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先询问了他的伤势:“你受伤了?”

    那是在最后,陆应辰因体力不支时而被活死人偷袭才受的伤。

    不过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直到唐邵非那么提醒了他,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一块现在的确泛着剧烈的疼痛。

    “我没事,反正感染不了。”陆应辰迫不及待地问道,“唐喻晨呢?唐喻晨现在怎么样了?”

    谁知唐邵非却沉默了。

    唐邵非没有回答陆应辰的这个问题,只是说道:“这种伤势可大可小,我还是先给你紧急处理一下伤口吧,你跟我上车。”

    上了车,唐邵非拿出一瓶白色的喷雾,对着陆应辰的伤口喷了起来:“这是新药,效果很好,但是会有些疼,你要忍忍。”

    ——这他妈何止是“有些”疼啊!

    药物喷洒上去的瞬间,陆应辰只觉得整个肩膀要炸裂来开一样,疼得他龇牙咧嘴。

    但他咬着牙忍了下来,再次问道自己心里最在意的事情:“唐喻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唐邵非的表情凝重:“等到了医院你自己去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  祝各位七夕快乐~虽然我在这个节日并没有什么可快乐的【冷漠脸】【葛优瘫】

    ☆、第 23 章

    之后不管陆应辰再怎么询问,唐邵非都没有开口,他们一路无言地沉默直到医院。

    其实陆应辰也不是一个接受不了刺激的人,与其现在被自己内心的不安预感这么吊着,他宁愿唐邵非告诉自己就算唐喻晨是死了的消息,起码那样还比较干脆。

    他们很快就到了医院,下车之后,唐邵非叹了口气,才说道:“现在差不多半座城市的人已经搬空了,各地都缺少人手……你也就抓紧时间再看唐喻晨最后几眼吧,我们马上就要被派去别的地方了。”

    ……最后几眼?

    唐邵非领着神情复杂的陆应辰来到了唐喻晨病房所在的楼层。

    “就是最里面那间,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唐邵非如是说道。

    终于能见到唐喻晨了,而陆应辰的心情却越来越惴惴不安。

    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他心里清楚所有事情的发生都只是无限乐园设下的套,目的唯一,就只是在摧毁他的坚定让他陷在这里无法出去而已。

    可向前迈动的步子还是一步一步地变得沉重起来……最里面那间么?唐喻晨会以什么样的状态,什么样的模样躺在里面呢?

    陆应辰在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他松了口气,因为他看到眼前的病房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什么重症监护病房,而是一间普通病房。

    还好还好,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唐喻晨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可是在他要伸手打开病房时,门先他的动作一步自动开了。

    从里面出来的是萧沐沐,她好像意料到陆应辰就已经站在了门口一样,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满脸写满了盛怒。她出来时很刻意地带上了门,然后用力地推了陆应辰一把,力道极大,陆应辰被她一推连退了好几步。

    “陆应辰,你到底还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萧沐沐的声音不重,但是气势凌人,“你非要害死唐喻晨你才满意,才可罢休吗?!”

    ……害死唐喻晨?那怎么可能呢?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唐喻晨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他到底怎么了?”

    “你还是不是人,竟然现在都还不知道他怎么了?!”

    陆应辰的问题似乎让萧沐沐更加生气,她一把就揪过陆应辰的衣领,拖他到了病房的窗前。那里有一个按钮,萧沐沐用力摁了一下,里面的百叶扇子就自动往上全部收了起来。

    他看到唐喻晨面无血色、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但当时最令他在意的也不是唐喻晨差劲的脸色,而是唐喻晨的右手——他的右手被放置在一个医疗仪器里,只露出了手掌的部分……而那手上的颜色,竟是整个都变黑了。

    “……这是,这是怎么了?”有个可怕的预感在陆应辰心里成型,但是他不敢去确认。

    “陆应辰,要说狼心狗肺你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萧沐沐大骂着,“你以为他是为了谁变成这样的?!还不是因为你?!结果你在做些什么?!他人都这样躺在这里了你还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你到底还是人吗?!你到底还有良心吗?!”

    萧沐沐越骂越生气,就差动手揍他了。

    偏偏这时,徐牧毅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看到陆应辰站在这边后,他的反应跟萧沐沐差不多,直接冲过来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陆应辰没有料到徐牧毅会动手,所以那一拳也没能躲开。

    但徐牧毅再上来时,明明是想还手的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他被徐牧毅揍趴在地上,听到徐牧毅愤怒的辱骂:“你他妈还过来这里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就是你害他成这样的你知道吗?!就是你害他的!!他就是被你活生生害成这样的!!”

    陆应辰的肩膀本就受着伤,流了不少血,又没有躲开徐牧毅那几下攻击,此时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

    他好像快分不清什么感觉是真的,什么感觉是假的了。

    徐牧毅被萧沐沐拉住了,虽然陆应辰觉得萧沐沐应该会觉得看徐牧毅揍自己是很一件很过瘾的事情,但她不得不制止徐牧毅,而且烦躁的心情让她眼下不管对谁说话都是急冲的语气:“你也是越来越能耐了,在医院打人,还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手?徐牧毅,不管你是什么心情,我都希望你清楚,无论陆应辰做了什么你都没有动手揍他的资格。”

    “是他害惨了喻晨!喻晨现在这样躺在里面全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平时徐牧毅肯定不敢这样对着萧沐沐说话,此时都敢大声吼叫了,可见他心里的悲愤。

    “有本事你现在给我去想办法治好唐喻晨!不然就不要在这里叽叽歪歪!”但论气势,果然还是萧沐沐略高一层。

    被她这句话一吼,徐牧毅的焰气下去了不少。

    “你现在打死陆应辰又怎么样?唐喻晨能好吗?”萧沐沐对徐牧毅其实一直都有些小偏见,尽管眼下的她也看陆应辰极度不顺眼,可也不想看到徐牧毅在这里指手画脚,“有这个打人的力气,你还不如想想怎么样让唐喻晨好起来比较实际!”

    “……”徐牧毅重重地朝着陆应辰哼了一声,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陆应辰至今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唐喻晨遭遇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脑袋真的开始有些发昏了。徐牧毅走后,他也没有从地上站起来,只是用手撑着身子往一边挪了挪,然后背靠在了墙壁上。

    萧沐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