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而小心翼翼地回答:“不是说猫都怕水吗?应该不会为了抓一条不一定能抓到的鱼而跳进池塘吧?”

    那时不是没有烦扰,不是没有低潮。

    但会有一个人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自己身边,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需要放弃些什么。

    回忆无声,却最深刻,刻入心骨。

    陆应辰感觉自己的视线似乎变得朦朦胧胧起来时,才听到唐喻晨的病房门再度被打开了,走出来的是萧沐沐。

    她每走一步,高跟鞋跟瓷砖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都让陆应辰感觉心头的肉紧一下。

    直到她说:“唐喻晨醒了,你进去吧。”

    他松了口气,庆幸在这里,他不用再受一次绝望的煎熬了。

    陆应辰终于在门口干坐了六个小时后踏进了唐喻晨的病房。

    他一直都记得萧沐沐说过,要是唐喻晨熬不过这八小时的话,就直接过去了。

    一开始是期待,他总是想象着下一秒就有人出来告诉他,唐喻晨醒了,唐喻晨没事了;再后来是焦急,数着时间一分一秒走过的时候,他就感觉是在数胸膛里那颗心脏即将停止的倒计时一样无奈恐惧;最后是麻木,是暴躁,没有什么滋味比等一个已经是倾向于坏消息的消息来得更苦涩。

    可在能踏进唐喻晨病房的时候,陆应辰心软地都要落泪了。

    还好在这里,他不用再忍受一次失去眼前人的痛苦。

    只是看到唐喻晨的状态时,陆应辰依旧真实的愧疚、难堪。

    之前在窗外看向里面的唐喻晨,陆应辰只见到他全部变黑了的左手——但是眼下,他却看到唐喻晨的半张脸,都已经被那种可怕的黑色侵略了。

    病房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

    唐喻晨看他没有说话,就率先开口打破了此时凝重的沉默,他故作轻松地笑着,带着忽略不去的小哭腔:“怎么,变丑了是不是?刚才我照镜子了,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是他魂牵梦绕多久的人,这是他心心念念多少次的人,这是他午夜梦回多想抱着倾诉歉意思念的人。

    这是假的,还是会有理智在脑子里这么提醒告诉着自己。

    但是他认了,不管这样的幻想重复多少次,不管出现时是亲密还是悲伤,他都认了。

    他伸手抚上唐喻晨那半张最后也还是被感染的脸,只能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最苍白最无用的就是对不起,可此时能说的,也就只有对不起了。

    “没关系。”这是陆应辰记忆中最真实的唐喻晨,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待人的脾气,总是温和善良,即便自己都成这样了,他都还能对陆应辰说道,“我不怪你,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想过怪你。”

    双手颤抖。

    就是这句话,就是唐喻晨曾经“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的这句话,成了他那段没心没肺时期里的一颗定心丸。正是因为不管他做错什么,唐喻晨都会原谅他;不管他怎么做,唐喻晨都不会有反对意见的“特权”让他开始变得自以为是。

    他完全被唐喻晨无条件的容忍宠坏了,乃至坏脾气的自我膨胀。

    他知道背叛好像有惯性,如果没有及时的约束克制认清反思,就肯定会有下一次——可是在他第一次犯错得到了唐喻晨的原谅时,就以为今后的无数次都能得到原谅。

    他甚至以为是自己身上的优点让唐喻晨迷恋的挪不开眼,又以为是唐喻晨到了离开自己就会活不下去的程度——这一切让他开始变得自傲自负,尽管他也在乎唐喻晨并且深爱着唐喻晨,可当他心里开始觉得自己比唐喻晨高了一等时,原先的平等相处,就不复存在了。

    直到后来失去了,他才切身感受到,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唐喻晨走的时候,他才知道唐喻晨之所以能包容他,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只是因为唐喻晨单纯地深爱自己。

    爱可以让唐喻晨盲目,也可以让唐喻晨不顾一切。

    可痛却让唐喻晨清醒,也让唐喻晨认清现实。

    唐喻晨带着爱走了后,陆应辰才发现原来没了爱着自己的唐喻晨,自己什么都不是。

    “你哭了。”唐喻晨出声的时候,陆应辰也意识到自己的脸颊上有泪。

    唐喻晨用完好的右手轻轻抹去他的泪水。

    唐喻晨的指尖清凉,语气却依旧温和:“流泪的话,就不太像你了。”

    陆应辰再控制不住,他握住唐喻晨的右手,低头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嘴上一遍又一遍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伤害你,不应该欺骗你,不应该背叛你,不应该丢下你……我真的没脸,没脸再求你的原谅了……”

    唐喻晨很快就感觉到湿湿温温的液体浸透了他的五指,盈不下、溢出来的部分,滴落到白色的被子上,渗进晕开了一块区域。

    唐喻晨朝他的方向挪动了几下,抽出自己的右手后又单手环抱住了他:“既然如此……你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别再离开我了吧。”

    这美好的诱惑就像是一出堕落开场的邀请。

    “陆应辰,我不想再失去你了,你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吧。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觉得自己是活得有意义的。”可偏偏这个诱惑美好到让人说不出拒绝。

    作者有话要说:  大晚上的码完字感觉自己有点懵

    ☆、第 25 章

    陆应辰感动到要落泪了。

    他从很久以前就不再奢望还有哪天能听到唐喻晨对他说这样深情款款的情话了。

    但是他现在不仅听到唐喻晨亲口如此说着,还能亲身抱到唐喻晨,感受着他身上暖暖的体温。

    陆应辰真的很想就这么答应下来,然后告诉唐喻晨,没了他的时候,自己也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可是,这不行。

    虽然这比失去唐喻晨的时候更让他挣扎,但他还是要亲手揭开——这现实与假象的残忍真相。

    “喻晨,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他身陷难以割舍的虚假场景,可心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我欠了你太多对不起,可能是我这辈子都还不清的对不起。我知道你肯为了我付出一切,现在我也可以,我也愿意。我愿意用我所拥有的全部来换取你的平安,如果可以,我也奢求你的……原谅。喻晨,我这辈子想要的就只有你了,这辈子也就只想跟你在一起了。但是……但是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不能留在这里……”

    “你是不想要我了吗?”因着急,唐喻晨的语调带着明显的尖锐。

    “不是!不是我不要你了,我要你!我唯一想要的就只有一个你了!”陆应辰感觉每次说话时胸膛起伏的颤抖都扯着里面最深处最剧烈的疼痛,就像是有人拿刀在剜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