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的陆应辰,迈动的双脚不知不觉就在沈映的办公室面前停了下来。

    恰巧沈映今天没有关门,陆应辰站在门口,就能看到沈映俯首于实验台前,小凤凰在他身边飞来蹿去的模样。

    熟悉又格外陌生的一幕。

    以前唐喻晨还在的时候,他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只是不一会儿,就会从里面传出唐喻晨的声音:“啊,小凤凰,别过来,这里对你来说很危险哦。”

    ——小凤凰,你知道吗?唐喻晨来梦里找我了,他告诉我他要回来了。

    在里面的唐喻晨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明显魂不守舍的陆应辰,吓了一跳。他出声问道:“你跟个鬼魂似的站在门口做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陆应辰还在思索着为什么才短短几天,小凤凰就能跟沈映相处的这么好?为什么沈映给他的感觉,总是跟唐喻晨那么的相似?

    可这时沈映开口了,那是截然不同的声音;沈映转身了,那是截然不同的相貌。

    可能不是谁像谁,只是他太思念心里的那个人,所以看谁都觉得像。

    “路过。”陆应辰觉得自己就是天生跟沈映八字不对盘,每次多说几句话就必起争执。所以为了等下再搞得彼此都不愉快,他就说道,“马上走了。”

    “等一下。”只是沈映开口叫住了他,“既然你都来了,就把你这几份表格拿过去填了吧,省得我再叫谢儒斌转交给你。”

    “表格?”陆应辰就走了进去,“什么表格?”

    沈映递了一叠纸给他:“这是你明天去抽血后要上交的资料。有三张表格是要你自己填的,其他的都是一些确认文件,只要你签个名就好了。”

    “哦。”陆应辰接了过去,“抽血之后呢?”

    “等检查结果。”

    “要是检查出来的结果不好呢?”

    “……”没有想到陆应辰会这么问,沈映愣了一下,“不好就想办法把你治好,治不好你就等死。”

    “那要是不好我就直接安静地等死吧。”

    沈映皱眉转身:“怎么?活腻了?”

    “活了将近三十年,要腻也是时候开始腻了。”

    “呵,那你不如现在就打开窗户往——”

    “应辰!!”唐喻晨的话来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道刺耳的声音打断了。

    是的,就是刺耳,这是唐喻晨这辈子听过的觉得最刺耳的声音,不管听几次,他都会想亲手捏碎这个声音的主人。他回头,看的果然就是方岚初跑进了他的办公室,径直蹭到了陆应辰的身边——眼前的一幕简直是要深入骨髓里的刺眼,唐喻晨感觉自己所有的忍耐理智就好像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秒就全数崩断了。

    方岚初——这个人他永远都不会忘,当初陆应辰就是劈腿劈到了这个人身上,事后这个人还来自己面前冷嘲热讽。

    怎么能原谅?这是绝对不可能原谅的。

    亏他两年来还以为自己都看开了,放下了,就算恨也只是恨陆应辰对他的不忠诚,还有陆应辰朝三暮四的本性罢了。可是现在,当他看到方岚初跟陆应辰就这么一起站在他面前时,就算他们什么话都没有,就算他们什么动作都没做,他也想把这两个人切碎了扔出去喂狗。

    方岚初的突然出现,就好像一把利刃,刺开来了唐喻晨本就薄似透明的保护层。但人总是会变的,当他最不愿意回忆起来的这些片段就好像再度重演一般地呈现在他眼前时,他绝不可能再像两年前那般无用躲避,这次他已经决定拔出对方攻击他的刺,再毫不留情地刺还回去!

    “你怎么会来这里?”陆应辰对方岚初的到来感到惊吓。其实跟唐喻晨的感觉差不多,他现在也不想见到方岚初。

    “因为我想……”

    “你们要是想卿卿我我叙旧的话还是换个地方吧,省得污染了我这里的空气。”唐喻晨突然好恨现在他得保持沈映的身份而不是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然虐起眼前这两个人来的话,可能会更爽一些吧!

    唐喻晨毫不掩饰自己言语之间的厌恶跟讽刺:“亏你陆应辰天天在这里装情深装意重,说到底都是作秀给别人看的吧?”

    “你在说什么?”方岚初看到陆应辰在这里就进来了,也没想过这里是唐喻晨原来的办公室,现在则是沈映的办公室。

    “我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什么还需要跟你解释吗?”唐喻晨转向方岚初,吐出来的字,字字恶毒,“从别人手上抢来的男人一定更讨你喜欢吧?尤其是现在正主已经被你们逼死了,你也就可以正大光明,肆无忌惮的‘转正’了?!”

    唐喻晨就是要字字戳中他们两个人最见不得人的地方。

    方岚初还没见过沈映,自然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只是他眼下被沈映的话气得面红耳赤的,上前了一步装作要打他的样子:“你说什……”

    不过小凤凰比他的动作更快,一看到主人就危险,小凤凰立刻就冲了起来,尖尖的爪子就好像直接要朝方岚初的双眼抓去。

    唐喻晨见对方竟然还想动手,也立刻向后几步,开始按墙上的命令按钮,并大声呼救:“保安快过来!有人突然莫名其妙地闯入了我的办公室,并且想要出手攻击我!”

    机器人保安下一秒就冲了进来,将还不死心似乎还想对唐喻晨动手的方岚初架着带了出去。

    ☆、第 8 章

    方岚初是在没有经过唐喻晨允许下就进入他办公室的,严格来说,这的确是违规了。不过唐喻晨愿意不追究,那也就这么过去了——但现在的问题则是,唐喻晨不可能不追究,而且他非但要追究,还恨不得借着这个事情将方岚初从w23区里剔除出去。

    方岚初在w23区其实还算是一个有些特殊的存在,他既有基因战士的身份,又有科研人员的职位——不过在唐喻晨看来,他就只是一个两边都兼得,但是两边都是废物的半吊子罢了。

    方岚初跟陆应辰的事情,一开始是方岚初主动的。

    对他这样的半吊子来说,哪边都不出彩的成绩是没有办法帮助他在w23区站稳脚跟,获得别人的关注的。毕竟大家都不是白痴,谁也不会愿意去关注一个只是看上去厉害,实际上没有真本事的人。

    为了能提高在w23区的地位,方岚初就想着办法使劲去抱陆应辰的大腿。那时唐喻晨也知道方岚初对陆应辰的阿谀奉承,可他没想太多,以为方岚初就只是单纯地拍陆应辰马屁来讨好陆应辰罢了——直到有一天这讨好直接讨到床上去了。

    他不仅恨方岚初的下作手段,更恨的是陆应辰对自己的薄情背叛。

    可麻木的爱总是在放大他心里懦弱的部分,因为对陆应辰的深爱,因为对可能会分开的害怕,让他犹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