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强大了无数倍的存在时,动物的本性总让他产生一种必须保护自我私人领域不被他人侵略的意识。

    尤其是单毓这样能洞察别人内心的人,与她交谈时只让人感到不安。

    况且这次,他自己想也知道单毓绝对不会找他谈什么好话。

    他走进单毓办公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单毓的办公室在十几层楼那么的高的地方,四周全由透明的玻璃围起来,要不是下面还有楼层,完全就是行走在云端的感觉。里面没开灯,只有夕阳照射进来的光线,整个办公室里都染着一层压抑、沉重的深红。

    陆应辰走到单毓面前坐下,看到她正在玩弄桌子上的一小堆泥土。

    陆应辰没出声,只是安静地注视单毓手上的动作——她只轻轻挥着手指,这一堆土就跟有了生命一样开始移动,一点点地堆积到一块儿,慢慢显现出一个小泥人的样子来。但是小泥人移动的颤颤巍巍,随时要倒塌的模样……然后就是在泥人倒塌了之后,单毓才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单毓还是以前的模样,虽然她的年龄应该跟陆应辰一样,可这几年来,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存在过的痕迹。

    她还是黑色的头发,黑色的指甲,红色的嘴唇,红色的项链。

    “知道这是什么吗?”单毓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再次指挥起了那堆不管怎么样最后都还是会倒塌的泥土,用她那鬼魅的声线问道。

    单毓的想法除了她本人外应该没其他人能知道了,陆应辰直接道:“不知道。”

    “前段时间我们区有个战士跟ca02区的战士交手失败死了,这是他揉着他骨灰的泥。”一个小泥人又在单毓的手指下出现,“这也是我最近在研究的新能力,说不定以后就能让死人复生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挺不可思议的?”

    起死回生这种事的确不可思议,但单毓这么说的时候,陆应辰第一想到的就是唐喻晨,反而是期待大过了不可思议。

    “要是唐喻晨还在,就可以试试了。”单毓好像看穿了陆应辰内心的想法,直白但十分残忍的说道,“只是可惜了,他到底死在哪里,现在尸骨在哪里,你统统都不知道。就算我真能起死回生,也帮不了他。”

    单毓的话句句刺在他的心头上。

    陆应辰握紧了拳头,好像有些明白单毓今天叫他过来是为了什么了。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小泥人才走一步,又全部倒塌了,单毓叹了口气:“不过怎么可能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办法呢?人死了就是死了,除非去地狱相见,不然怎么可能再相逢呢?”

    陆应辰在走进单毓这件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坏情况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甚至连单毓会要了他的命这种假设都下过了。但听到她说了这些话,心里还是有愤怒的情绪开始不断涌动。

    “你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是为了什么吗?”单毓观察着陆应辰脸上的表情,自问自答道,“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罢了。”

    “什么事?”陆应辰可没有想过会是什么好事。

    也许接下来就是单毓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了?谁知道呢?

    单毓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她慢慢说道:“唐喻晨还活着哦。”

    陆应辰猛然起身,椅子受到他巨大的阻力在地上摩擦出了刺耳的声音——他睁大着眼睛,不敢置信,可眼神里还是泛出了这两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希望跟狂喜,声音不自觉地带着颤抖的笑:“……你,你说什么?”

    单毓的这句话太美好,他怕这是自己因太渴望唐喻晨活过来而出现的,美丽的幻听。

    “没有第三遍。”单毓再重复了一次,“唐喻晨还活着。”

    任何人说唐喻晨活着他都会怀疑那是安慰,唯独单毓说唐喻晨还活着,才能够给他希望——因为单毓从来不说谎,也从来都没有要说谎的必要。

    “他在哪里?他现在还好吗?他还记得我吗?”陆应辰着急地问。

    单毓耸肩:“谁知道呢,唐喻晨会在哪里呢?唐喻晨现在过得还好吗?唐喻晨还记得你吗?谁……知道呢?”

    陆应辰知道单毓肯定是知道的,但就是不说而已。

    “你要我做什么?要我怎么做?”

    知道唐喻晨还活着的消息,陆应辰简直就是高兴地快疯了!唐喻晨还活着?唐喻晨还活着!

    “不是我要你做什么,指导你怎么做。”单毓道,“你自己清楚的吧?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眼下只有你活着从手术室里出来,才能知道唐喻晨现在在哪里,现在过得好不好,现在还记不记得你。”

    陆应辰是带着那种隐藏都隐藏不住的笑容离开那里的。

    在他走后,萧沐沐的身影缓缓地显现了出来。

    “这样好吗?就这么将唐喻晨还活着的事情告诉他?”萧沐沐说道,“当初可是答应过唐喻晨要帮他隐瞒消息的啊。”

    “对啊。”单毓一挥手指,那团泥土就自动从桌子上滚落进了下面的垃圾桶里,“但那你是答应的,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

    “……”萧沐沐道,“我可是打着你的名号答应的,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啊。”单毓一脸无所谓,“反正到时候真相不需要我们说出来。”

    “诶?你又窥探未来了吧,真是狡猾啊。”这是萧沐沐所没有的能力,“可知道真相的也没有几个人吧,有谁敢告诉陆应辰?”

    “当然是,唐喻晨他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  都看到这里了,真的不收藏一下下嘛嘛嘛嘛嘛

    ☆、第 12 章

    跟徐牧毅出去吃饭的时候,每次都是唐喻晨决定去哪里吃。

    其实他是一个对吃饭环境还挺有要求的人,但那天可能是真的饿久了,出去后只身体觉得没力气,懒洋洋地不想多动,于是他们就去了一个主区附近的安静餐厅,要了一间舒适的包厢用餐。

    徐牧毅看唐喻晨没什么精神:“怎么了,今天很忙吗?”

    “瞎忙罢了。”这话倒不假,因为现在陆应辰也在主区,唐喻晨要是不做点其他事情来分散自己注意力的话,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跟陆应辰有关的事情。

    自从唐喻晨跟陆应辰一起回到主区后,徐牧毅就时时关注着唐喻晨那边的动静。他知道这两天唐喻晨跟陆应辰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但就是忍不住想知道唐喻晨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唐喻晨饿了许久的肠胃在被温热的汤水包裹以后,立刻就满足了不少,精神也跟着回来了。他看着反而是徐牧毅开始沉默了,就问:“怎么了?现在是轮到你发呆了?”

    唐喻晨只是开玩笑的一说,但徐牧毅却突然很认真地望向了他。

    唐喻晨被他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