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我需要一找就找这么多年吗?”申炎生的手里不知何止多了一把刀片,此时正贴着陆应辰脖子上的肌肤上下滑动。

    陆应辰虽感受到了威胁,但还是嗤笑说道:“你的人?申炎生,你以为自己的脸有多大?一个被你追的满世界跑都不想跟你在一起的人而已,你好意思说他是你的人?”

    “呵,那也比你这个管不住下半身出轨还被捉奸的垃圾好。”申炎生也毫不留情,“起码我还有的追,你要想追回的话就只能去阴曹地府追了。”

    “呵,那真是十分可惜的告诉你,唐喻晨还没死,我从无限乐园出去就可以知道他在哪里了。”

    “那意思就是你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了?”刀片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把刀刃处闪闪发亮的匕首,申炎生狠狠地戳在陆应辰两腿之间,“也许我也还能见到唐喻晨呢?不如就把你这一团肉割下来当做重逢礼送给他,说不定他会很欣喜呢?”

    “……”陆应辰感觉浑身一僵,“你以为人人都跟你这个心理变态一样恶趣味这么重吗?”

    “试试看就知道了。”

    申炎生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陆应辰见他利落地将刀拔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不知道袁亦可在哪里,但是我知道袁亦可在哪里……”

    申炎生快速下刀——

    不过他就是吓唬陆应辰,最后只是将绑在陆应辰身上的那些绳子割开来罢了。

    陆应辰松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问:“我的衣服呢?快把衣服给我!”

    申炎生扔了一块布给他,冷冷说道:“有块遮羞布就不错了,别那么挑三拣四。”

    陆应辰要衣服可不是因为他觉得露着肉会害羞,而是他单纯地觉得这里的温度实在太低太冷了。

    “袁亦可在哪里?”申炎生问。

    陆应辰把那块床单一样的碎花布裹在自己身上,道:“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袁亦可在哪里,刚才只是偏偏你而已。”

    “你他妈的……”申炎生猛然出手,锋利的刀刃冷血地朝着陆应辰的脖子刺去。

    不过失去了束缚的陆应辰应对速度极快,申炎生才一出手,他就敏捷地一跃落到了地上,避开了那把冰冷的刀子……就是身上裹着的布有些碍事……

    陆应辰得意地笑道:“申炎生,这样了你还跟我打,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申炎生冷哼一声,丢掉了刀子,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去了。

    陆应辰这才感觉申炎生的状态似乎是哪里有些不对。他走近了几步,看到申炎生的腰侧似乎有淡淡的血迹渗了出来。

    “你受伤了?伤口裂开了?”

    “小伤口,过一会儿它自己就会止住的。”申炎生像是忍耐着伤口带来的疼痛道,“不过这是为你才受的伤,所以你得把那边的止痛药递给我。”申炎生指着不远柜子上的一瓶白色药瓶对他说,“就是那个,顺便再倒杯水给我。”

    经申炎生这么一提醒,陆应辰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来得及问申炎生为什么他也会在这里的原因。而且他猛地想起自己昏过去之前分明是看到了唐喻晨……

    不过此时看在申炎生是伤患的份上,陆应辰也就不跟他计较什么了,拿了药跟水过去给他,问:“说说看你是怎么救我的?”

    申炎生将药吞了:“你知道无限乐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不知道。”陆应辰裹着碎花布如此回答。

    “呵,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做事依旧这么悠哉。”

    “你什么意思?”陆应辰一听就觉得这是挑事的前奏。

    申炎生瞥了他一眼,道:“是不是单毓告诉你只要你能活着从无限乐园回去,她就把唐喻晨的下落告诉你?”

    “……”

    申炎生看陆应辰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道:“无限乐园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让你随意进出的地方……要是选错了模式,你这辈子都别想回去了。”

    陆应辰想起来自己进来的时候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只好买了地狱模式的票。

    申炎生继续说着:“第一个是简单模式,选择这个模式进来的话,在无限乐园只会感受到无尽的美好跟诱惑,是绝对再出不去的;第二个是困难模式,这个模式会随机生成一个危险场景,要克服之后才有机会回去,但至今都没人成功过,目前也还算是回不去的模式;第三个是地狱模式,这个模式比较特殊,融入了前面两个模式,先让人经历美好再迎来绝望,如果能撑下去,就有出去的可能,如果中途放弃了,也就永远留在这里了。”

    ……听完申炎生的解释后,陆应辰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这次因穷得福了。

    “我是收到单毓的要求,来杀了‘未区’的管理人的。”

    “要见到管理人,就只有在坚持撑过了地狱模式才有可能。”

    “我进来的时候就是选的地狱模式。”但申炎生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很不相信,陆应辰道,“怎么,地狱模式很难吗?我怎么觉得你的表情像是在怀疑我不能通过。”

    “听它名字你就知道它是简单还是艰难了。”

    看着申炎生的反应,又结合了唐喻晨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陆应辰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你说你来无限乐园是为了找袁亦可?但无限乐园一共有十二个区,我们现在是在第八区‘未区’,你又说只有选择了地狱模式才有机会出去,也就是说你已经在地狱模式打滚七次了?”

    “为了能找到袁亦可,打滚七次算什么?”申炎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想知道袁亦可的下落,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单毓呢?说不定你肯跪在她面前哭着求她告诉你,她就心软告诉你了呢。”

    申炎生瞪了他一眼:“我去找过单毓,她说袁亦可在一个目前来说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这样的地方,除了无限乐园,我也想不出第二个了。”

    “嗯,虽然到第八个了还没有找到,但是最后四个也还是很有希望的。”

    “你再嘴贱我就把你赶出去了。”

    陆应辰表示不在乎:“所以这里是哪里?”

    “这是我临时建立的安全场所。”

    “安全场所?”

    申炎生拉开窗帘,对陆应辰道:“你看看外面的场景。”

    陆应辰走到窗边,看到的是外面灰雾蒙蒙的天空跟一片断壁残垣的景象:“……这?”

    “这才是无限乐园最真实的模样。”申炎生道,“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场景都是依托着人们心中最渴望或者最害怕的部分想象出来的,都是假的。我设立了这个安全场所,为的就是在经历地狱模式最初的简单部分时保持住平常心,不为心中最大的欲望所惑——这里只能让我们待到安全模式的时间结束,接下去的困难模式,还是要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