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骨头一般,“可就是因为要你,我才要离开……我爱你,喻晨。所以我必须回去现实,找到那个真正的你,去真正弥补我对你造成的一切伤害。”

    “可你在现实的时候不是宁愿与我相见于幻想之中吗?现在我们都在幻想中了,再也不用分开了,可你怎么却退缩了呢?”唐喻晨抱紧了他,“真也好,假也罢,能有什么区别呢?现在我看到的是你,你触摸到的是我,还有什么会比这样更真切更重要呢?难道是因为我的脸吗……是不是因为我的容貌变成这样了,所以你才不想要我了……”

    “没有的事!”陆应辰不知不觉就被绕进了这个套里,只顾着给唐喻晨解释道,“不管你的长相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不要你的!喻晨,只要你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恩赐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来让我伤心呢?难道现实的那个我你爱,眼前的这个我你就不爱了吗?”

    “没有、没有……”唐喻晨的话过于严重,一下子就让陆应辰慌了神,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了,他只是想证明自己爱着唐喻晨,深深爱着,并且让唐喻晨不再怀疑这点。

    “那你为什么非要从这里离开呢?”唐喻晨的嗓音带着脆弱的哭腔,陆应辰一听就觉得那简直是比拿刀捅他的心窝还要难受,“难道你忘了我们以前说好要一起去做的那些事情吗?你都忘了吗……我们还没来得及一起去看极光,一起去看圣托里尼的夜景,一起去看罗马尼亚的独特瀑布……你说过我们要一起探险美国的雷神之井瀑布看里面会不会真的有另一个平行世界,还要一起去走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你明明答应过会陪着我走遍全世界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怎么现在仅仅只是一个病房的门,你都不愿意为我踏入了呢?”

    唐喻晨的哭声就像是无数根绵绵密密细细尖尖的软针扎进他的心头里,而疼痛层层重复叠加,刺的他一动就疼,眨眼也疼,呼吸都疼。

    他彻底放弃分辨现实与幻想的能力了。

    最后一丝清明也随着他心底至深处的防线全盘崩溃而消失了。

    他抱住了唐喻晨,紧紧地抱住。

    时间扭曲也好,空间塌陷也好,未来全部毁灭不复存在了都好。

    他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只想能永远像这样紧紧地抱着唐喻晨,这样抱着心爱的人直到自己生命结束的最后一秒。

    “我愿意,我愿意……”他抱住唐喻晨,恨不得就这样与他融合为一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可以……”

    “太好了……”唐喻晨也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言语之中充满欣喜,“这样我们就永远都不用分开了……”

    诱惑华丽而虚幻,却让他甘愿放弃一切沉沦堕落。

    陆应辰的双眼里有泪,所以他没有睁开眼睛,他也不敢睁开——他只是这样抱着唐喻晨,就能有拥有了全世界的满足跟安然。

    真实的也好,虚构的也罢,真假的衡量在此时化为最卑微的灰尘,只是风吹就散的存在而已。

    如果承认眼前这一切就是他心里最渴望最在意的东西会使他陷于无限乐园之中无法回程,那他也心甘情愿地活于一触就碎的假象之中。

    只要身边有这个人,他都认了。

    可满足的感觉还未来得及溢于全身,陆应辰又感到了沉重的窒息。

    像是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他的脖子,并将他整个人向上拉去。

    不要!

    在感受到自己与怀里的人不断拉大的距离时,陆应辰在心里大喊出声——

    不要再让他们分开了,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可要阻碍他们的力量又是那么的坚固,即便他使出浑身的力量与其对抗,都没能摆脱自己被越拉越远的残忍事实。

    陆应辰甚至感觉地到自己的双手被迫告别了环保住的唐喻晨的肩膀,接着告别了他的脸颊,告别了他脸上湿湿凉凉的液体……那是他的眼泪……

    陆应辰简直要在心底大声地呐喊了,别拉走他!唐喻晨在哭!他在舍不得自己!

    可这起不了一点作用。

    他还是感觉地到,他失去了他的世界,失去了那个曾经美好并且令人留恋的世界。

    陆应辰在窒息、黑暗,抑郁之中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分不清自己所见的到底是真实世界还是无限乐园施舍他的温柔幻影。

    他发现自己跪趴在地上,周围有萧沐沐、严穆峰、唐邵非……甚至率先离开无限乐园的申炎生,也站在那里。

    他只觉得心闷恶心,所有的人物景象都好像在不断地飞速旋转。

    萧沐沐收起手里的鞭子——刚才她就是用这个玩意儿将陆应辰从无限乐园拉回来的。此时她心里还是很不爽的,看着陆应辰这么一副窝囊的样子就来火,于是就对旁边的申炎生说道:“你去让他清醒清醒。”

    陆应辰现在的状态并不能引起在场任何一个人的同情心软,相反地,他们还会觉得陆应辰这次的表现实在是过于差劲——尤其是本来就对陆应辰心存不满的申炎生,听到萧沐沐这么说后,上去对着他肚子就是狠狠一脚:“醒醒,陆应辰,你回来了。”

    回来?回哪里?

    陆应辰根本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他只觉得一切都在旋转,自己也在旋转。

    疼痛已经不能带给他刺激使他清醒,在看到申炎生的时候,他本能地就只有一个反应——申炎生怎么会在这里?那唐喻晨呢?他刚才不是还抱着唐喻晨吗?唐喻晨现在去哪里了?

    还是自我反应过来的认知让陆应辰有了站起来的力量。

    他看了一圈眼前的人,眼神飞快地寻找着,唐喻晨呢?为什么没有唐喻晨?

    他抓住申炎生的肩膀,扯着干涸嘶哑的嗓子焦急问道:“喻晨呢?我的喻晨呢?他在哪里?我刚才还看到了?为什么他不见了?”

    萧沐沐简直是听不下去。

    ——这个到最后竟然会分不清现实跟无限乐园的人,她实在不想承认就是他们ch01区的初代基因战士。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他们整个ch01区都在丢脸。

    萧沐沐使了个眼色,申炎生隔空会意。

    “醒醒!陆应辰!这里是现实!你已经从无限乐园回来了!”他揪着陆应辰的衣领,冲着他大声吼,“我不管你刚才看到了几个唐喻晨搂着哪一个亲着哪一个!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你已经从无限乐园回来了!你给我醒醒!再不醒我就动手揍你了!”

    但申炎生的吼叫似乎没有一点效果,陆应辰还是一副丢了七魂六魄的样子。

    萧沐沐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算了,早就料到是这样了,这家伙没了唐喻晨就只知道给别人添麻烦。”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