的人其实已经寥寥无几了。而w23区里面不少地方不是这里夷平了什么就是那里扩修了什么,格局的变动很大,与两年前可以说是完全迥然。

    但唯独唐喻晨先前的办公室还完好无损,既无人进去,也无改造变化。

    这是为数不多,跟唐喻晨直接有关,能让他回忆唐喻晨的地方了,陆应辰总是显得很珍惜,经常进去打扫一下这里的灰尘,整理一下那里的摆设。

    尽管内心深处也逐渐接受唐喻晨已经死在了那场雪崩中的说法,但他还是有着无法熄灭的愿想,希望有朝一日,唐喻晨能够平安回来。

    不过现在他再站在这里,等来的人不是唐喻晨,而是向来看不顺眼的徐牧毅。

    “你鬼鬼祟祟地站在这里做什么?”

    陆应辰可不觉得自己哪里鬼鬼祟祟了,但是被徐牧毅这么一说,就好像自己真的是偷偷摸摸站在这里的一样,立刻出言反驳道:“如果我站在这里就叫鬼鬼祟祟的话,那你在我身后突然出声也算是半斤八两而已。”

    “呵。”徐牧毅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陆应辰的敌意,宛如陆应辰一开始就对徐牧毅表现出来的厌恶一样。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沈映走了出来。

    这个办公室的墙壁设计是很奇妙的,看上去跟普通的砂质厚玻璃无异,从外往内看也是朦朦胧胧的;但站在里面的视角,却是能将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陆应辰过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就已经发现了,不过他不想面对陆应辰,就装作不知道。只是没有想到徐牧毅也过来了——这两个人从来就是见面必起争执,所以趁着他们还没吵起来之前,他就先出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很显然,沈映这话是对着徐牧毅说的。

    “我等下就要回主区了,跟你来打个招呼。”

    “进来说?”

    “不了,没时间了。”徐牧毅的态度跟刚才面对陆应辰时的态度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他很亲昵地拍了拍沈映的前额,语气轻柔,“下次再来看你。”

    “……嗯。”其实到现在为止,沈映都不是能够很好地接受徐牧毅有时突然亲密的举动,尤其是这次当着陆应辰的面,他感觉的到,徐牧毅是故意做给陆应辰看的,这让他下意识地想去退缩拒绝。

    “我走了。”徐牧毅说道。

    “我送你。”但不管怎么说,徐牧毅都是救了自己帮了自己的人,这份恩情,是他实在难以还清的。

    因为那时他们两个人将还站在一旁的陆应辰无视地很彻底,所以唐喻晨也没有想到,等到他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陆应辰竟然会在里面。

    唐喻晨知道自己再回到了w23区,那总有一天是要跟陆应辰单独相处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刻来得这么快,让他有些来不及准备。

    他一直强忍着自己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