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大骂了陆应辰,也看着陆应辰被狠狠揍了一顿,心头的火气下去不少,现在对着陆应辰也能好好说话了。

    她走到陆应辰身边,用脚踢了踢他的腿,说道:“现在装什么死人扮什么难过?你对着他耍狠耍脾气的时候怎么就不仔细想想呢?”

    “……”陆应辰没有接话也没有询问,只是静静地听着萧沐沐骂自己。

    “现在活死人危机已经扩散至全城了,有多少无辜的人丧命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以为唐喻晨跟你在一起你就可以为他做主了吗?他不管怎么样都是w23区的人!是在这种危难时刻你们基因战士要率先保护的人!要你们紧急回主区是为了什么?你以为现在少你一个战斗力主区会很不行吗?主区现在需要的是用唐喻晨的智力来解决问题,不是你的战斗力!”但骂着骂着,萧沐沐还是加重了自己的音量,“你倒好,一言不合就把他留在半路!你不知道那样做会有多危险吗?!你有什么资格下这样的决定?!现在好了,唐喻晨被活死人攻击了,躺在这里生死未卜了,你满意了吗?!”

    陆应辰听懂了大概是发生什么事情,但他只觉得荒唐——他怎么可能就因为跟唐喻晨一言不合便把他独自留在充满危险的地方呢?这是不管放在哪个时期都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啊!

    只是他知道在这里解释是徒劳的,因为这是无限乐园,大家都已经认定他是这样的人。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来无限乐园这么久了,一路到现在被打被揍被骂被误会地这么严重了,他都还没有近距离看看唐喻晨怎么样了。

    “现在你就别想了。”萧沐沐站在边上斜视着他,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这里医院的资源太匮乏,完全帮不上忙。但不管是送他回主区还是将主区的医疗机械搬运过来都是费时间的事情,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慢病毒感染的速度——其实也就这八小时内的事情了,要是唐喻晨熬不过去,会让你进去见他最后一面的。”

    萧沐沐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陆应辰恐慌了起来——明明之前他已经受够了这样提心吊胆的过程只想要一个干脆的答案,但真当这残忍的答案来得如此干脆时,陆应辰还是感觉自己被什么重物击中了一样。

    他挤出一丝理智告诉自己要镇定,这里是在无限乐园啊,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现实的唐喻晨还活着呢,只要他能够从这里出去,就能知道唐喻晨在哪里了。

    “你已经回不去了。”可萧沐沐突然对他这么说道,语气残忍至极,“这里是无限乐园没错,但所有发生的一切,已经跟现实同步吻合了。”

    “你说什么?!”心里的想法被看穿被戳破被斩断,陆应辰猛然抬起头看向萧沐沐,不敢置信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现在现实的生活也如无限乐园正在经历的这般——活死人已经扩散,全城都已经陷入恐慌。太多的东西全被摧毁,包括连接着现实跟无限乐园的入口也已经扭曲。”萧沐沐一字一顿地说着,宛如对一个罪犯进行着最后的宣判,“陆应辰,你就算再分得清现实跟虚幻都没有用了,你已经被困死在无限乐园,再也回不去了。”

    ☆、第 24 章

    陆应辰呆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看着一两个小时后才出现的严穆峰走进了唐喻晨的病房。

    唐邵非跟着严穆峰一起过来,但两个人从出现到进去都没有拿正眼看过他。

    后来唐邵非先出来了,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瞄了瞄里面的情况,再看了看独自坐着一动不动的陆应辰,面色复杂。可能唐邵非是想过去跟陆应辰说几句话的,但是他最后又将伸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叹了几口气,似笑非笑地带着无奈的表情走了。

    严穆峰在唐邵非出来不久之后也出来了,只是他没有唐邵非那么淡然。

    陆应辰抬头,就看到严穆峰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跟不屑——这个向来待人冷清的严穆峰,很少有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地这么清楚的时候。

    “陆应辰,不是我说你,你这次的行为实在太垃圾了。”

    “也许在你们眼里,我整个人都只是一个垃圾罢了。”

    陆应辰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不开口会比较好,可是听着严穆峰这么评价自己,他也忍不住一起自嘲了一下。

    “你知道就好。”

    陆应辰没有抬头,但是看到严穆峰朝自己走近了几步。

    他听着严穆峰道:“是你害他成这样的,你知道吗?你把一个肯为你付出一切的人害成这样了,陆应辰,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惭愧吗?”

    所有人都在指责他,所有人都在指着鼻子告诉他,是他把唐喻晨害成这样的。

    即便他这个“罪魁祸首”现在最心痛,也不会再有人愿意去相信其实他是最不希望唐喻晨变成这样的人。

    他发声,或沉默,都只是在激起所有人对他的不满。

    严穆峰见他没有回答,继续道:“陆应辰,你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

    这四个字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好像在很久以前,那次唐喻晨出事消失之后,就有无数人来跟他说,你好自为之吧——这还是委婉一点的说法。他也听过有人当着他面说得更直接的,好像是——陆应辰,你这是咎由自取,你这叫活该。

    对,他承认,失去唐喻晨时那种绝望到极点,痛苦到极点的感受绝对是他咎由自取的。

    可他真的不希望这咎由自取的原因或结果是因为唐喻晨受到了伤害。

    既然做错事情的人是他,那就应该要由他来承受一切才对……可为什么现实也好,无限乐园也好,在承受着身体伤害的那个人,却一直都是唐喻晨呢?

    他可以将自己所受的一切都归为咎由自取,但是唐喻晨是无辜的啊,就算唐喻晨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他也还是希望唐喻晨能过得好好的。

    陆应辰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似乎坐了很久,久到他的身体都开始僵硬发麻;却又好像没多久,因为他想起了太多好像遗忘过一段时间的事情而回忆不尽。

    他怎么能忘记,自己曾经答应过唐喻晨,将来他们要搬到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去生活。

    他们当时的幻想很美好,并且彼此都深信会成真,他们一定会拥有一个没有纷纷扰扰、没有流言蜚语的不冬之城。

    唐喻晨很想养只猫,但始终因过于繁忙挤不出时间照顾而将这个计划一再搁浅。所以他们说好的,到时候空闲下来了一定要养一只乖巧粘人的猫,天天带它在花园里晒太阳。他们也说好,新房子里一定要布置一个漂亮的锦鲤池,里面养上各种颜色的鲤鱼。

    他那时问唐喻晨,要是他们的猫接受不了诱惑,入水偷鱼了该怎么办?

    唐喻晨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