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情绪,可在看到陆应辰的时候,多年来的回忆还是点点滴滴地涌上心头。那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至情至深的,也有至痛至伤的。只是一切的一切,最后都还是定格在了陆应辰伤害他的那些时刻,然后停滞不前。

    “你在我办公室做什么?”唐喻晨觉得自己的声音是有些带着刺的,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没有想到的是,陆应辰似乎比他更上火的样子,一听是他回来了,直接质问道:“是你把原本都摆在这里的东西都扔了吗?那些瓶瓶罐罐呢,你都扔哪里去了?”

    唐喻晨想他应该是问那些摆在这里,多达十几瓶的,早就积灰失效的了一些实验药水跟瓶子。

    “扔了。”他回了陆应辰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扔了?”陆应辰下一秒就炸了。那应该是唐喻晨还未完成的实验,两年来他都将这些瓶子按着原来的顺序整齐摆放着,定时还擦擦染了灰的瓶身。

    现在沈映直接回了他两个字,扔了。

    扔了?!

    “你怎么能随便就把这些东西扔了?”

    陆应辰生气的时候,一副凶狠的模样其实很吓人。唐喻晨以前也不常见到他发火时的模样,所以这次也被吓到。

    唐喻晨的声音也重了一些:“那只是一些毫无用处的瓶罐,摆着也是占位置罢了,我扔了有什么问题吗?”

    “那不是你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随便乱扔。”

    陆应辰的语气也充斥着愤怒,让唐喻晨听了就觉得心里堵得难受,他不想现在就在陆应辰面前占了下风,随手抄起不远处三层玻璃架子上摆放着的一瓶深蓝色玻璃瓶猛砸在地上。

    玻璃当下就炸裂开来,深蓝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现在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我就有权支配这里面的一切物品。”唐喻晨念得咬牙切齿,蓝色的眼眸也覆上了一层薄怒,“别说扔了那些破烂了,就算我扔光了里面的所有东西你都无权质疑。”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

    四目睁怒而视,互不肯让。

    “这是我爱人的办公室,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对我来说无比珍贵,意义非凡。这次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下次你再试试!别说你敢不敢了,就算当时候整个主区都给你撑腰我也照样揍得你爬着离开这里。”

    唐喻晨自然是不怕他的威胁,尤其是当他听到陆应辰说的那句“我爱人的办公室”时,更是觉得莫名地讽刺好笑,他直接就这么说出口了:“你爱人?全世界都知道唐喻晨已经死了,你倒是装得一手好深情,还搞这些有的没的旧物缅怀。”

    “谁说他死了?!”

    “难道不是吗?”唐喻晨用那种特别讽刺的眼神看着陆应辰,毫不留情地说道,“现在六月了,你知道吗?北美大陆已经开始回暖了,落基山脉的山脚冰雪也开始消融了。你爱人的尸骨呢?你找到了吗?是随着水流从落基山脉迸出了,还是依旧埋葬在皑皑雪山下面?你清楚吗?”

    “……”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又邋遢又恶心,对人不是恶言相向就是漠视不理。你这番模样是想装给谁看?是想让谁来同情?”他嗤笑了一声,“你该不会还期待着你死去的爱人看到你这颓废的样子心疼地从阴曹地府赶回来安慰你吧?”

    唐喻晨并不觉得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有多痛快,相反还有一种在自虐的感觉。可他喜欢这种自己让自己疼着的感觉,疼痛能让他保持清醒,看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陆应辰,你在大家都关注着你们的时候伤透了他;又在知道你们事情的那些人离开了以后装得深情款款,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谁关注,谁知道?!”

    “整个ch01区的人都知道,包括我在内。”唐喻晨看着他,“这件事情对整个ch01区的人来说,就是一个茶余饭后可以当做笑谈,打发时间的无聊八卦罢了。”

    唐喻晨的这两句倒是真的。

    他以沈映的身份重新面世,加入主区,开始工作生活时。听得到最多的就是自己跟陆应辰之间的事情。

    虽然大家传达的版本各不相同,有人坚信陆应辰不是什么好人,也有人认为他绝对是假死诈死;但不管怎么样,他们的事情对这些人来说,就是一个可以肆意讨论评价的八卦罢了。

    他们的单独相处,终究还是不欢而散。

    可能还不止如此,起码唐喻晨觉得自己以新身份跟陆应辰第一次单独相处的过程,简直是糟透了。

    他仰面躺在床上,无声地叹息。

    跟陆应辰的相处耗费了他意料以外更多的体力跟精力,让他疲惫不堪。

    他想自己应该好好睡一觉休息一晚了,但陌生的环境总是让他有些难以适应的紧张。

    以前唐喻晨不会这样,他不认环境更不认床;但是经历过一场大劫难后,他就开始有了些变化。

    他开始在陌生的环境中感到无所适从的惶恐跟不安,有时太紧张了,还会无法控制的头疼跟心疼。唐喻晨知道,这是他自己的心理问题,他只能自己给自己时间来慢慢地调节释然。

    现在他住的地方是w23区新安排给他的公寓,里面没有一点是他熟悉的东西。

    唐喻晨疲惫地睁着双眼,毫无困意,心里还不停地回想着陆应辰对着他时说的那句“这是我爱人的办公室”。

    爱人,这两个字时隔两年再次从陆应辰口中听到,竟是这么的苍凉无力。

    他回想起来自己跟陆应辰初次相识的场景。

    他顶着漫天的飞雪,无畏地攀爬着终年积雪并且雪崩多发的落基山脉。

    那是艰难的一天,也是最为炫目的一天。

    当时的他仅仅只是一个将加入ch01区当做自己理想的一个小博士罢了,忙碌的时候终日在实验室里做着研究,空闲的时候到处探险行走。

    他喜欢自然,更爱动物,每次去了哪里,都一定要拍摄记录当地的动植物。

    去到北美的时候也是如此。

    他知道落基山脉不是那么容易攀爬,他也知道生活在陡峭孤立岩石上的雪羊们不是那么容易拍摄;但为了那百分之几的可能,他还是找了当地的居民带路,一个人背着上沉重的拍摄器材过去了。

    他就是在那里遇到的陆应辰——就在自己差点遇险的时候,是陆应辰及时出现帮助了他。

    想来多不可思议,他们竟相识于终年巍巍白雪覆盖的落基山脉,他曾经竟站在寂寥的世界之巅,看着陆应辰对着自己微笑。

    可现实是多么的残酷,它教会唐喻晨有些事情在哪里开始,也会在哪里结束。

    他跟陆应辰一直从充满希望的那一天走到绝望尽蚀的那一秒,甚至在最后,当他想着重回他们当年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