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不顺眼了。”

    单毓是个很不可思议的存在,那个明明年纪还尚轻的女孩子,身体里却蕴藏着不可估测的强大能量。旁人眼里的她,是个什么事情都能做到,什么事情都可以随心所欲而为的超能力者;仇人眼里的她,就是一个变态到极致的魔鬼怪物。

    单毓是个很具有争议性的人物,但也正是因为有她的存在,ch01区才会有今天的地位,才能在与ca02区的明争暗斗中处于平等地位。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还是,ig基因当初就是从单毓的血液里提取出来的。

    如果没有单毓,就没有现在的基因战士。

    所以,陆应辰到底能不能安然地度过这劫,几乎取决于单毓愿不愿意出手相助。

    这是这么多天来,唐喻晨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陆应辰念出来。他想保持平静,只是他的心脏在听到陆应辰念着他的名时,还是很没出息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心脏毫不留情地背叛了主人,出卖了身体最真实的想法。

    “你可以回去跪在单毓面前求她原谅。”

    “她的字典里不会有原谅这两个字的。”

    “那你就回去跪在萧沐沐面前就她原谅,说不定她愿意在单毓面前帮你美言几句,然后单毓就答应救你了。”

    萧沐沐跟单毓是一对,主区附属区人人皆知。

    陆应辰想说,如果他还能看到唐喻晨求唐喻晨原谅自己的话,到时候别说是跪了,就算是要跪倒天荒地老,跪倒膝盖跟土地长成一块他也愿意。但是他不想当着别人面说,尤其是这个总是会跟他起争执的博士沈映。

    陆应辰觉得今天自己跟沈映说的话已经太多了:“所以你来我家是为了什么?”

    “本来是想来劝你乖乖回主区的,不过目前看来,你自己也已经在准备了。”

    “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了。”

    “嗯,你放心,我一定配合回主区的安排,最晚后天。”陆应辰是想下逐客令了,“要是你没有别的事情,就可以先走了,我还要继续整理其他东西。”

    但是唐喻晨却不想走了,因为这个房子里还有一个地方隐藏着他太多太多可以触摸到的回忆——那就是他多年来行走各洲各地所拍摄到的照片以及自己撰写的文章。本来也不觉得有多舍不得这些东西,但是双脚跨进这栋房子的时候,心里想着的还是这些自己曾经无比珍惜的照片文章。

    “我进来这么久你一杯水都不给我倒现在还赶我走,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唐喻晨自顾自地说道,“先去给我倒杯水吧,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着你把所有东西都整理好,眼下不是我们要配合你的时间,而是你要配合我们的时间,ok?”

    陆应辰觉得要跟沈映争执起来的那种感觉又上来了,但现在是在自己家,他又不可能真生气到把沈映赶出去,只好说:“行,你要看就看,别到时候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就好。”

    于是陆应辰真的去厨房给沈映倒了杯水,只是他拿着玻璃杯走出来的时候,沈映却不在客厅内了。

    陆应辰看到书房的门是虚掩着的,立马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沈映站在里面。

    这间书房原本是陆应辰的,只是他不经常进来,里面摆着的书也从来都没有看过,白白浪费了这个书房的设计。后来唐喻晨搬进来了,唐喻晨有太多太多精彩绝伦的照片,太多太多壮丽炫美的海报,于是陆应辰就主动将这个书房让了出来,给唐喻晨用来放这些东西。

    他发现沈映是去了书房后,一瞬间是厌恶排斥的,他讨厌对方这种未经主人允许就随意进入其他房间的行为。

    可当他看到沈映的背影跟唐喻晨的背影是如此相似时,那些排斥的情绪就自发的消散了。

    陆应辰走了进去,看到沈映手里翻着唐喻晨很早以前洗出来但还没来得及挂到墙上或者放进相册的那一叠照片后,忍不住地说道:“你就算看,也看不出来这都是些什么吧?”

    谁知沈映道:“谁说我不知道的?难道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陆应辰是真的不知道,一瞬间就被反问地哑口无言。

    他看着沈映拿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着,还能精确地解说道:“这是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岛,北美洲的最北端,照片里是那边一片危险的海岸——看,这是灰熊妈妈们,冬眠过后聚集捕食……一群灰熊竟然能捕食杀人鲸,多不可思议——这是阿拉斯加山脉,北美洲最高的山峰,高到能控制北美大陆的天气——还有这个,哥斯达黎加丛林里的红顶侏儒鸟,它懂得通过跳舞来吸引异性——这是哥斯达黎加的海滩边,会有成千上万只丽龟在这里产卵,但并不是每一只孵化出来的小丽龟都能安全回到大海——”

    唐喻晨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察觉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

    “怎么停了?继续说啊?”但陆应辰的语气好像并没有其他意思。

    “不说了,我自己知道就好。”唐喻晨差点就把“我说了你也不懂”这句话脱口而出,还好话到嘴边又被他改了过来。

    “这都是我恋人拍的照片……”陆应辰的语气突然变得哀伤起来,“应该都是他拍的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他网上打印的……”

    “你哪个恋人?之前闯进我办公室的那个?”唐喻晨就是故意这么问的。

    “……”陆应辰不想在想着唐喻晨的时候提到方岚初这个人,“其实我就只交往过那么一个人,我就只有一个恋人。”

    唐喻晨觉得陆应辰是在撒谎,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应辰又开口了:“你知道我跟唐喻晨的事情,你还说主区人人都谈论过我们的事情,虽然我没有当面听到过,不过我大概可以猜想到别人口中的我会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但是你们只看到我当初是怎么对待他,却不知道事后我有多么懊恼后悔。很多人很多事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了才知道原来自己有多舍不得。我以前觉得这句话真俗,但是当我切身体会过后,我才发现要说出这句话时心有多痛。”

    “没有人可以为你的后悔买单,尤其是……对方已经是个死人了。”陆应辰的话还是触动到了唐喻晨,为了不让自己的心动摇,他选择说这种伤人的话。

    “我知道,我只是后悔,我再也得不到这个人的原谅了。”陆应辰咬着下唇,“他消失在落基山脉,你知道吗?那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去那里,究竟是为了回忆我们初遇的美好,还是为了彻底跟一切做个了断?他遇难的时候,想的是什么?他那时是伤心的,还是绝望的,或者是恨着我的?他是放下了一切存心寻死的,还是什么都没看透也不愿再看透了?他要是活着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