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愿意原谅我吗……”

    唐喻晨心头一阵一阵的痛,他攥紧了拳头,忍着眼眶里的酸意,强行扯开话题:“你知道美洲黑熊为什么会爬树吗?”

    陆应辰也发现自己在沈映面前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就接上了唐喻晨此时抛出来的话题:“不知道。”

    “因为在像剑齿虎这样大型捕食者环伺的时期里,夜晚的森林危机四伏,黑熊面临着它们的威胁;于是进化出了这个本领,学会了爬树,那个时候只有睡在树顶,黑熊们才能安全地度过夜晚。”唐喻晨顿了顿,“但是剑齿虎之类的大型捕食者已经灭绝很久了,而黑熊的这个本领,还是继续保留了下来……也许对一个人的伤害也是这样,就算唐喻晨还活着,就算他愿意原谅你,可你给他留下的伤害呢?那是不会消失的。人心是很自私的,那些让自己感到疼痛的东西,不是一声原谅就可以划上终点的。”

    “但是他能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去展开所想的一切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陆应辰缓缓道,“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他死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死了……”

    陆应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开始跟沈映谈论这件事情,可这两年来,他的确都没有机会将心里的这些话告诉别人。现在一开口,这些埋藏了太久的情感就再也藏不住了。

    “他是死了。”唐喻晨道,“你觉得一个人的运气能好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从雪崩下脱险得生。不是非要见到尸体才算是真的死了,你还不肯承认这是事实吗?”

    陆应辰摇摇头:“你说我是心存幻想自欺欺人也好,不肯面对现实也好。但我总觉得,他没死,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看着跟我一样蓝的天,也许还过着跟我一样堕落的生活。”

    “你倒是想得美,自己堕落也希望别人跟你一起堕落?”

    “我可不是真心想堕落。”陆应辰说的有些无奈,“我只是幻想,他要是还活着,应该不忍心看到我过得这么萎靡,说不定就出来骂醒我打醒我了……可他要是不肯再见我了,或者是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不管是那种情况,我活着或者死了都还有什么区别呢?我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出问题,拖着只是想看看他到底会不会回来,如果他回来了,那一切都还有希望;如果他真的回不来了,那我治好也没什么意义了,还不如随着他一起去了。说不定黄泉路上死皮赖脸求着他,下辈子还有可以偿还他的可能。”

    听着陆应辰说起这番话,唐喻晨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绞在一起了。

    道歉的话陆应辰以前不是没有说过,但那时唐喻晨的确只看到了陆应辰的背叛,觉得陆应辰再说的也只是虚情假意的违心话,其中一个字都不想去相信。

    但是现在听着陆应辰这么说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对这些话失去了判断是真是假的标准。

    他应该相信吗?他还能相信吗?

    “别想着下辈子了,也许人家下辈子不想遇上你了。”唐喻晨还是选择了不相信,尽管他的内心有了动摇,但理智一直在劝说他,不要再去相信陆应辰了,不管陆应辰现在说得有多么的可怜,都无法改变他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事实。

    ☆、第 11 章

    “嘀嗒嘀嗒……”设置的提示音响起来时,唐喻晨才猛然发觉自己又错过了午饭时间。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十分,过分专心于工作的他至今都没有感受到肚子那里有饿意传来。

    这是他已经回到主区的第三天了,一切工作生活就如同他还没去w23区之前的那样有条不紊的继续着。

    唐喻晨摘下眼镜,坐到一边的椅子上,闭上眼睛稍作休息。

    没看时间的时候还不觉得,看了眼时间,他才感觉两条腿已经站得酸疼不已。

    回来三天,他总觉得自己过得恍惚,若不是确定现在陆应辰跟他一同身在主区,他都会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回过w23区。

    不过向来通他心思的小凤凰好像能感受他此时的心情一般,轻轻飞到了他的手上——在感受到小凤凰毛绒绒的触觉后以及听到小凤凰发出的叫声后,唐喻晨才再次接受自己回过w23区是个事实。

    最后他还是成功地将小凤凰带到了主区,而陆应辰竟然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说。

    原本他还很担心陆应辰到了主区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没想到陆应辰回到主区之后反而老实了,这两天无论在什么方面都非常配合主区的要求,该谈话的时候谈话,该检查的时候检查,听话的简直都不像他。

    不过这样也好吧,唐喻晨心想到,至少对他来说,陆应辰乖乖听话他还能省不少心。

    有私人语音短讯传来,唐喻晨才睁开眼睛,他看了眼是来自徐牧毅的消息,手指犹犹豫豫地点了接受后,正中的屏幕上立刻就传出来了徐牧毅的视频消息:“等下一起去吃饭吗?”

    唐喻晨没吃午饭,又在实验室站了一下午,站着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一坐下的确是饿了,会回复道:“嗯,好啊。”可想想自己最近该忙的事情都已经忙完了,就算提前离开也没有什么关系,就又补充了一句,“早点离开吧,我有些饿了。”

    徐牧毅的消息回复得很快:“好。”

    陆应辰是看着沈映跟徐牧毅一起离开的。

    他们的实验室比陆应辰现在所站的楼层低了几层,他刚从萧沐沐那里出来,就看到沈映跟徐牧毅一起有说有笑离开的背景。

    想起前几天单毓对自己说的话还有刚才萧沐沐刻意回避的态度,再看到沈映跟徐牧毅一起离开的身影,陆应辰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手。

    ch01区对陆应辰来说其实是有着很多回忆的地方——他是初代ig基因的试验者,更是同批基因战士里面实力强大的佼佼者。只因当初他并不是心甘情愿地答应去w23区的,对这个决策至今仍有不满,再加上这几年来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他再回主区的时候心里已无太大欣喜怀念的感觉。

    比起曾经的不满,他更认为现在的主区已经距离他太遥远,当他一个人在这里面行走时,只觉得过于寂寞冷清。

    陆应辰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严穆峰已经找他谈过不止一次,说他这样的情况必须要进行手术,而且到时单毓也会亲自过来,加大治好他的几率——但最重要前提的还是陆应辰自己必须要调节好自己的心态问题,要是心理继续这么消极,只会加速身体的恶化。

    只有这点,恰恰是陆应辰做不到的。

    前几天,单毓找他谈过一次话。

    其实陆应辰从成为基因战士开始到现在统共见过单毓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且他一直都不喜欢跟单毓见面——在见到比自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