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浮浮地过来直到安稳地落在了他面前。

    唐喻晨只觉不可思议,不过出于礼貌也没有问也许会被人家认作失礼的问题。他道了谢后,将这次单毓叫他带来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个很小的玻璃瓶,里面散发着亮晶晶的光芒,道:“这是单毓让我交给您的。”

    “果然还是那丫头最清楚我要的东西是什么。”接着玻璃瓶自动离开了唐喻晨的手,慢慢地“飞”到了老婆婆的手心里。老婆婆把瓶子的盖头打开,将那些亮亮晶晶的东西都散了出来。

    唐喻晨亲眼看着老婆婆抬头对着其眼前的那一团空气说道:“给你们的,快接受了吧。”

    ……然后,那些亮亮晶晶的东西就都不见了。

    老婆婆很满意地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

    之后就是让唐喻晨感到惊吓的事情了。

    因为等到老婆婆再抬起头时,原本相貌苍老的她竟然变成了一个看上去才二十岁左右的美貌女子,要不是那满头银丝还在,估计唐喻晨也不敢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个老妪。

    唐喻晨瞪着大眼睛,一时间都说不出一个字。

    不过他好歹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这点程度的事情,只要强迫自己接受也还是能接受的。

    “我叫妁,媒妁之言的妁。”再开口,她的声音都变得清丽起来,宛如一个真正的少女。

    “噢……”唐喻晨回神,低下了头。

    “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用拘谨。”妁对唐喻晨说道,“这才是我该有的样子。”

    “嗯……”唐喻晨以为自己就只是来替单毓送个东西的而已,不管眼前这个妁是什么样子,都跟他没有关系。

    “看来你看不到我的这些孩子们。”

    妁这么说的时候,唐喻晨才抬起了头。

    他看到妁正微笑着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指轻点了一下他的眉心处。唐喻晨只觉得一阵寒意仿佛就从那一点悉数浸透了全身,思绪都好像因这股冷意而被冻结了一秒。可身上的暖意回流之时,他发现眼前原本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区域好像渐渐地显示出某样东西的轮廓出来了,随后越来越明显,直到最后,待唐喻晨完全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时,更是直接“啊”地尖叫出声,身子直接向后倒去。

    其实唐喻晨看到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可怕诡异的妖魔鬼怪,只是两条十分“奇怪的东西”,它们似龙非龙,似蛇非蛇,浑身透明,头上长着两支形状不同的角,像是古代神话小说里才出现的妖怪,。

    要说前面一系列的奇闻异见唐喻晨还能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可看到这么一个玩意儿,那要是还不害怕就不可能了。

    “不要怕,它们不会伤害你的。”妁对他说道,“它们叫‘亡虫’,是从我身上分离出去的。”

    “亡虫?”听着这个名字,唐喻晨就觉得这不是自己能随便接近的东西。

    “它们会在一个人快死的时候从其主人身上分离出来的。并且在主人最后的日子里保护着主人,尽可能地帮助主人完成最后的心愿。”妁淡然地说道,“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将死之人了,不过因我不想死,所以一直养着它们。”

    “……”唐喻晨只觉得荒诞,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不过那时的他也没想太多,他以为自己的任务就只是来给眼前的这个妁送东西而已。现在东西已经到对方手上了,他也就可以告辞了。

    “既然东西已经到您手上了,那我也就不打扰了。”唐喻晨站起来,只想快速离开这个稀奇古怪的地方。

    “这就要离开了吗?”妁问。

    “是的。”

    “那真是遗憾。”妁道,“看来单毓没有告诉你,你暂时是离不开这里了。”

    “……”唐喻晨的脚步停顿了下来,转身问,“你说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单毓是怎么跟你说的,但是她却跟我说了,你会在我这里住上一阵子,叫我好好照顾你。”妁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你要是不信的话尽管可以离开,不过我不保证你一定能出去就是了。”

    唐喻晨的第一反应就只当妁是在吓唬他,但是当他才向前走了几步,那两条亡虫就缠绕着漂浮到他面前,用凶恶威胁的表情盯着他时,唐喻晨才意识到妁是认真的。

    ……难道他就真的要莫名其妙地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唐喻晨发现眼前的形式怎么看都不利于自己时,还是回到了妁对面的矮脚椅子上,坐了下来。

    “所以说,我要在这里呆上几天?”

    妁耸肩:“不知道,时间到了会有人来接你的,单毓是这么跟我说的。”

    “……”唐喻晨知道自己接下来这个问题被回答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为什么?”

    “单毓做事,从来都没有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帮她呢?毕竟我对你来说是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啊。”

    两条亡虫在妁的身上缠来绕去,那画面看上去极其的诡异。她看着唐喻晨,笑眯眯地说道:“因为单毓给了我想要的东西啊。”

    那她想要的就是刚才他亲手交给她的那小瓶东西了,于是唐喻晨问道:“是刚才那个玻璃瓶里装着的,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吗?”

    “既然你要在这里呆好几天,不如就定下心来陪我聊聊天吧?”妁的语气温柔,直接无视了唐喻晨的提问,自顾自地说道,“我也可以慢慢解释给你听,你眼前所见的一切到底是什么东西。”

    唐喻晨叹了口气,他好像也只能选择接受了。

    “这两条……虫?到底是什么东西?”看着始终缠绕在妁身边的这两个“怪物”,唐喻晨还是因不能接受而紧张着。

    “差不多就是我刚才跟你解释的那么一个东西。”妁似乎是真的打算认真回答他问题,“亡虫只会从将死之人的身体之内分离出来,存在的意义也就是帮助主人完成最后的心愿。一般来说,一个人会有四条亡虫,等到它们再全部归回到人体的时候,也就是一个人真正死去的时候……听上去是不是挺不可思议的?但亡虫也并不是人人都会有的哦,它们是概率极小的那一部分人才会拥有的东西。”

    唐喻晨的脑子还是挺好使的,这么听着,立刻就懂了是什么意思。

    “……噢,那它们会听你的话吗?”

    “亡虫不会说话,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它们能跟主人进行类似于一种心灵感应的沟通。”妁一字一句清晰地说着,“我是个通灵者,拥有一般人所没有的能力。但当我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很不能接受……因为我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而我对这个心愿的执念又太过强大,导致我的亡虫都突破了时间的限制。”

    “……唔,什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