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因为杀了管理人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然后你就可以出去,就能知道唐喻晨的下落了,这么听着未来是不是很美好?”

    不知道是不是陆应辰的错觉,他总觉得此时的申炎生说话带了一股终于放松的腔调,这跟他在这里第一天见到对方时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陆应辰就要伸手去打开这扇三天内都没有打开过的门时,却突然转身,看着申炎生严肃地问道:“要出去了才有些好奇,你在无限乐园进进出出过这么多次,对于通过地狱模式有什么心得跟我分享一下吗?”

    “你只要知道你接下来会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就可以了。”

    “那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真的是你内心最害怕的东西吗?”

    “怎么,你害怕了吗?”

    “你根本没有进过无限乐园吧?”陆应辰问道,“你这次进来,只是为了帮我的吧?”

    “我特意进来这种鬼地方帮你吗?你的脸都快比你的屁股大了。”

    “你当然是有好处才愿意进来的……我想想单毓是不可能了,是萧沐沐答应你的吧?是不是只要你进来帮我,她就答应把袁亦可的下落告诉你?”

    见申炎生沉默了,陆应辰才继续说道:“我就觉得奇怪,你因为袁亦可的事情这几年来一直视我跟唐喻晨为眼中钉,怎么在无限乐园见到了,就一下子改变立场想要帮我了?”

    “就是突然想帮你了,不行吗?”

    陆应辰无视他的话,自顾自说自己想说的:“我对无限乐园一无所知,进来前也就只是听唐邵非提起过了几句,根本可以算是毫无准备。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并特意告诉我那些重要信息,我肯定会被困死在这里。就我们以前的过节来看,你别说救我了,不落井下石就是客气了。但要说现在还有谁会愿意帮我,也就只有萧沐沐了,她跟唐喻晨的交情一直都很好,能力又仅次于单毓。要是她对你做出保证会将袁亦可的下落告知你,就算单毓那边不说,你也无所谓了吧?”

    申炎生笑了一下,陆应辰的猜测的确都是事实,他也不打算再掩饰,直白说道:“这笔买卖对我来说又不亏,何乐而不为?”

    “既然真是买卖那我就放心了。你只是做你应该做的,我要欠也是欠萧沐沐人情。”陆应辰的态度略显傲慢,“本来是不想说的,但一想到我在无限乐园欠了你一个人情,我就难受的浑身发痒。”

    “你快给我滚出去吧。”申炎生走到陆应辰身边,一脚踹开了那扇陆应辰欲开不开很久了的门,“我该做的都做完了,你接下来是生是死都跟我没有关系。”

    这么说似乎还不够,申炎生又加了一句:“我是萧沐沐强行塞进来的,所以跟你不一样,我并不是这个机制下的玩家。只要你从这里出去我也就可以顺利回去了……呵呵,反正我马上就能知道袁亦可的下落就对了,你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活着的唐喻晨才是一个未知数呢。”

    ……

    陆应辰开始对无限乐园开始感到不安并不是在申炎生这么“提醒”他以后。

    他的不安,从他离开安全场所的下一秒开始,就被迫逐渐暴露了出来。

    在里面的时候,尽管触碰不到外面的一切,但他还是能透过玻璃窗户看到外面那真实荒败的惨相。可到了外面,在里面看到的所有东西竟全部都消失了,天地之间再无其他,就只有无边无际的白色雾霭——以及行走在其中的自己。

    这是一片白到发亮的世界,却让陆应辰的心里发毛。

    因为在这里不管前进还是后退都一样,永远走不到头。陆应辰感觉自己走的两条腿都开始泛酸了,可还是没有见到有除了白色以外的其他颜色出现。

    这很像是某场灾难性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最后宁静。

    陆应辰在心里不停地催眠着自己:等下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是假的,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要相信,不要被假象所迷惑了,一定要活着出去,一定要知道唐喻晨到底在哪里,一定要再见到唐喻晨……

    而场景,就是在陆应辰想到唐喻晨的时候,才慢慢有了变化。

    白色的雾霾逐渐散去,露出来的是那条他熟悉到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走的街道——这是唐喻晨家外面的那条小道。

    虽然他们在一起后唐喻晨搬过去与他一起住了,但回来这边的频率实际上也很频繁。因为唐喻晨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那些跟专业有关无关的书籍就可以摆满两个房间,再加他多年来拍摄的照片、制作的海报又多到可以把一个人给淹了。就算后来陆应辰将自己的书房贡献出来给唐喻晨摆东西,那也只是才能放一些他后来拍摄收集的东西而已。对唐喻晨来说,那些有年代感,或是具有回忆意义的东西,还是放在他自己的房子里。

    其实陆应辰一直都觉得自己跟唐喻晨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才算是真正地谈着恋爱。

    那时他们两个人都很忙,虽然住在一起,但同时在家出现的次数却不多。唐喻晨大概天生就是一个工作狂,除了外出旅行探险的时候会把工作放到一边,其他时候就算是在吃饭,也突然会用筷子在盘子里写着什么奇怪的公式。

    但他就是迷恋唐喻晨这种性格,还说不上原因,只是每次看到唐喻晨认真工作的样子就觉得那是一种享受。

    申炎生惊讶他能跟唐喻晨同床共枕两年却没有发生关系,可关于这点,要不是真的发生了,估计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他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其实他每次抱着唐喻晨的时候都会紧张,就像个初入情场的青涩小子一样——不知道亲吻的时候是先亲嘴好还是亲脸好,不知道拥抱的时候先是搂腰好还是搂肩好……从后面环抱住唐喻晨的时候,感受到唐喻晨皮肤温度的时候,听到唐喻晨浅浅呼吸声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浑身僵硬,灵魂出体,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那时他们可以几天不见面,一天只发几条十字以内的简讯,实在太累不道晚安就各睡各的。

    他们有时也会离得很远,但想起彼此,心总是暖的,是满的。

    只是这种感情没有失去过就不知道拥有时有多么珍贵。

    陆应辰曾经拥有,曾经失去,现在后悔,后悔至极。

    深呼吸了一口气,陆应辰望向唐喻晨所住的房子。

    他没忘也没被眼前的场景混淆,他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回忆不是现实,而是险不可测的无限乐园。

    ——地狱模式会照应你出你心里最害怕的部分,你只有战胜了这部分,才能见到未区的管理人。

    ……心中最害怕的部分吗?

    可是陆应辰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最害怕的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唯一敢确定的就只有这场景绝对跟唐喻晨有关。

    唐喻晨住在安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